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子夜卷宗 >> 子夜文集 >> 朱熹《庭訓·不自棄文》·譯注

 

  

  

朱熹《庭訓·不自棄文》·譯注

 

原文/ 清刻本《朱子文集大全類編〔卷二十一·庭訓〕》 譯注/ 璞如子 2011年6月11日

 

  編譯者按:此一篇《不自棄文》,見載于清刻本《朱子文集大全類編〔卷二十一·庭訓〕》。有人認為此文是托名之作,理由是此文并不見載于朱熹早期文集之中。當然,亦有論證此文實為朱熹原作無疑者。然而,就其勸誡世人不自棄的啟發性來講,探討此文是否朱熹原作并非重要。此文,舉尋常事之例、講人世間之理,所言“怨天者不勤,尤人者無志。”“視天下之物有一節之可取且不為世之所棄,豈以人而不如物乎?”其發人深省,實又非同凡響。雖然此文勸學內容因其時代局限而并不全然可取,但其勸勉道理及其行文宗旨,則完全可被今人所理解。再有,此文之法以物論事而及人,文辭間嚴謹老練而且豁達,領教之余又足以作為美文兼賞之。


  【譯文】

  凡天下之物,均有其物性。只要該物有一點可取之處,便不會被世間丟棄。難道堂堂之人反而不如物嗎?!比如堅硬的石頭而有琢玉的作用,比如劇毒的蝮蛇而為配藥所需求。糞物是夠污穢的了,用來施肥發酵田土,則五谷作物能依賴它抽穗結粒。草木灰已是冷寂的殘物了,用來洗滌,則衣裳就能靠它得以清凈潔明。食用龜的肉,其甲殼可以扔了,而人們能用它來占卜年景。食用鵝的肉,其毛羽可以扔了,而侗族人把它縫在衣服上用來抵御臘月之寒。推舉實例,如此考究下去,則天下沒有可棄之物了。而今天人們有被遺棄之感,僅是自己放棄自己而已。

  以“五行”之說論定事物相生相克之屬性,以“五事”之理關注事物的各種情形,以“五典”之教義來教化需教化之人,以“五經”之典來學習應當掌握的知識。有格調、有體察事物的認識可以考究文章,懂得考核政績法則和考核程序可以晉級富貴。人生通達時要以這個道理身居高官顯位,窮困時也應以這個道理拜師交友。當今世人因無事可用而怨天尤人,哪有這個道理啊?故而,常埋怨上天的人并不勤快,總怪恨別人的人是沒有志氣。應反過來找找本身問題并怪罪自己、怨悔自己;要卓然不群地樹立志向,毅然決然地努力用功。看看天下之物,但有一點可用之處就不會被世人丟棄,哪有人而不如物的呢!

  今日高官名士之子孫,衣著華麗,飲食甘美,言語諂媚,傲空一切,只知游逛景物、恣樂于酒宴管弦之中,且不知自身之所以如此顯耀滋潤,均來自他祖輩、父輩的勤勞刻苦。渴飲甜泉而不問其來源,餐用美食而不知其來由,一旦時過境遷,失去舊日光景,為求取功名而開始讀書已來不及,去務農而又承受不住勞苦,去做工匠而又沒有平素的技藝積累,去經商而又缺少周轉資金。真若到了這種境地,寒來暑往都承受著窘困,衣食住行艱苦不堪;妻子蓬頭垢面,兒女形貌猥瑣如同囚犯,雖是殘羹冷飯,吃的時候不覺羞慚;衣服鞋子破爛了,穿著時也不覺得恥辱。如此衰落而一蹶不振,都是往日所作所為導致的結局。

  我知道唐代著名宰相房玄齡、杜如晦二人平生勤勞辛苦,還僅能撐得住門戶生計,竟遭到不肖子弟的揮霍幾乎傾家蕩產,這可做為鑒戒的例子。又知道河南馬氏家族依仗其富貴,驕奢淫逸,子孫唯能酒宴尋歡而已,此外人間事業一概不知,當時被號稱“酒囊飯袋”。當世道變遷、運數衰落,餓死于溝壑的就不可計數了,此又是一重大鑒戒。

  作為人的子孫,應當思慮祖德之勤勞;為太子者,應當念及父輩功業之刻苦。要勤勉不懈,求取事業有成;要兢兢業業,以樹立遠大志向。他人都蜂涌地追向那里,我獨秉志堅守于此處。他人都忙于隨波逐流地改變自己,我獨依然故我不移本色。以學士求取功名者,須學以成名;以務農為家業者,須做到囤糧有余;以作工為操業者,須練就精專的手藝;以經商為本業者,須爭取盈余的資金。如果做到這樣,則自我感到有價值,對他人也面無愧色;既對得住祖上曾經的籌劃,子孫也免得窮困受辱,因而得以自身永保,這不也很穩妥嗎!


  【原文】

庭訓·不自棄文


  夫天下之物,皆物也<1>。而物有一節之可取,且不為世之所棄。可謂人而不如物乎?!

  蓋<2>頑如石<3>而有攻玉之用,毒如蝮而有和藥之需。糞其污矣,施之發田<4>,則五谷賴之以秀實<5>。灰既冷矣,俾之洗瀚<6>,則衣裳賴之以精潔。食龜之肉,甲可遺也,而人用之以占年;食鵝之肉,毛可棄也,峒民縫之以御臘<7>。推而舉之,類而推之<8>,則天下無棄物矣。今人而見棄焉,特其自棄爾<9>。

  五行以性其性<11>,五事<12>以形其形,五典<13>以教其教,五經<14>以學其學。有格致體物<15>以律其文章<16>,有課式程試<17>以梯其富貴<18>。達則以是道為卿為相<19>,窮則以是道為師為友。今人見棄而怨天尤人,豈理也哉!故怨天者不勤,尤人者無志<20>。反求諸己而自尤自罪、自怨自悔,卓然立其志,銳然策其功<21>,視天下之物有一節之可取且不為世之所棄,豈以人而不如物乎!

  今名卿士大夫<22>之子孫,華其身,甘其食,諛其言,傲其物<23>,遨游燕樂<24>,不知身之所以耀潤<25>者,皆乃祖乃父勤勞刻苦也。欲芳泉而不知其源,飯香黍而不知其由,一旦時異事殊,失其故態,士焉而學之不及,農焉而勞之不堪,工焉而巧之不素,商焉而資之不給<26>。當是時也,窘之以寒暑,艱之以衣食,妻垢其面,子釁其形<27>。雖殘杯冷炙,吃之而不慚;穿衣破履,服之而無恥,黯然而莫振者,皆昔日之所為有以致之而然也<28>。

  吾見<29>房杜<30>平生勤苦,僅能立門戶,遭不肖子弟蕩覆殆盡,斯可鑒矣。又見河南馬氏倚其富貴,驕奢淫佚,子孫為之燕樂而已,人間事業百不識一,當時號為酒囊飯袋。乃世變運衰,餓死于溝壑不可數計,此又其大戒也。

  為人孫者,當思祖德之勤勞;為太子者,當念父功之刻苦,孜孜汲汲<31>,以成其事;兢兢業業,以立其志。人皆趨彼,我獨守此;人皆遷之,我獨不移。士其業者<32>,必至于登名<33>;農其業者,必至于積粟<34>:工其業者,必至于作巧<35>;商其業者,必至于盈資。若是<36>,則于身不棄,于人無傀,祖父不失其貽謀<37>,子孫不淪于困辱,永保其身,不亦宜乎!


  【注釋】

  <1>夫天下之物,皆物也──夫,文言發語詞。類似于今時語句習慣的引導詞“說到”“這”。“皆物也”:強調的是物性。
  <2>蓋──發語詞,同時具有“因為”“由于”的詞義。
  <3>頑如石:與“毒如蝮”詞語結構同。此一語句結構很特別,“如”具有助語作用,且有“比如”含義,用“如”隔開形容詞和名詞,為強調形容詞“頑”“毒”。
  <4>施之發田──“施”:施用。“之”:代詞。“發田”:使田土熟化、發酵。
  <5>秀實──秀:指黍禾抽穗。實:果實,實粒。
  <6>俾之洗澣──“俾 ”:使。“澣 huàn”:洗滌。草木灰加熱水浸泡,然后用細布或麻袋片濾出水來洗衣服,有相當于肥皂的去污作用。
  <7>峒民──即南宋時期的侗族人,常被視為不服王化的“化外之民”,因而又被稱作“峒人”或“洞蠻”。“御臘”:御,抵御,抵抗。臘,即臘月,寒冬臘月。
  <8>推而舉之,類而推之──即:舉例推究,比類考證。
  <9>今人而見棄焉──“見棄”:指不被使用、不被關注,似有被世人拋棄的感覺。焉:語氣助詞。
  <10>特其──“特”:只,僅。“其”:帶有代詞含義的語氣助詞。文言文中的語氣助詞與今代單純的語氣助詞不同,常含有一定詞義。
  <11>五行──五行:即指“水、火、木、金、土”。“五行以性其性”:倒裝句格式。“五行”前置,用以強調。“以”后置,用來連接進一步動作。前“性”,屬于名詞動用,指“性辨”某事物之屬性。所謂名詞動用,即名詞作為動詞使用,是古文言習慣,借以表達具有原名詞含義的動作。后“性”,本義名詞,指事物的屬性、本性或天性。以下“以…其…”句子結構,亦可參照解析。
  <12>五事──五事:即指“貌、言、視、聽、思”五種人事。見《書·洪范》:“五事:一曰貌,二曰言,三曰視,四曰聽,五曰思。貌曰恭,言曰從,視曰明,聽曰聰,思曰睿。”
  <13>五典──本文中的“五典”即指儒家的“仁、義、禮、智、信”。“五典”另一含義為:指“五常”,指五種行為規則。語出《尚書·泰誓下》:“狎辱五常”。唐孔穎達疏云:“五常即五典,謂父義、母慈、兄友、弟恭、子孝。”
  按:“五典”還有一種定義,即“少昊,顓頊,高辛,唐,虞”之經典,據傳經過孔子修訂。《說文》:典,五帝之書也。此“五典”定義并非本文所指。
  <14>五經──五經:即指《周易》《尚書》《詩經》《禮記》《春秋》儒家五圣經。
  <15>格致體物──格致:于此句中,應是就“格調”而言。例:宋歐陽修《歸田錄》卷二:“昌花寫生逼真,而筆法輭俗,殊無古人格致。”《朱子語類》卷七八:“況先漢文章重厚有力量,今《大序》格致極輕,疑是晉宋間文章。”體物:常解釋為對事物的體察。
  按:此文中“格致”一詞,不要與另外一種含義混淆。“格致”一詞的另外含義,通常指“格物致知”的略語,出自《禮記·大學》。格物:推究事物之理。即考察事物的原理法則而總結為理性知識,常解釋為博物之學。后人解釋:格致之道,在物境中體認天理。又所謂博物之學,故名格致。又格致寓致知,即研究事物之意。
  <16>律其文章──使文章嚴謹、規范,有條理。律:約束、約制。
  <17>課式程試──課式:考核官吏政績的方式。程試:按規定的程式考試,后多指科舉銓敘考試。
  <18>梯其富貴──梯:階梯,梯級,梯遞。此指晉級。
  <19>達則以是道為卿為相──“達”:通達。“是”:在此意為“此”“這個”。卿:古時高級長官或爵位的稱謂。相:宰相。
  <20>故怨天者不勤,尤人者無志──怨天的人是自己不勤奮,怨恨別人的人是自己沒有志氣。尤:埋怨,怨恨。
  <21>策其功──策:督促,奮勉,努力。功:用功。
  <22>名卿士大夫──在此泛指官宦階層。士大夫:舊時指官吏或較有聲望、地位的知識分子。
  <23>華其身……傲其物──“華”:著華麗服裝。“甘”:甘美。“諛”:阿諛奉承、諂媚。“傲”:傲慢地對待。“物”,此泛指人與事物。句中“其”,為語氣助詞。
  <24>遨游燕樂──“遨游”:即遠游。此指四處游玩。“燕樂 yùe”:指酒宴聲樂。“燕”古通“宴”。“樂 yùe”:音樂,聲樂。
  <25>耀潤──顯耀的而有潤澤的光彩。此指身世、享用方面很風光。
  <26>欲芳泉……商焉而資之不給──“欲”,于此為會意性動詞,即渴飲。“飯香黍”:飯,名詞動用,指餐食。香黍,即香美的米飯。“時異事殊”:指時局異常、世事出現變故。“故態”:舊日常態,以往光景。“士”“農”“工”“商”:皆具有從事含義的名詞。  “焉”:語氣助詞。
  <27>子釁其形──兒女形貌猥瑣,如同囚犯。“釁 xìn ”:此指囚犯。《集韻》:釁,一曰罪也。《字匯》:釁,罪也。
  <28>有以致之而然也──得以導致這樣的結果。
  <29>我見──此處之“見”,當然是書中所見,譯成“知道”“了解到”較為妥當。
  <30>房杜──即唐名相房玄齡、杜如晦的并稱。唐劉肅《大唐新語·匡贊》:“自是臺閣規模,皆二人所定……二人相須以斷大事,迄今言良相者,稱房杜焉。”
  房玄齡﹙579-648﹚:名喬,字玄齡,齊州臨淄(今山東淄博東北)人。唐代初年著名良相、杰出謀臣,大唐“貞觀之治”的主要締造者之一。玄齡公辭世后,承襲其“梁國公”爵位和偌大門庭的房遺直,違背祖訓,德不壓身,不知進退,終致兄弟鬩墻、遭人陷害,成為取敗之由。
  杜如晦﹙585-630﹚:字克明,漢族,京兆杜陵(今中國陜西西安市長安區)人,唐朝初期大臣。是李世民奪取政權、開創“貞觀之治”的主要謀臣之一。凌煙閣二十四功臣之一。
  <31>孜孜汲汲──勤勉不懈,孜孜不倦地忙碌。
  <32>士其業者──選擇走“仕途”發展道路的人。“士”即“仕途”
  <33>必至于登名──“必至于”:即“務必爭取到……”。“登名”:即指榜上有名。登,登冊。
  <34>積粟──積余的囤糧。
  <35>作巧──即操作技藝。
  <36>若是──如果做到這樣。
  <37>貽謀──貽,遺留。謀,謀劃,謀算。“貽謀”:此指曾經為后人所作的打算和謀劃。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12博手机网址 乌恰县| 龙陵县| 平乡县| 柳州市| 沾化县| 龙里县| 浮梁县| 丹凤县| 宣威市| 杭州市| 大英县| 垦利县| 张北县| 陈巴尔虎旗| 万安县| 砚山县| 大埔县| 乌拉特前旗| 德阳市| 西充县| 庆安县| 宁陕县| 潍坊市| 景东| 建水县| 通道| 临猗县| 宝丰县| 泌阳县| 织金县| 缙云县| 英超| 阿合奇县| 临城县| 岚皋县| 外汇| 丰城市| 青铜峡市| 本溪| 武宣县| 蓬莱市| 兴业县| 定安县| 平乡县| 名山县| 察隅县| 灌阳县| 色达县| 浑源县| 开江县| 旺苍县| 扶沟县| 大埔区| 多伦县| 根河市| 灌南县| 永福县| 赤城县| 抚远县| 长丰县| 潮州市| 西平县| 安阳县| 绥江县| 临城县| 冕宁县| 建平县| 邳州市| 锡林郭勒盟| 东丰县| 崇左市| 英山县| 会昌县| 偃师市| 阳山县| 通河县| 九龙城区| 信阳市| 镇坪县| 新绛县| 东丽区| 辽阳市| 堆龙德庆县| 沿河| 黄陵县| 通海县| 四平市| 霍山县| 资讯| 呈贡县| 师宗县| 措勤县| 枣庄市| 商水县| 石屏县| 清徐县| 东方市| 安阳县| 武乡县| 民县| 皋兰县| 张家口市| 巍山| 牡丹江市| 思茅市| 江孜县| 福泉市| 保康县| 双辽市| 布拖县| 察隅县| 天祝| 琼结县| 山东省| 宜丰县| 棋牌| 贡嘎县| 林芝县| 麟游县| 施秉县| 额尔古纳市| 红河县| 防城港市| 安乡县| 延边| 平罗县| 松江区| 博兴县| 东乡族自治县| 宿松县| 安顺市| 佛坪县| 二连浩特市| 和平区| 扎兰屯市| 青铜峡市| 锡林郭勒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