·網站首頁 >> 家國天下 >> 解放軍出版社原社長道出《紅色娘子軍》版權內幕
  
        

解放軍出版社原社長道出《紅色娘子軍》版權內幕

 

原題:解放軍報朱東說版權糾紛,內幕竟然是……

文/亞太日報記者 弓晨 來源:亞太日報 2018年01月06日 子夜星網站整理編輯


  ​2018年的第一個工作日,輿論的焦點再一次關注到歷時五年之久的《紅色娘子軍》著作權糾紛案。一方面,馮遠征、梁丹妮夫婦認為:梁丹妮的父親、《紅色娘子軍》電影文學劇本創作者梁信先生依然擁有與著作權有關的權益,要求中芭給予賠償,這遭到了“中芭”的否認與拒絕。

  ​《紅色娘子軍》的版權究竟屬于誰?對此,解放軍出版社原社長朱冬生先生在接受《亞太日報》采訪時給出了另一個答案。



解放軍出版社原社長朱冬生先生


  ​朱冬生對《紅色娘子軍》走上被告席表示震驚,并且講述了他所見證的《紅色娘子軍》版權歸屬。1956年7月,為紀念建軍30周年,中央軍委決定出版一部反映我軍30年革命斗爭歷史的回憶錄文集,全軍有一千多人參與了征文編輯工作,其中由老紅軍馮增敏撰寫的《紅色娘子軍》是1957年廣州軍區編輯征文組選送的征文稿。

  ​而馮增敏,就是《紅色娘子軍》主人公的原型── 一位英勇的中國工農紅軍娘子軍連連長。

  ​1914年,馮增敏出生于海南樂會縣一個貧苦農民家庭,兄妹一共八人。馮增敏的哥哥和堂兄均是共產黨員,受哥哥們的影響,馮增敏很早就參加了革命。1931年4月,中共樂會縣委發出一張布告,號召婦女們拿起槍來,和男子并肩作戰。看到布告后,馮增敏便和村里的幾個姐妹一起去報名了。經過一番篩選,1931年5月,馮增敏和100多名婦女一起成為了女子軍特務連的戰士。

  ​此后,馮增敏和其他娘子軍戰士,經歷了一場又一場艱苦卓絕的戰斗。《海南日報》曾在一篇報道中如此寫道:“1932年秋,蔣介石派陳漢光警衛旅和空軍的一個分隊來‘圍剿’節節勝利的瓊崖紅軍,對中共瓊崖特委、瓊崖蘇維埃政府、瓊崖獨立師師部等機關所在地瓊東四區發起了瘋狂的進攻。”

  ​“為了掩護特委和機關轉移,駐獨立師師部的女子軍特務連和紅一營奉命留下在馬鞍嶺阻擊敵人。當晚,女子軍特務連和紅一營打退了敵人的一次次瘋狂進攻。子彈快打完了,連長馮增敏就要求全連戰士每人留下一顆子彈以備自殺之用,其余的集中起來交給被稱為神槍手的大娥。盡管大娥彈無虛發,一槍打死一個敵人,但由于火力太弱,敵人還是沖上來了,馮增敏便和戰士們一道舉起石頭向敵人砸去。危急關頭,師長王文宇帶人趕來救援,并命令已完成阻擊任務的女子軍特務連迅速撤出馬鞍嶺陣地,女子軍特務連第二班繼續留下掩護其他人撤退。”

  ​后來,女子軍特務連二班全班10位戰士頑強抗擊,彈藥沒有了,她們就與敵人展開了白刃戰,最后全部壯烈犧牲。

  ​新中國成立后,馮增敏任朝陽、博鰲人民公社副社長,瓊海縣婦聯會主任等職,工作艱苦深入,聯系群眾,繼續保持了當年紅色娘子軍的本色。1958年作為全國全軍戰斗英雄模范人物代表受到毛主席的接見,毛主席親贈她一支全自動步槍。

  ​1957年,馮增敏撰寫的《紅色娘子軍》上送北京后,北京征文編輯部認為這篇回憶錄的題材很好,就轉交廣州軍區再進行深入采訪加工。廣州軍區在對馮增敏采訪的同時,又專門指定作家對她的文章進行改編加工。

  ​當時,領導征文工作的政治部領導認為一些優秀的素材,不能僅僅作為回憶錄出版,還應把它們變成優秀的軍事文學作品,在更廣闊的范圍內發揮更大的作用和影響。為此,總政決定將題材比較好的革命回憶錄交由作家、藝術家重新推敲打磨,把它們改編成小說、電影或戲劇腳本。因而才出現了一批像《紅色娘子軍》、《鐵道游擊隊》等題材很好的征文稿紛紛被改編為中長篇小說、電影、戲劇。因此,朱冬生先生認為,《紅色娘子軍》的版權實際上歸老紅軍馮增敏所有。

  ​新聞回放:

  ​《紅色娘子軍》著作權糾紛案起源于2010年,《紅色娘子軍》電影文學劇本創作者梁信先生的女兒梁丹妮和女婿馮遠征,找到“中芭”,提出其父仍然擁有17年前已出售給“中芭”的與著作權有關的權益。“中芭”經調查走訪,回復馮遠征夫妻:梁信先生的著作權相關權益,已完全轉讓給“中芭”。后者表示不接受。隨后馮遠征夫妻以“中芭”侵犯其父改編權、署名權為由,向北京市西城區法院起訴,要求“中芭”停止侵權,賠禮道歉。“中芭”認為:雙方之間涉及著作權相關權益的問題,早已通過17年前的《協議書》一次性永久買斷解決,“中芭”不存在侵權行為。

  ​1991年,中國有了第一步《著作權法》,1993年,梁信先生與“中芭”開始就版權問題進行磋商。雙方一致認為,“中芭”表演的是“中芭”自己改編而成的芭蕾舞劇劇本作品,而非梁信先生的電影文學劇本,“中芭”是改編者、表演者,也享有獨立的著作權。但是,根據法律規定,使用已經公開發表的作品(如《紅色娘子軍》電影文學劇本),雖然不需要經過原作者許可,但應當向其付酬,即梁信先生擁有報酬獲得權。但除報酬獲得權之外,雙方不存在其他著作財產權問題。



中央芭蕾舞團《紅色娘子軍》新聞發布會


  ​1993年6月26日,中芭與梁信先生雙方簽訂報酬獲得權轉讓《協議書》,其中約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條第五款和國家版權局關于‘表演作品付酬標準的規定’中有關條款的規定,中央芭蕾舞團一次性付給梁信同志人民幣5000元整”。“中芭”認為,這已明確無誤地安排了永久性解決該項著作權中的報酬獲得權應如何支付、向誰支付、支付次數、支付多少的問題。而2011年馮遠征夫妻向“中芭”提出,要補償其父梁信從1993年至2001年10月間50萬元稿酬;補償2001年至2011年1月間100萬元稿酬;自2011年1月起,應每年向梁信支付30萬元稿酬的調解要求。由此,雙方進入了為期五年的訴訟鋸戰。

  ​(文/亞太日報記者 弓晨 來源:亞太日報)


  --- 相關鏈接 ---
  《紅色娘子軍》各版本的流變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12博手机网址 鄂州市| 蒲江县| 彭阳县| 抚远县| 大关县| 大理市| 洛浦县| 曲阳县| 马山县| 额济纳旗| 山丹县| 浦江县| 巧家县| 图木舒克市| 门源| 梓潼县| 弥渡县| 南召县| 深州市| 梅州市| 金溪县| 石首市| 平舆县| 修武县| 铜川市| 礼泉县| 丹寨县| 西和县| 丘北县| 瑞昌市| 西充县| 靖宇县| 铜陵市| 滦南县| 富平县| 民县| 漳州市| 伊宁市| 台湾省| 美姑县| 金门县| 调兵山市| 南岸区| 乌鲁木齐县| 梁山县| 台湾省| 拜泉县| 饶平县| 玉林市| 资溪县| 化州市| 南雄市| 稷山县| 民和| 汾阳市| 白朗县| 台北市| 信宜市| 海原县| 密山市| 从化市| 承德市| 如东县| 康定县| 钦州市| 阿拉善盟| 邹平县| 晴隆县| 汉寿县| 云安县| 襄樊市| 旬邑县| 建湖县| 罗城| 赤壁市| 凌海市| 读书| 海阳市| 托克逊县| 松阳县| 仁怀市| 枞阳县| 安义县| 罗城| 景洪市| 左贡县| 武功县| 广元市| 余江县| 锦屏县| 定安县| 栾川县| 永胜县| 大悟县| 读书| 富锦市| 林周县| 图片| 香格里拉县| 高台县| 白朗县| 二连浩特市| 读书| 边坝县| 临漳县| 五华县| 文水县| 法库县| 大同县| 宝丰县| 南平市| 全南县| 贺兰县| 沙湾县| 横峰县| 安新县| 晋州市| 车险| 兴城市| 泰顺县| 铜梁县| 汾阳市| 镇雄县| 桃江县| 张家川| 盐边县| 罗城| 河北省| 商洛市| 米林县| 临湘市| 专栏| 乐平市| 商都县| 左贡县| 陵川县| 吴川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