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主頁 >> 古典文選 >> 影梅庵憶語 <1>
  
 


影梅庵憶語

卷一
  

【明】 冒襄(字辟疆)

影梅庵憶語凡四卷共四頁·子夜星網站整理編校
  

  

〔共4頁〕 第一頁 下一頁

 

內容簡介

  由于作者對女主人公懷著刻骨銘心的愛,故而這篇文章拿他自己的話來說,是用血淚和著墨水寫成的。冒襄一生曾有許多著述,都不及這篇《憶語》流傳不衰,是作者真摯而強烈的情感為這篇文章注入了鮮活的藝術生命。

  全文分四卷:第一卷記敘了作者與董小宛從相識到相愛到終成眷屬的全過程;第二卷寫他們在愛情生活中那些如詩如畫的生活片斷;第三卷寫甲申之變后他們流離失所經歷的種種艱險困苦;第四卷寫讖言、預兆與夢幻,用一種宿命的觀點去解釋他們的姻緣。

  作者的文筆能巨能細,富于變化,巨到能呼喚時代風云奔赴筆下,細到能使諸如焚香品茶之類的瑣事纖毫畢現;色彩上既有青山秀水、花前月下的嫵媚和溫馨,又有尸橫遍野、刀光劍影的慘烈與冷峻;手法上既有對現實生活的忠實摹寫,又有對奇異夢境的鋪排點染;由于作者采取了“憶”的形式,在敘事上十分靈活,并將敘事、抒情、描寫和意境的創造融為一體。《憶語》在形式上的騰挪變化,給人一種“轉側看花花不定”的藝術美感。

  冒襄的《影梅庵憶語》開創了一種類似于今天的自敘傳式的散文形式,這是一種較少拘束的“個人筆墨”,它真實而大膽地坦露個人生活,抒發個人情感。顯然,這種“憶語體”的產生與明代個性解放的社會思潮分不開的。在冒襄的《憶語》影響下,后世出現了許多類似的散文創作,如《浮生六記》、《香畹樓憶語》、《秋燈瑣憶》等,《影梅庵憶語》可以說是這類文字的開山鼻祖。
 
 
 

影梅庵憶語
 
卷一

 
  愛生于昵,昵則無所不飾。緣飾著愛,天下鮮有真可愛者矣。矧內屋深屏,貯光闃彩,止憑雕心鏤質之文人描摹想像,麻姑幻譜,神女浪傳。近好事家復假篆聲詩,侈談奇合,遂使西施、夷光、文君、洪度,人人閣中有之,此亦閨秀之奇冤,而啖名之惡習已。

  亡妾董氏,原名白,字小宛,復字青蓮。籍秦淮,徙吳門。在風塵雖有艷名非其本色。傾蓋矢從余,入吾門,智慧才識,種種始露。凡九年,上下內外大小無忤無間。其佐余著書肥遁,佐余婦精女紅,親操井臼,以及蒙難遘疾,莫不履險如夷,茹苦若飴,合為一人。今忽死,余不知姬死而余死也!但見余婦煢煢粥粥,視左右手罔措也。上下內外大小之人,咸悲酸痛楚,以為不可復得也。傳其慧心隱行,聞者嘆者,莫不謂文人義士難與爭儔也。

  余業為哀辭數千言哭之,格于聲韻不盡悉,復約略紀其概。每冥痛沉思姬之一生,與偕姬九年光景,一齊涌心塞眼,雖有吞鳥夢花之心手莫能追述。區區淚筆,枯澀黯削,不能自傳其愛,何有干飾?矧姬之事余,始終本來,不緣狎昵。余年已四十,須眉如戟。十五年前,眉公先生謂余視錦半臂碧紗籠,一笑瞠若,豈至今復效輕薄于漫譜情艷,以欺地下?倘信余之深者,因余以知姬之果異,賜之鴻文麗藻,余得燕手報姬,姬死無恨,余生無恨。

  己卯初夏,應試白門,晤密之,云:“秦淮佳麗。近有雙成,年甚綺,才色為一時之冠。”余訪之,則以厭薄紛華,挈家去金閶矣。嗣下第,浪游吳門,屢訪之半塘,時逗留洞庭不返。名與姬頡頏者,有沙九畹、楊漪照。予日游兩生間獨咫尺不見姬。將歸棹,重往冀一見。姬母秀且賢,勞余日:“君數來矣,予女幸在舍,薄醉未醒。”然稍停,復他出,從花徑扶姬于曲欄與余晤。面暈淺春,纈眼流視,香姿五色,神韻天然,懶慢不交一語。余驚愛之,惜其倦,遂別歸,此良晤之始也。時姬年十六。

  庚辰夏,留滯影園,欲過訪姬。客從吳門來,知姬去西子湖,兼往游黃山白岳,遂不果行。辛巳早春,余省覲去衡岳,由浙路往,過半塘訊姬,則仍滯黃山。許忠節公赴粵任,與余聯舟行。偶一日,赴飲歸,謂余曰:“此中有陳姬某,擅梨園之勝,不可不見。”余佐忠節公治舟數往返,始得之。其人淡而韻,盈盈冉冉,衣椒繭時,背顧湘裙,真如孤鸞之在煙霧。是日演弋腔《紅梅》以燕俗之劇,咿呀啁哳之調,乃出之陳姬身回,如云出岫,如珠在盤,令人欲仙欲死。漏下四鼓,風而忽作,必欲駕小舟去。余牽衣訂再晤,答云:“光福梅花如冷云萬頃,子越旦偕我游否?則有半月淹也。”余迫省覲,告以不敢遲留故,復云:“南岳歸棹,當遲子于虎丫叢桂間。蓋計其期,八月返也。”余別去,恰以觀濤日奉母回。至西湖,因家君調已破之襄陽,心緒如焚,便訊陳姬,則已為竇霍豪家掠去,聞之慘然。及抵閶門,水澀舟膠,去游關十五里,皆充斥不可行。偶晤一友,語次有“佳人難再得”之嘆。友云:“子誤矣!前以勢劫會者,贗某也。某之匿處,去此甚邇,與子偕往。”至果得見,又如芳蘭之在幽谷也。相視而笑回:“子至矣,子非雨夜舟中訂芳約者耶?感子殷勤,以凌遽不獲訂再晤。今幾入虎口,得脫,重贈子,真天幸也。我居甚僻,復長齋,茗簡爐香,留子傾倒于明月桂影之下,且有所商。”余以老母在舟,統江楚多梗,率健兒百余護行,皆住河干,矍矍欲返。甫黃昏而炮械震耳,擊炮聲如在余舟旁,亟星馳回,則中貴爭持河道,與我兵斗。解之始去。自此余不復登岸。越旦,則姬淡妝至,求謁吾母太恭人,見后仍堅訂過其家。乃是晚,舟仍中梗,乘月一往,相見,卒然回:“余此身脫樊籠,欲擇人事之。終身可托者,無出君有。適見太恭人如覆春云,如飲甘露,真得所天。子毋辭!”余笑回:“天下無此易易事。且嚴親在兵火,我歸,當棄妻子以殉。兩過子,皆路梗中無聊閑步耳。于言突至,余甚訝。即果爾,亦塞耳堅謝,無徒誤子。”復宛轉云:君倘不終棄,誓待昆堂上畫錦旋。余答曰:“若爾,當與子約。”驚喜申囑,語絮絮不悉記,即席作八絕句付之。

  歸歷秋冬,奔馳萬狀,至壬午仲春,都門政府言路諸公,恤勞人之勞,憐獨子之苦,馳量移之耗,先報余。時正在毗陵,聞音,如石去心,因便過吳門謝陳姬。蓋殘冬屢趨余,皆未及答。至則十日前復為竇霍門下客以勢逼去。先吳門有昵之者,集千人嘩動劫之。勢家復為大言挾詐,又不惜數千金為賄。地方恐貽伊戚,劫出復納入。余至,悵惘無極,然以急嚴親患難,負一女子無憾也。是晚壹郁,因與覓舟去虎疁夜游。明日,遣人至襄陽,便解維歸里。

  舟一過橋,見小樓立水邊。偶詢游人:“此何處?何人之居?”友以雙成館對。余三年積念,不禁狂喜,即停舟相訪。友阻云:“彼前亦為勢家所驚,危病十有八日,母死,鐍戶不見客。”余強之上,叩門至再三,始啟戶,燈火闃如。宛轉登樓,則藥餌滿幾榻。姬沉吟詢何來,余告以昔年曲欄醉晤人。姬憶,淚下曰:“曩君屢過余,雖僅一見,余母恒背稱君奇秀,為余惜不共君盤桓。今三年矣,余母新死、見君憶母,言猶在耳。今從何處來?”便強起,揭帷帳審視余,且移燈留坐榻上。談有頃,余憐姬病,愿辭去。牽留之日:“我十有八日寢食俱廢,沉沉若夢,驚魂不安。今一見君,便覺神怡氣工。”旋命其家具酒食,飲榻前。姬輒進酒,屢別屢留,不使去。余告之日:“明朝遣人去襄陽,告家君量移喜耗。若宿卿處,詰旦不能報平安。俟發使行,寧少停半刻也。”姬日:“子誠殊異,不敢留。”送別。

  越旦,楚使行,余亟欲還,友人及仆從咸云:“姬,昨僅一傾蓋,拳切不叮負。”仍往言別,至則姬已妝成,憑樓凝睇,見余舟傍岸,便疾趨登舟。余具述即欲行,姬曰:“我裝已成,隨路相送。’余卻不得卻,阻不忍阻。由滸關至梁溪、毗陵、陽羨、澄江,抵北固,越二十七日,凡二十七辭,姬惟堅以身從。登金山,誓江流日:“委此身如江水東下,斷不復返吳門!’余變色拒絕,告以期迫科試,年來以大人滯危疆,家事委棄,老母定省俱違,今始歸,經理一切。且姬吳門責逋甚眾,金陵落籍,亦費商量,仍歸吳門,俟季夏應試,相約同赴金陵。秋試畢,第與否,始暇及此,此時纏綿,兩妨無益、姬仍躊躇不肯行。時五木在幾,一友戲云:“卿果終如愿,當一擲得巧。”姬,肅拜于船窗,祝畢,一擲得“全六”,時同舟稱異。余謂果屬天成,倉卒不臧,反僨債乃事,不如暫去,徐圖之。不得已,始掩面痛哭,失聲而別。余雖憐姬,然得輕身歸,如釋重負。

  才抵海陵,旋就試、至六月抵家。荊人對余曰:“姬令其父力已過江來,姬返吳門,茹素不出,惟翹首聽金陵偕行之約。聞言心異,以十金遣其父去,曰:“我已憐其意而許之,但令靜俟畢場事后無不可耳。”余感荊人相成相許之雅,遂不踐走使迎姬之約。競赴金陵,俟場后報姬。金桂月三下之辰,余方出闈,姬猝到葉寓館。蓋望余耗不至,孤身挈一嫗,買舟自吳門江行。遇盜,舟匿蘆葦中,舵損不可行,炊煙遂斷三日。初入抵三山門,只恐擾余首場文思,復遲二日始入。姬見余雖甚喜,細述別后百日茹素杜門與江行風波盜賊驚魂狀,則聲色俱凄,求歸愈固,是魏塘、去間、閩、豫諸同社,無不高姬之識,憫姬之誠,咸為賦詩作畫以堅之。

  場事既畢,余妄意必第,自謂此后當料理姬事,以報其志。詎十七日,忽傳家君舟抵江干,蓋不赴寶慶之調自楚休致矣。時足二載違養,冒兵火生還,喜出望外,遂不及為姬謀去留,竟從龍潭尾家君舟抵鑾江。家君問余文。謂余必第,復留之鑾江候榜。姬從桃葉寓館仍發舟追余、燕子礬阻風,幾復罹不測,重盤桓鑾江舟中。七日乃榜發,余中副車,窮日夜力歸里門,而姬痛哭相隨,不肯返,且細悉姬吳門諸事。非一手足力所能了。責逋者,見其遠來,益多奢望,眾口狺狺。且嚴親速歸,余復下第意阻,萬難即詣。舟抵郭外樸巢,遂冷面鐵心,與姬決別,仍令姬返吳門,以厭責逋者之意,而后事可為也。

  陰月,過潤州,謁房師鄭公,時閩中劉大行自都門來,陳大將軍及同盟劉刺史飲舟中。適奴子自姬處來。云:姬,歸不脫去時衣,此時尚方空在體。謂余不速往圖之,彼甘凍死。劉大行指余田:“辟疆夙稱風義。固如負一女子耶?”余云:“黃衫押衙,非君平,仙客所能自力。”刺史舉杯奮袂回:“若以千金恣我出入,即于今日往!陳大將軍立貸數百金,大行以參數斤佐之。詎謂刺史至吳門,不善調停,眾嘩決裂,逸去吳江。余復還里。不及訊。

  姬孤身維谷,難以收拾。虞山宗伯聞之,親至半塘,納姬舟中。上至薦紳,下及市井,纖悉大小,三日為之區畫立盡,索券盈尺。樓船張宴,與姬餞于虎丫,旋買舟送至吾皋。至至月之望,薄暮侍家君飲于拙存堂,忽傳姬抵河干。接宗伯書,娓娓灑灑,始悉其狀,且馳書貴門生張祠部立為落籍。吳門后有細瑣,則周儀部終之,而南中則李宗憲舊為祠垣者與力焉。越十月,愿始畢,然后,往返葛藤,則萬斛心血所灌注而成也。

  壬午清和晦日,姬送余至北固山下,堅欲從渡江歸里。余辭之,益哀切,不肯行。舟泊江邊,時西先生畢今梁寄余夏西洋布一端,薄如蟬紗,潔比雪艷。以退紅為里,為姬制輕衫,不減張麗華桂宮霓裳也。偕登金山,時四五龍舟沖波激蕩而上,山中游人數千,尾余二人,指為神仙。繞山而行,凡我兩人所止則龍舟爭赴,回環數匝不去。呼詢之,則駕舟者皆余去浙回官舫長年也。勞以鵝酒,竟日返舟,舟中人宣瓷大白盂,盛櫻珠數廳,共啖之,不辨其為櫻為唇也。江山物之盛,照映一時。至談者侈美。
 


〔共4頁〕 1 2 3 4 第一頁 下一頁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12博手机网址 正蓝旗| 卫辉市| 昆明市| 巴林右旗| 临朐县| 保定市| 灵丘县| 体育| 尼木县| 灵宝市| 潼关县| 宁海县| 家居| 乐安县| 柳河县| 神农架林区| 定陶县| 新沂市| 公安县| 玉龙| 宜丰县| 平乡县| 乾安县| 漾濞| 杭锦旗| 咸阳市| 嵊州市| 西盟| 阿合奇县| 新干县| 孝感市| 安西县| 纳雍县| 新闻| 彝良县| 隆昌县| 克什克腾旗| 自治县| 乳源| 连城县| 平顺县| 鸡泽县| 南澳县| 开封市| 巴中市| 荥阳市| 遂宁市| 台东市| 克什克腾旗| 大方县| 太和县| 张掖市| 修水县| 波密县| 凤山市| 利川市| 石门县| 梁平县| 娄底市| 彰武县| 光山县| 凌源市| 遂平县| 广河县| 怀远县| 宁津县| 安徽省| 巴青县| 奉节县| 新竹县| 团风县| 磐石市| 阿坝| 宜都市| 祁连县| 武城县| 日土县| 饶阳县| 武宣县| 甘南县| 富阳市| 武宁县| 黄梅县| 越西县| 合川市| 和政县| 桃园市| 元朗区| 蕲春县| 南召县| 江华| 花垣县| 瓮安县| 宜良县| 平陆县| 保山市| 高平市| 噶尔县| 东安县| 抚州市| 广宗县| 宜章县| 吉水县| 南城县| 分宜县| 平利县| 神农架林区| 大同市| 永济市| 永川市| 潢川县| 张家港市| 大理市| 平利县| 蒙山县| 会东县| 巴林左旗| 定安县| 元氏县| 洪雅县| 崇仁县| 合川市| 舒兰市| 扬中市| 平舆县| 昭平县| 黎平县| 冕宁县| 休宁县| 临泉县| 紫金县| 夏津县| 夏津县| 罗甸县| 理塘县| 建始县| 综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