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家國天下 >> 惡性犯罪的嫌犯報道該不該禁止?
  
        

惡性犯罪的嫌犯報道該不該禁止?

 

文/王志安 來源:觀察者網 2018年05月01日 子夜星網站整理編輯



   【新聞報道:陜西米脂三中惡性殺人事件】2018年4月27日18時10分許,米脂縣第三中學學生放學途中遭一歹徒持刀襲擊,造成19名學生被刺,其中7人當場死亡。截止4月27日23時,死亡學生人數上升到9名,其中女生7名,男生2名。目前,行兇者趙某已被逮捕,受傷學生正在全力救治中。行兇者趙某1990年生人,今年28歲,米脂縣本地人,中學時曾在米脂縣三中就讀。


  米脂惡性殺人事件造成9人死亡,網上有種聲音激蕩。我們不要了解犯罪分子的經歷,心理還有動機。我只要他死。

  心情我理解,但這個結論,我不贊成。

  我問個問題,犯罪分子是否猜得到他一定會死?猜得到吧。他在做這件事之前,就知道自己的結局了。也就是說,死亡對他來說,不過是預期內的事情,并不是超預期的“懲罰”。

  悲劇的是,對個案中犯罪分子處以極刑,并不能挽回那些受害者的生命。甚至,對未來那些一心求死,但在自己死之前,要殺掉你我孩子的人來說,也沒有什么威懾力。因為他們早預料到了,自己大不了一死。

  一個人一旦不在乎死亡,死刑對他來說,就失去了威懾力。

  但是,我們怕。

  我們怕我們的孩子放學的路上會被人砍殺,我們怕他們在幼兒園門口慘遭屠戮,我們怕孩子們碰到一個不在乎被判處死刑,而一門心思報復社會的人,對不?所以,探究我們的社會,為什么會生長出這樣的人,才是避免類似悲劇發生的根本。

  給各位講一個我采訪的故事。

  五年前,南京一位媽媽,將自己的兩個孩子反鎖在家里后離家出走,幾天后,兩個孩子被活活餓死,不,其實是渴死。二十余天后他們被發現時,尸體已經干黑,身上已經爬滿了蛆蟲。最小的那個孩子不到兩歲,死在床上,大一點的姐姐也只有四歲,死在門口,懷里一直抱著早就沒水的水壺。

  這位媽媽名叫樂燕。她出門去混網吧,打游戲,濫交和吸毒。她覺得孩子是個累贅,鎖了門就出去了。兩個月前,她就做過同樣的事情,那一次,那個年長一點的孩子被餓的頭昏眼花,拼盡力氣自己打開了門。鄰居涌進屋里,那個只有一歲半的妹妹,渾身大便坐在床上,奄奄一息。

  姐妹倆被送進醫院,救了下來。樂燕在社區的規勸下,表示要認真照顧孩子。她好了兩個月,但很快故態復萌,又一次離家出走。這一次,她為了防止孩子們從里面把門打開,特地用衛生巾把門縫徹底掩死。

  警察抓到樂燕時,她正在網吧里打游戲。警察發現她又懷孕了,還是不知道父親是誰。

  很多人一定會說,這種人不配做母親,最好去死。

  我當時在《新聞調查》工作,我和同事說,這位母親值得研究。到底是什么原因,讓一位母親對自己的親生骨肉如此殘忍?我們于是飛赴南京。地方政府聽說我們來了,整天陪我們吃飯,但就是不讓我們接觸任何當事人。在南京呆了一星期,我們撤回了北京。半年后,我們再次去南京,這一次,我們沒有聯系地方政府,我們找到了樂燕的小學老師,爺爺,養父的弟弟,派出所的警察,鄰居,還有代理她案件的律師和審判的法官,還原了樂燕的成長軌跡。揭示的事實觸目驚心。

  樂燕是一名私生子,她母親在她兩三歲時,將她丟給了她的父親。但他父親當時也還未成年,并不認為樂燕是自己的孩子。樂燕的帶來,讓父親一家在整個社區里抬不起頭。樂燕在這個家里也不受歡迎,她的爺爺在客廳里給她支了一張床,無聲無息地活著。

  樂燕沒有戶口,上不了學。等到有政策可以上學時,她已經是上初中的年紀。爺爺送她到學校,同學們無比歧視這個比他們高出半身的樂燕,樂燕在學校沒有朋友,只上了不到一學期,就輟學回家。

  不到十六歲,樂燕離家出走,再也沒有回過家。

  她游蕩在城市的夜里,網吧,游戲廳,很快就學會了吸毒,為了毒品隨時可以和任何人上床。她先后生了兩個孩子,但都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她不能坐火車,不能坐飛機,甚至不能工作。她游離于我們的世界之外,沒人在意她的存在,自生自滅。她雖然是一個和我們一樣的生命,會生孩子,但卻不會做母親。

  她是一個被拋棄的人。剛一出生就被自己的家人拋棄,也被這個社會拋棄。最后,這個被拋棄的人,又拋棄了自己的孩子。

  他們被活活餓死。

  樂燕說,她被抓起來之后,才第一次感受到被關心。因為她當時懷有身孕,監外執行,警察在酒店租了一套房子,每天都有兩名女警察陪著她。這種關心她從來沒感受過。

  樂燕最后被判處無期徒刑。

  為什么不能拒絕惡性案件背后的嫌犯報道?并不是說,我們要將所有的犯罪成因都歸結為社會,倡導理解其殘暴軟弱,而是以此理解我們自己,以及我們生活以外的空間。

  也許,很多對嫌犯的報道,最終我們無法得出規律性的問題,甚至可能發現,有些犯罪就是我們的宿命和社會的必然,我們無力改變和防范,但是,得出這一結論,也必須通過充分的報道,而不是閉上眼睛說,殺殺殺。

  當然,在犯罪報道過程中,有一系列的職業倫理,比如,不能詳細報道犯罪的手法和手段,比如,不過分渲染恐怖的情緒等等,比如,不能干預到警方的破案。但是,這一切,都不是禁止嫌犯報道的理由。

  很多人指責媒體做嫌犯報道是在吃人血饅頭,在我看來,這些人才是真正在吃人血饅頭,他們傳播的只有情緒,沒有事實,沒有原因。

  什么叫不以嗜血的報道而吸引眼球?是你洞悉了某些事實,出于公共利益而不播放。而不是掐著時間喊打喊殺,聲嘶力竭禁止媒體報道。事實上,披露哪些事實這種困境和取舍,當然可以討論并形成標準。事實上,嚴肅媒體的報道中經常會面對,幾乎每一次都會遇到。當年我們在報道樂燕事件時,拿到了全部案卷里死亡孩子的現場圖片,這些圖片我至今想起還會悲從心起。節目中,每一張現場照片的選擇,我們都經過仔細權衡。既要滿足報道需要,又要不過分刺激公眾的情感。好的報道完全可以做到職業倫理和報道的平衡,不是非此即彼。

  這個世界原本就不美好,每天都會發生各種悲劇。媒體是公眾的眼睛,它可以閉上,但是,這并不會讓悲劇消失,不是嗎?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12博手机网址 丹棱县| 双峰县| 金湖县| 浦北县| 从江县| 安远县| 东宁县| 古交市| 盐城市| 六安市| 会理县| 河南省| 绿春县| 仁化县| 通许县| 临西县| 巩义市| 民县| 江津市| 礼泉县| 桦甸市| 瓦房店市| 漳浦县| 囊谦县| 玛沁县| 高邑县| 南阳市| 三原县| 宕昌县| 合川市| 盘山县| 竹溪县| 济阳县| 剑河县| 靖远县| 德阳市| 富源县| 清苑县| 南平市| 泰来县| 自贡市| 涿鹿县| 松江区| 株洲市| 克东县| 清远市| 旬邑县| 定远县| 高陵县| 冷水江市| 准格尔旗| 铁岭市| 海阳市| 吉首市| 大方县| 满城县| 池州市| 象州县| 阿克陶县| 岑巩县| 东光县| 江孜县| 富民县| 扎鲁特旗| 永济市| 江门市| 广汉市| 普安县| 大关县| 农安县| 樟树市| 丹凤县| 长沙市| 洞头县| 洛扎县| 洪泽县| 陆丰市| 阿瓦提县| 赫章县| 绥德县| 湟中县| 秀山| 卢氏县| 怀安县| 安徽省| 福泉市| 敦煌市| 阿尔山市| 凯里市| 乌兰浩特市| 抚顺市| 互助| 出国| 普定县| 巨鹿县| 漳平市| 界首市| 旅游| 潮安县| 九江县| 朝阳区| 云和县| 若尔盖县| 白山市| 阿拉善盟| 新余市| 成都市| 贺州市| 靖安县| 康乐县| 化隆| 锦州市| 廊坊市| 洪江市| 米易县| 伽师县| 红河县| 东丰县| 德令哈市| 盘锦市| 钟山县| 浦北县| 永清县| 灵丘县| 泰州市| 新巴尔虎右旗| 丽江市| 鞍山市| 商河县| 静乐县| 喀喇沁旗| 垦利县| 定日县| 邵武市| 淳化县| 灯塔市| 灵丘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