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子夜卷宗 >> 子夜文集 >> [隋]楊秀《美人董氏墓志銘》·譯注

  
  

 

[隋]楊秀《美人董氏墓志銘》·譯注


原文/隋·楊秀 譯注/璞如子 2010年4月13日 子夜星網站
  

 
  【說明】
   
  美人董氏,汴州恤宜縣人,召為隋高祖文皇帝第四子蜀王楊秀妃妾。董妃嫻美聰慧過人,唯不幸于隋開皇十七年(597)七月早逝,僅十九芳年。蜀王楊秀于悲憤中為故愛妾董妃親筆撰寫了墓志。
  該墓志碑冥封1200多年后,于清嘉慶年間(1796-1820 )在陜西興平縣出土。原碑石先歸關中陸君慶收藏,后于清咸豐年間(1853-1855 )毀于戰火之中,幸有拓文傳世。
   
  朱孝臧亦有《陌上花》詞并序述及此銘曰:
  “題隋董美人墓志。美人,蜀王楊秀宮人,以開皇十七年卒;志,為秀自制。道光初葉,上海陸劍庵官興平得此石,旋歸徐氏毀于兵。張叔未謂:才人、美人十五員,煬帝時置;開皇時,未有此名。董是蜀宮人,何以終于仁壽宮,史未之詳。道生以拓本見咨,率倚此調。
  楊花落盡,娟玟苔蝕,粉塵凝處。比翼魂歸,冰枕淚綃成縷。落鬟故黛春何在,十九華年空度。最無端、萬里椒涂新踐,竟沈仙馭。
  瘞花銘漫草,涼天斷雁,只稱聽風聽雨。倩影高唐,香燼返魂無據。別鸞枉譜千琴曲,夢冷一弦一柱。草離離、付與揚州一樣,玉釣斜路。”
   
  該碑志凄婉情切,詞語中盡顯精湛凝練之功;其字體古樸端秀,甚具書法精妙之造詣。清羅振玉有評:“楷法至隋唐乃大備,近世流傳隋刻至《董美人》《尉氏女》《張貴男》三志石,尤稱絕詣。”因而,《美人董氏墓志銘》拓文廣受文墨界珍視與嘆賞。筆者亦深為其“文、意、字”所折服,故賞析之余試譯原文如下,并輯附詞語注釋于后,以供閱者參考解讀。

            ── 二〇〇九年十二月九日 璞如子記


  【譯文】
   
  美人姓董,卞洲恤宜縣人。其祖父為敬佛之人,任職齊涼州刺史,仁義敦厚,廣見博識,名譽傳播于鄉里之間。其父后進,是一豪爽灑脫之英雄,聲望馳名于濟水一帶。美人的體態身貌文雅華麗,天生的溫柔嫻靜性情。恭敬接迎上尊,孝順父母親長;說起話來如口吐蓮花,有龍鱗鳳羽一般的風采。美人如堆砌的碧玉一般明潔,如庭院芳草蘭花一樣怡人。及至禮儀于圣殿,隨駕侍奉于城臺,釵環玉佩清脆地搖動于芬芳園林之內,紋彩奪目的絲裝炫麗于春色景物之中。投壺競技,動作媲美于飛鶴一般靈巧;彈棋斗智,盡顯邊角絕境中取勝之妙手。秀麗面容可謂傾國傾城,嫵媚一笑可謂千金難買。靚妝與池水中蓮花相映,寶鏡與窗前明月一樣清澄。身態扭轉之美更見于回眸瞬間,體香飄動之風尤生于拽裙行步之時。長袖飛舞,連綿起伏,如同散花紛紛、飄雪回旋。
   
  于開皇十七年二月染病,至七月十四日戊子去世于仁壽宮山,僅享得人世十九個春秋。即便有神農炎黃之良藥,竟也無法施救于扁鵲一樣的神醫之手。即便有太上老君的神靈祭壇,也徒勞地寄希望于山中道士為之禱告。為這瓊玉一般風華忽然間凋損而怨恨,為這桂樹之蕊竟被摧殘于芳年而感傷!以該年十月十二日入葬于龍首原。
   
  寂寞荒涼的丘冢,永夜幽暗而茫茫。昔日愛人深埋于九泉之下,我之嬌妃沉閉于黑暗隧穴之中。唯有置放燈盞使神靈視物,并為墓寢設想了“文成堪輿之術”。弦管之樂鳴奏而清泉噴涌,令人長念姑舒少女之游魂。因感觸生悲,而作碑銘:
   
  神女竟獨自絕蹤于巫峽高唐,空余下陽臺宮館凄清可憐。繁花仍然絢爛于芳圃,云霞依舊綺麗于天邊。猶聞波濤驚浪于洛水之濱,猶目睹芝蘭芳草茂生于青翠田園。嘆息那一輪奄奄暮日,還是隨著不息奔流的河川歸轉。本是比翼雙飛之鳥卻孤侶棲息,原是結發同心之人卻孑身而眠。清風卷動著綴滿愁怨的帷幕,被淚水浸濕的睡枕如此冰寒。你這一悠悠長眠,便此后杳杳等不到春的音訊。遺落的鬟發與斷弦的琴瑟還在,曾用過的胭脂粉黛已在塵灰中凝干。昔日是新人悲悼故人,今日竟是故人悲悼新人。我這顆心留下不盡的回憶,可是空有思念卻人去杳然。去年亭樹花臺舊地,曾歡情而來伴我游玩。今日獨對這漫漫秋夜,思人情切唯有暗自淚下漣漣。就讓你的靈魂在塵外的宅院中游弋吧,便將芳骨收歸于這玄冥房宇之間。泉溪之路曲折宛轉,白楊之樹蕭蕭森森。一座孤冢與寂靜山野依傍,幾株青松襯映著月色凄涼。瘞玉埋香,讓愛妃留下的美名自此傳世流芳。
   
   
  【原文與注釋】
   
  美人姓董,汴州恤宜縣人也。祖佛子,齊涼州刺史,敦仁博洽,標譽鄉間。父后進,俶儻英雄,聲馳河渷。美人體質閑華,天情婉嫕。恭以接上,順以乘親。含華吐艷,竜章鳳采;砌炳瑾瑜,庭芳蘭蕙。既而來儀魯殿,出事梁臺,搖環珮于芳林,袨綺繢于春景。投壺工鶴飛之巧,彈棋窮巾角之妙。妖容傾國,冶笑千金;妝映池蓮,鏡澄窗月;態轉迴眸之艷,香飄曳裾之風。颯灑委迤,吹花迴雪。
   
  以開皇十七年二月感疾,至七月十四日戊子終于仁壽宮山,苐春秋一十有九。農皇上藥,竟無救于秦醫;老君靈醮,徒有望于山士。怨此瑤華,忽焉彫悴;傷茲桂蕊,摧芳上年。以其年十月十二日,葬于龍首原。
   
  寂荒隴隴,幽夜茫茫。埋故愛于重泉,沉余嬌于玄隧。惟燈設而神見,空想文成之術。弦管奏而泉濆,彌念姑舒之魂。觸感興悲,乃為銘曰:
   
  高唐獨絕,陽臺可憐。花耀芳囿,霞綺遙天。波驚洛浦,芝茂瓊田。嗟乎頺日,還隨湲川。比翼孤棲,同心只寢。風捲愁幙,冰寒淚枕。悠悠長暝,杳杳無春。落鬟摧櫬,故黛凝塵。昔新悲故,今故悲新。余心留想,有念無人。去歲花臺,臨歡陪踐。今茲秋夜,思人潛泫。遊神真宅,歸骨玄房。依依泉路,蕭蕭白楊。孤墳山靜,松疏月涼。瘞茲玉匣,傳此余芳。
   
  惟開皇十七年歲次丁卯十月甲辰朔十二日乙卯,上柱國益州總管屬王制。
  
  
  〔詞匯注釋〕
   
  “敦仁博洽”:仁慈敦厚,學識廣博。
  “佛子”:佛之信子。多指具有較高造詣的修佛之人。
  “后進”:此意為后起之秀,非實名。
  “俶儻”:亦作“ 俶倘 ”。 卓異不凡,豪爽灑脫。
  “河渷”:渷,音 yǎn ,古河名,中國濟水的別稱。
  “天情婉嫕”:天情,天然性情。嫕,音 ,柔順;和善。如:嫕靜,柔嫕,“婉嫕有婦德。”
  “曳裾”:曳,拖,牽引。裾:音 ,指衣裙的前后襟。
  “親”:此指親眷,尤指親長。
  “竜章鳳采”:竜,即龜字;龜章,即龜背上花紋,規整標致。鳳采,即鳳羽華彩。
  “既而”:在此并非尋常所謂“隨后如何如何”的意思,屬于回憶當時的引導詞,或在此意為“及至”。
  “來儀”:語出《書·益稷》:“簫韶九成,鳳皇來儀。” 意為:光臨,降臨,臨訪,朝拜,禮儀。常美稱于心怡人物的到來。
  “魯殿”:原來全稱“魯靈光殿”,漢代著名宮殿名。在曲阜(今山東曲阜)。亦省作“魯殿”。南朝陳徐陵《與王僧辯書》:“秦宮既獲,魯殿猶存。”唐杜甫《登兗州城樓》詩:“孤嶂秦碑在,荒城魯殿餘。”后來凡美稱于皇宮圣殿。
  “梁臺”:南朝梁的禁城。馮浩箋注:“《容齋隨筆》:‘晉宋后以朝廷禁省為臺,故稱禁城為臺城。’”后來廣泛美稱于皇都城臺建筑。
  “綺繢”:音 qǐ huì ,同“綺繪”。指有美麗文彩的絲織品。袨:炫目,炫目的盛服。
  “投壺”:亦稱射壺,是古代一種盛行于朝野的“投擲競技”游戲;即在一定距離內,將一定長度的木箭投入廣口壺中,以投入多者為優勝。歷代文獻中有關投壺的資料甚多。
  “工鶴飛之巧”:工,即工巧、工美,又通作“功”,名動詞又帶有形容詞色彩,在此意為“動作媲美于”。
  “彈棋”:是西漢末年始流行的一種古代棋戲,最初主要在宮廷和士大夫中間盛行。根據魏文帝《彈棋賦》所描繪:棋局采用華美的聯玉料精工做成。正方形,局中心高隆,四周平如砥礪,光彩映人。至于所用棋子,一般用“玄木北干,素樹西枝。等木質精制而成。彈棋的玩法,按照晉人徐廣《彈棋經》的記載,是“二人對局,黑白各六枚,先列棋相當,下呼上擊之”。也就是說以自己的棋子擊彈對方的棋子。但具體的對局方法,由于文獻記載厥如,還不是太清楚。到唐代,棋子的數量已增至24枚,二人對局,每人12枚。到了宋代,也許是由于圍棋、象棋的特別興盛,流行了幾百年時間的彈棋突然銷聲匿跡,其玩法也從此失傳。到元明之時,就連博弈行家語及彈棋,也要引經據典,費力考究了。
  “窮巾角之妙”:窮,窮盡。奇招險勝。
  “態轉迴眸之艷”:態,即神態、姿態。態轉:轉身的神態或姿態,即“轉態”倒置,為強調“態”,狀語升位主語。“轉”倒置后,變為雙重身份動詞,既從屬于原狀語“態”,又與“回眸之艷”形成動賓結構,此為古文學中特有的一種增強詞句色彩的修辭方法。與下句“香飄曳裾之風”修辭方法同。
  “颯灑委迤”:颯灑:長袖飄舞貌。委迤:連綿起伏。
  “迴雪”:形容舞姿如雪飛舞回旋。 唐蔣防《春風扇微和》詩:“舞席皆回雪,歌筵暗送塵。”元張雨《東風第一枝》詞:“試折花擲作銀橋,看舞素鸞回雪。”
  “秦醫”:指扁鵲,古之良醫。泛指良醫。
  “醮”:音 jiào ,祈祭也。指道士設壇祭祀之事。
  “寂荒隴隴”:隴,《增廣字學舉隅》考證:下冢也。隴隴:丘冢。
  “文成之術”:即“文成堪與之術”,又稱“風水之術”。東漢初,班固《漢書·藝文志第十》中,見載“堪輿術”專著,有謂“《堪輿金匱》十四卷”,與言陰陽五行、時令日辰、災應諸書同列“五行家”類,為當時“數術”六種之一。堪輿之術,司馬遷和班固曾有評述,乃由漢以前占卜之術傳承分化而來。“堪輿”釋義:東漢許慎曾謂“堪,天道;輿,地道”。測堪輿,是謂天地之道。
  “弦管奏而泉濆,彌念姑舒之魂”:典出《搜神后記搜神后記搜神后記》:臨城縣南四十里有蓋山,百許步有姑舒泉。昔有舒女,與父析薪于此泉。女因坐,牽挽不動,乃還告家。比還,唯見清泉湛然。女母曰:“吾女好音樂。”乃作弦歌,泉涌洄流,有朱鯉一雙。今人作樂嬉戲,泉故涌出。
  “彌念”:彌,《廣韻》:長也,久也。又遠也。
  “觸感興悲”:興悲,生悲。興:生。
  “高唐”:此句與下句“陽臺”均為借喻。高唐:引高唐神女傳說,以高唐喻神女,此借喻董妃。陽臺:引楚王與神女“陽臺”歡會傳說,借喻與董妃歡聚之所。典出楚宋玉《高唐賦》:“妾,巫山之女也,為高唐之客。”“妾在巫山之陽,高丘之阻,旦為朝云,暮為行雨。朝朝暮暮,陽臺之下。”后多以“陽臺”喻指男女歡會之所。“高唐”,古代三峽中一地名。現在巫山仍保存有古代“三臺”遺跡,所謂“三臺”,即“楚陽臺”(高唐觀)“授書臺”“斬龍臺”。這三臺都與巫山神女有關。
  “獨絕”:獨自絕跡于往來。指神女絕跡于巫峽高唐,此借喻董妃離去。
  “頺日”:頺,即頹之異體。頹日,即落日。 例:“頹日沉紅,暝煙皴碧”“灼灼西頹日,余光照我衣”。
  “幙”:拓文為“慔”,當是轉刻原碑文時疏于墨跡銜接之誤,原文應為“幙”,故更正之。 幙:同幕。簾帷,或帳幕。
  “櫬”:此謂琴瑟也。摧櫬:即斷弦之琴瑟。摧,損壞,毀壞。
  “昔新悲故,今故悲新”:昔,昔日。新,此指新人,即新來的年歲較小的人。故,此指故人、舊人或過來人,即早來的年歲較大之人。故人新人,于古時尤見于對妻妾的稱謂。見李白詩《怨情》:“新人如花雖可寵,故人似玉由來重。花性飄揚不自持,玉心皎潔終不移。故人昔新今尚故,還見新人有故時。請看陳后黃金屋,寂寂珠簾生網絲。”
  “潛泫”:潛,暗自。泫,泫淚,此指泫然流淚。
  “遊神真宅,歸骨玄房”:真,超脫塵凡之意。真宅,即為故去之人建造的冥宅。玄,玄冥。玄房與真宅,均為托意之詞,即指墓冢。
  “泉路依依”:依依,曲折,宛轉。見羅隱《隋堤柳》:夾路依依千里遙,路人回首認隋朝。春風未借宣華意,猶費工夫長綠條。
  “茲玉匣”:“瘞”,原碑作“”(圖片字)”:該字未見錄幾大字典之內,依文索意, 可確定為“瘞(瘞) ”字之異體,詞義:埋、藏、隱。見《玉篇》:瘞,藏也。《說文》:瘞,幽埋也。《集韻》:瘞,幽隱也。 茲,具有代詞成份的語氣助詞。 “玉匣”:對逝去的美人所用棺槨的美稱 。 “茲玉匣”,實為借“瘞玉埋香”之意。
  “傳此余芳”,喻示以此碑文將愛妾留下的美名傳世。

  〔璞如子 2009.9 譯,2010.04.13 改稿〕
  


 
 《美人董氏墓志銘》拓文局部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12博手机网址 绿春县| 德格县| 岑巩县| 安达市| 遂昌县| 红桥区| 略阳县| 旅游| 运城市| 绥阳县| 靖边县| 云梦县| 武陟县| 辽宁省| 江门市| 台北市| 盖州市| 拜城县| 兰考县| 枞阳县| 青龙| 建平县| 孙吴县| 阿克陶县| 慈溪市| 丰镇市| 新宁县| 平遥县| 陕西省| 都江堰市| 元氏县| 砀山县| 铜川市| 齐河县| 平遥县| 西畴县| 台湾省| 黔西| 兴文县| 崇信县| 文昌市| 玉田县| 当雄县| 南召县| 安溪县| 岗巴县| 琼结县| 南江县| 南京市| 河南省| 邹平县| 项城市| 勐海县| 泰宁县| 德清县| 宝兴县| 龙门县| 元谋县| 十堰市| 安乡县| 和政县| 遵化市| 健康| 榕江县| 原阳县| 丰都县| 常山县| 咸阳市| 晋城| 化州市| 米泉市| 永年县| 华阴市| 镇安县| 宿松县| 宣武区| 宝兴县| 安吉县| 高尔夫| 荔浦县| 尉犁县| 阿坝县| 中卫市| 中阳县| 平阴县| 苏州市| 白河县| 怀宁县| 池州市| 江城| 修文县| 防城港市| 平阳县| 营山县| 金寨县| 司法| 阿鲁科尔沁旗| 临猗县| 新闻| 历史| 定襄县| 小金县| 焦作市| 绵竹市| 昔阳县| 桃园县| 盘锦市| 甘泉县| 吉木乃县| 长垣县| 静安区| 祁东县| 沈阳市| 府谷县| 临城县| 科尔| 天全县| 文水县| 临桂县| 万全县| 永昌县| 和平区| 永寿县| 雅江县| 泊头市| 贵定县| 安西县| 丹凤县| 屏南县| 曲沃县| 南澳县| 南投县| 苍山县| 涞源县| 宜昌市| 五台县| 酒泉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