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古典文選 >> 梅譜 [元末·王冕]


 
 

梅 譜

〔元末〕王冕 撰
  

子夜星網站整理編輯



【原始】

  夫梅,始自花光仁老。宋朝哲宗時,僧住衡山花光寺,老僧酷愛梅,唯所居方丈室屋邊亦植數本。每花發時,輒床據于其下,吟詠終日,人莫能知其意。月夜未寢,見疏影橫于其紙窗,蕭然可愛,遂以筆戲摹其影,凌晨視之,殊有月夜之思。因此,學畫而得其無諍三昧,名播于世。山谷道人嘆之曰:“如嫩寒清曉行孤山籬落間,但只欠香耳。”士大夫有請數年而未得之者,有不求而自與之者。

  老僧畫時,必先焚香默坐,禪定意靜,就一掃而成。人或難戲之曰:“昔子猷好竹,師何僻于梅乎?”老僧正色曰:“真趣安許輕薄子所知耶!”問者悚然。

  老僧之所傳五六人,獨補之精通妙理,逃禪居士是也。老僧有一千二百余本傳于世,臨終作《披風洗露》寄山谷,謂之絕筆。


【總題】

上下相迎不要齊,枝枝橫處短扶低。過后蒼榔休惜嫩,三疊兩折更交奇。


【總論】

  初學畫時,以瓶置梅,以燈燭其影,脫其古怪,求其新意,庶可知其寫之性也。疊花如品字,發枝若羽飛,蕊須分下上,花頭見偏側,副枝如丫,有其疏密,分其大小,一左一右,則成天理。


【述梅妙理】

  寫梅作詩其來一也。名之雖異,意趣實同。古人以“畫為無聲詩,詩乃有聲畫”,是以畫之得意,猶詩之得句。有喜樂憂愁而得之者,有感慨憤怒而得之者,此皆出一時之興耳。畫有十三科,梅獨不在其列;所以喜樂而得之者,則枝疏而槁,花慘而寒;感慨而得之者,枝曲而勁,花逸而邁;憤怒而得之者,枝古而怪,花狂而大。此豈與眾畫類耶?有“意懶山無色,心忙水不清”之句,凡欲作畫,須寄心物外,意在筆先。正所謂有諸內必形于外矣。


【指法】

  作梅意須先定,發筆如運斧。起枝處用小指,按實而行。鶴膝處停筆求意,發枝處急如箭中鵠。停筆安花勢,宜品字交加,宛如鹿角,亦如虎爪。副枝處以身隨體運,如墨濃淡,求其龍鱗,分其陰陽,見其四面,須要渾如真樹,此乃用心之妙矣。


【論枝】

  枝須分其偃仰,花須分其陰陽。偃如覆釜,仰如新月。一陰一陽則成花,一仰一覆則成枝。五年則有鶴膝,十年則有龍鱗。枝欲疏老,干欲清癯,曲如斗柄,勢若屈鐵,肥不臃腫,瘦不枯槁。枝須抱體,干欲隨身,梢欲混成,枝欲古意。剛柔相和,陰陽相應,始成梅矣。


【論花】

  花卉之中,惟梅最清。受天地之氣,稟霜雪之操,生于溪谷,秀于隆冬。淡然而有春色,此豈非造化私耶!然今賢士大夫,詠之不足,而又畫之幽絕,故可知矣。

  瓣雖五出,花有八般,有正背而開,有側而綻,有倒而拆。或有謝未謝,或有色香藏白,有破萼吐心,皆出于丁點耳。丁者,謂一丁之事也,而為蒂;點者,謂三點而為房面,當發其七須。背欲露其四五,萼須綴其三點;點欲生其一丁,丁欲妝其嫩枝;枝欲抱其老木,木欲點其龍鱗。欲知其古節,節欲生其鶴膝;欲畫其朽心,心欲生其蒼苔。苔欲濃,心欲靜;心雖病,意欲潤。若能先于此,后學則縱橫妙用,無施不可也。


【難花】

  枝須立其意老,花須成其意逸。逸且欲花真,花真,如楷字影。發七須,其中者一欲長,外傍欲短;中長生于花心,食之味酸,乃結子之須也。側短者出于花側,食之味甜,放香之心也。人或難之曰:“梅之須,不下數十莖,今只畫七棘何也?”對曰:“六出、四出謂之棘梅,乃村野山中生之,或木之受氣不清而然。獨五出者,凜沖和之氣,有自然之理。故畫之難者駭然曰:“信公不謬矣”。


【論梅】

  花尖之花,其蕊須丁點端楷。丁欲長,而點欲小;須欲堅,萼欲偏。枝不可獨發,花不可亂生;多而不繁,少而不疏。枝槁則欲意潤,枝曲則欲意偏。老花必須相向,枝必須相依。其心欲緩,手欲速;墨欲淡,筆欲潤;蕊欲圓而不類杏,枝欲瘦而不類桃。似竹之清,如松之秀,而成梅。


【口訣】

傳梅口訣,性本天然。筆有石力,去莫遲延。蘸墨淡薄,不許再填。
起筆放逸,曲怪如顛。仰如新月,曲如弓彎。轉如曲肘,而縱似箭。
老若龍角,嫩似釣竿。枯似丁折,條似直弦。枝如鐵戟,花無十全。
弓梢鹿角,助條忌繁。勢體自在,花大如錢。鬧處莫鬧,閑處莫閑。
嫩如鼠尾,分新舊年,氣條無萼,助條指天。枯無重眼,一刺一連。
枝無重犯,須分后先。花心錢眼,須似龍髯。花有六六,反側正偏。
傾仰覆謝,獨春朝元。大放小放,吐雨含煙。小偏大偏,傲雪愁煙。
羞容背發,先春狀元。如愁似語,吸露啼煙。骷髏帶露,左偏右偏。
離披雙背,帶雪愁嵐。弄晴蘸水,橫暖江寒。椒包蓓蕾,蕊綴珠圓。
正萼五點,背蕊一圈。若作其蒂,如蠶吐綿。正須挑七,一須爭先。
吐三背四,過則為愆。造無盡意,筆法精妍。須擇智者,輕不可傳。


【論梅之病】

碎枝繁雜,起筆大顛。交枝無意,嫩梢十字。弓勢不成,梢無鹿角。
陰陽不分,嫩梢多刺。枝無條理則花無次序。貫枝重疊,老嫩有花。
節如蒼眼,刺無副筆。重枝過節,枝無重輕。氣條有花,挑心卷雜。
正背大小,雪雨花新。梢同一體,去筆再填。梢如死蛇,寫景無意。


【續論·梅之病三十六事】

  起筆大顛,交枝無意。梢無鼠尾,枯有重眼。屈曲重疊。不分陰陽。枝無變態,老處無所。當閑卻鬧,從枝交雜。身無輕重,枝老卻繁。氣條包椒,嫩梢多刺。花盛不落,繁無正背。梢重根輕,身無神氣。丁勢不分,鹿角枯槁。起條英蕊繁勝,刺無副筆。花無肥瘦,枝不抱體。后梢過前,梢條同體。花無四面,嫩梢雙花。枝嫩垂地,老嫩挑心。繁卷停筆,竹節下筆再填,不量地步,寫景無景,枝梢十字。若能知病,何患不造其域!


【墨梅指論】

  古今愛梅君子與寫真為花傳神,自出一家,非入畫科,名曰戲墨。發墨成形,動之于興,得之于心,應之于手,方成梅格。如在竹籬茅舍間,江上溪橋畔,山巔水涯,只欠香耳。但要觀之不足,詠之不足;精神瀟灑,出世塵俗,此梅之得意入神。非賢士大夫孰能至此哉!后學知此趣者,不可輕泄。須欲得其人則可傳。夫寫梅,為梅修史,為花傳神,當先觀地勢,次擇中書紙墨。然后試墨濃淡,掃枝分干,緊捻三指,全憑小指推移上下,筆法自大至小,頭不可尖,各分濃淡。老干枯健,嫩梢瀟灑,亦須氣象清致;梅干不老,便同桃李。老干帶濃,多枯節眼,就節分梢,嫩枝帶淡,無十分妝點。老干苔蘚,枝無十字,若到十字交加處,便須用花蕊遮藏。枝分女字,梢多向上生,少向下生,所謂:“嫩梢如發箭,花心似虎須”。根無氣條,條無花丸,老干嫩條,濃淡精神,筆法不弱,此寫梅之逼真也。夫梢有弓梢、鹿角、斗柄、鼠尾、鶴膝、海棠、鷹爪、荊棘等梢勢。要摻先俱分左右。且如弓梢:斜上橫來一梢,謂之弦梢,兩邊小梢謂之箭,此弓梢也。鹿角:朝上多用梢干相朝是也。蜂腰梢:頭尾分枝是也。鶴膝梢:一上一下是也,翹空而發是也。斗柄梢:象斗,發枝多向左邊是也。鼠尾:斜上發枝,垂下帶直是也。鷹爪梢:乃短梢,就曲分枝是也。海棠:無荊刺,梢無萼。其余小梢視一時之興,自有妙處,不能備述也。

  花開五出,各以名興:萌芽、柳眼、麥眼、椒眼、蝦、蓓蕾。正為古老,背為枯髏、髑髏、孩兒頭、女子面、丫頭、鹿唇、兔唇、傀儡、蜂兒、蝴蝶、仙人捧鏡、狀元結巾、浥露、頂雪、吹香。正背偏則向陽正半,半背正偏;陰陽臨風,側向照水,粉蕊弄香;攢三簇四,或上或下,正開花蕊,各須分曉,繁而不亂,有前有后。此述梅之真趣盡矣,后學君子當熟玩之,何患不成縱橫自然?故述此以助好事者云。


【掃梅十要】

  一要得意下筆;二要水墨濃淡;三要枝分左右;四要橫斜上下;五要老嫩相兼;六要下筆不填;七要有花無花;八要花分疏密;九要枝分女字;十要十字藏花。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12博手机网址 四川省| 聂拉木县| 通榆县| 绥宁县| 枞阳县| 黑水县| 松滋市| 娄底市| 深圳市| 成都市| 什邡市| 新昌县| 彭阳县| 栾城县| 南康市| 兴业县| 全南县| 密山市| 恩平市| 桑植县| 扎赉特旗| 平安县| 辽阳市| 庆安县| 文安县| 灵石县| 贞丰县| 江西省| 阆中市| 天全县| 丰都县| 辽中县| 丰城市| 旺苍县| 海盐县| 彩票| 洪雅县| 扶风县| 左贡县| 循化| 冷水江市| 措美县| 辉南县| 望谟县| 海阳市| 栖霞市| 万年县| 台东市| 丹江口市| 景东| 博兴县| 巫山县| 乐安县| 黄梅县| 锡林郭勒盟| 南江县| 南溪县| 莆田市| 南木林县| 霍山县| 沈阳市| 乡城县| 东乡县| 四川省| 新平| 伊金霍洛旗| 句容市| 烟台市| 宜宾县| 曲麻莱县| 盐山县| 荆门市| 黑河市| 化隆| 乐亭县| 黄大仙区| 平乐县| 彰武县| 旬阳县| 墨江| 杭锦旗| 石泉县| 东明县| 阳新县| 南平市| 章丘市| 陆川县| 赤城县| 法库县| 海南省| 商丘市| 临洮县| 康定县| 大理市| 阿巴嘎旗| 逊克县| 陕西省| 阆中市| 莲花县| 阳春市| 政和县| 西华县| 临西县| 南开区| 兴文县| 涿州市| 英山县| 奇台县| 大石桥市| 新绛县| 徐水县| 华池县| 桂平市| 亳州市| 清原| 喜德县| 剑河县| 古蔺县| 酒泉市| 清水县| 蓬安县| 社旗县| 乌鲁木齐县| 尖扎县| 乌鲁木齐县| 吉木乃县| 高州市| 鄱阳县| 新巴尔虎右旗| 资中县| 巫山县| 长春市| 凤山市| 凯里市| 灵台县| 汕头市| 嘉义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