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諸子百家 >> 圍爐夜話
·中華典籍·


圍爐夜話
 
《四庫全書》收錄

〔清〕王永彬 撰

  

《圍爐夜話》凡一卷 子夜星網站整理編校


  圍爐夜話,寒夜圍爐,田家婦子之樂也。顧篝燈坐對,或默默然無一言,或嘻嘻然言非所宜言,皆無所謂樂,不將虛此良夜乎?余識字農人也。歲晚務閑,家人聚處,相與燒煨山芋,心有所得,輒述諸口,
  命兒輩繕寫存之,題曰:圍爐夜話。但其中皆隨得隨錄,語無倫次且意淺辭蕪,多非信心之論,特以課家人消永夜耳,不足為外人道也。倘蒙有道君子惠而正之,則幸甚。

            ·咸豐甲寅二月既望,王永彬書于橋西館之一經堂。
  

  博學篤志,切問近思,此八字,是收放心的工夫。
  神閑氣靜,智深勇沉,此八字,是干大事的本領。

  薄族者,必無好兒孫。薄師者,必無佳子弟。吾所見亦多矣。
  恃力者,忽逢真敵手。恃勢者,忽逢大對頭。人所料不及也。

  飽暖,人所共羨,然使享一生飽暖,而氣昏志惰。豈足有為饑寒人所不甘?
  然必帶幾分饑寒,則神緊骨堅,乃能任事。

  賓入幕中,皆瀝膽披肝之士。
  客登座上,無焦頭爛額之人。

  不必于世事件件皆能,惟求與古人心心相印。

  不能縮頭者,且休縮頭?梢苑攀终,便須放手。

  不鏡于水而鏡于人,則吉兇可監也。
  不蹶于山而蹶于垤,則細微宜防也。

  不忮不求,可想見光明境界。
  勿忘勿助,是形容涵養工夫。

  不與人爭得失,惟求己有知能。

  卜筮以龜筮為重,故必龜從筮從,乃可言吉。
  若二者,有一不從,或二者俱不從,則宜其有兇無吉矣。
  乃洪范稽疑之篇,則于龜從筮逆者,仍曰作內吉。
  于龜筮共違于人者,仍曰用靜吉,是知吉兇在人,圣人之垂戒深矣。
  人誠能作內而不作外,用靜而不用作,循分守常,斯亦安往而不吉哉。

  把自己太看高了,便不能長進。
  把自己太看低了,便不能振興。

  貧賤非辱,貧賤而諂求于人者為辱。
  富貴非榮,富貴而利濟于世者為榮。

  貧無可奈,惟求儉。
  拙亦何妨,只要勤。

  潑婦之啼哭怒罵,伎倆耍亦無多;靜而鎮之,則自止矣。
  讒人之簸弄挑唆,情形雖若甚迫,淡而置之,則自消矣。

  莫大之禍,起于須臾之不忍,不可不謹。

  每見待子弟,嚴厲者,易至成德,姑息者,多有敗行,則父兄之教育所系也。
  又見有子弟,聰穎者,忽入下流,庸愚者,轉為上達,則父兄之培植所關也。

  每見勤苦之人,絕無癆疾。顯達之士多出寒門。
  此亦盈虛消長之機,自然之理也。

  謾夸富貴顯榮,功德文章,要可傳諸后世。
  任教聲名暄赫,人品心術,不能瞞過吏官。

  門戶之衰,總由于子孫之驕惰。
  風俗之壞,多起于富貴之淫奢。

  名利之不宜得者竟得之,福終為禍。
  困窮之最難耐者能耐之,苦定回甘。

  明犯國法,罪累豈能幸逃?白得人財,賠償還要加倍。

  父兄有善行,子弟學之或無不肖。
  父兄有惡行,子弟學之則無不肖。
  可知父兄教子弟,必證其身以率之,無庸徒事言詞也。
  君子無過行,小人嫉之亦不能容。
  可知君子處小人,必平其氣以待之,不可稍形激切也。

  富不肯讀書,貴不肯積德,錯過可惜也。
  少不肯事長,愚不肯親賢,不祥莫大焉。

  富貴易生禍端,必忠厚謙恭,才無大患。
  衣祿原有定數,必節儉簡省,乃可久延。

  富家慣習驕奢,最難教子。
  寒士欲謀生活,還是讀書。

  發達雖命定,亦由肯做工夫。
  福壽雖天生,還是多行陰騭。

  伐字從戈,矜字從矛,自伐自矜者,可為大戒。
  仁字從人,義字從我,講仁講義者,不必遠求。

  凡遇事物突來,必熟思審處,恐貽后悔。
  不幸家庭釁起,須忍讓曲全,勿失舊歡。

  凡事謹守規模,必不大錯。
  一生但足衣食,便稱小康。

  凡事勿徒委于人,必身體力行,方能有濟。
  凡事不可執于己,必廣思集益,乃罔后艱。

  凡人世險奇之事,決不可為;驗橹耀@其利,特偶然耳,不可視為常然也。
  可以為常者,必其平淡無奇,如耕田讀書之類是也。

  風俗日趨于奢淫,靡所底止,安得有敦古樸之君子,力挽江河。
  人心日喪其廉恥,漸至消亡,安得有講名節之大人,光爭日月。

  大丈夫處事,論是非不論禍福。
  士君子立言,貴平正尤貴精詳。

  打算精明,自謂得計,然敗祖父之家聲者,必此人也。
  樸實渾厚,初無甚奇,然培子孫之元氣者,必此人也。

  德澤太薄,家有好事,未必是好事。得意者,何可自矜?
  天道最公,人能苦心,斷不負苦心。為善者,須當自信。

  德足以感人,而以有德當大權,其感尤速。
  財足以累己,而以有財處亂世,其累尤深。

  淡中,交耐久。
  靜里,壽延長。

  但患我不肯濟人,休患我不能濟人。
  須使人不忍欺我,勿使人不敢欺我。

  但責己不責人,此遠怨之道也。
  但信己不信人,此取敗之由也。

  但作里中不可少之人,便為于世有濟。
  必使身后有可傳之事,方為此生不虛。

  待人宜寬,惟待子孫不可寬。
  行禮宜厚,惟行嫁娶不必厚。

  敵加于己,不得已而應之,謂之應兵,兵應者勝。利人土地,謂之貪兵,兵貪者敗。
  此魏相論兵語也。然豈獨用兵為然哉?凡人事之成敗,皆當作如是觀。

  地無馀利,人無馀力,是種田兩句要言。
  心不外馳,氣不外浮,是讀書兩句真訣。

  道本足于身,切實求來,則常若不足矣。
  境難足于心,盡行放下,則未有不足矣。

  讀書不下苦功,妄想顯榮,豈有此理?
  為人全無好處,欲邀福慶,從何得來?

  讀論語公子荊一章,富者可以為法。
  讀論語齊景公一章,貧者可以自興。

  讀書無論資性高低,但能勤學好問,凡事思一個所以然,自有義理貫通之日。
  立身不嫌家世貧賤,但能忠厚老成,所行無一毫茍且處,便為鄉黨仰望之人。

  東坡志林有云:
  人生耐貧賤易,耐富貴難;安勤苦易,安閑散難;忍疼易,忍癢難。
  能耐富貴、安閑散、忍癢者,必有道之士也。
  余謂如此精爽之論,足以發人深省,正可于朋友聚會時,述之以助清談。

  多記先正格言,胸中方有主宰。
  閑看他人行事,眼前即是規箴。

  敦厚之人,始可托大事,故安劉氏者,必絳侯也。
  謹慎之人,方能成大功,故興漢室者,必武侯也。

  天地生人,都有一個良心。茍喪此良心,則人去禽獸不遠矣。
  圣賢教人,總是一條正路。若舍此正路,則常行荊棘之中矣。

  天地無窮期,光陰則有窮期。去一日,便少一日。
  富貴有定數,學問則無定數。求一分,便得一分。

  天雖好生,亦難救求死之人。
  人能造福,即可邀悔禍之天。

  天下無憨人,豈可妄行欺詐?
  世上皆苦人,何能獨享安閑?

  天有風雨,人以宮室蔽之。
  地有山川,人以舟車通之。

  是人能補天地之闕也,而可無為乎?人有性理,天以五常賦之;人有形質,地以六谷養之。
  是天地且厚人之生也,而可自薄乎?圖功未晚,亡羊尚可補牢。虛慕無成,羨魚何如結網。

  桃實之肉暴于外,不自吝惜,人得取而食之。食之而種其核,猶饒生氣焉。此可見積善者有馀慶也。
  栗實之肉秘于內,深自防護,人乃破而食之。食之而棄其殼,絕無生理矣。此可知多藏者必厚亡也。

  念祖考創家基,不知風霜沭雨,受多少苦辛,才能足食足衣,以貽后世。
  為子孫計長久,除卻讀書耕田,恐別無生活,總期克勤克儉,毋負先人。

  能結交直道朋友,其人必有令名。
  肯親近耆德老成,其家必多善事。

  蓮朝開而暮合,至不能合,則將落矣。富貴而無收斂意者,尚其鑒之。
  草春榮而冬枯,至于極枯,則又生矣。困窮而有振興志者,亦如是也。

  浪子回頭,仍不慚為君子。
  貴人失足,便貽笑于庸人。

  魯如曾子,于道獨得其傳,可知資性不足限人也。
  貧如顏子,其樂不因以改,可知境遇不足困人也。

  論事,須真識見。
  做人,要好聲名。

  觀規模之大小,可以知事業之高卑。
  察德澤之淺深,可以知門祚之久暫。

  觀周公之不驕不吝,有才何可自矜?
  觀顏子之若無若虛,為學豈容自足?

  觀朱霞悟其明麗,觀白云悟其卷舒,觀山岳悟其靈奇,觀河海悟其浩瀚,則俯仰間皆文章也。
  對綠竹得其虛心,對黃華得其晚節,對松柏得其本性,對芝蘭得其幽芳,則游覽處皆師友也。

  耕讀固是良謀,必工課無荒,乃能成其業。
  仕宦雖稱顯貴,若官箴有玷,亦未見其榮。

  耕所以養生,讀所以明道,此耕讀之本原也,而后世乃假以謀富貴矣。
  衣取其蔽體,食取其充饑,此衣食之實用也,而時人乃藉以逞豪奢矣。

  古今有為之士,皆不輕為之士。
  鄉黨好事之人,必非曉事之人。

  古之克孝者多矣,獨稱虞舜為大孝,蓋能為其難也。
  古之有才者眾矣,獨稱周公為美才,蓋能本于德也。

  古人比父子為橋梓,比兄弟為花萼,比朋友為芝蘭。敦倫者,當即物窮理也。
  今人稱諸生曰秀才,稱貢生曰明經,稱舉人曰孝廉。為士者,當顧名思義也。

  郭林宗為人倫之鑒,多在細微處留心。
  王彥方化鄉里之風,是從德義中立腳。

  甘受人欺,定非懦弱。
  自謂予智,終是糊涂。

  孔子何以惡鄉愿,只為他似忠似廉,無非假面孔。
  孔子何以棄鄙夫,只因他患得患失,盡是俗心腸。

  看書,須放開眼孔。
  做人,要立定腳根。

  陶侃運甓官齋,其精勤可企而及也。
  謝安圍棋別墅,其鎮定非學而能也。

  肯救人坑坎中,便是活菩薩。
  能脫身牢籠外,便是大英雄。

  和平處事,勿矯俗以為高。
  正直居心,勿機關以為智。

  和氣迎人,平情應物。
  抗心希古,藏器待時。

  和為祥氣,驕為衰氣,相人者,不難以一望而知。
  善是吉星,惡是兇星,推命者,豈必因五行而定。

  何謂享福之人?能讀書者便是。
  何謂創家之人?能教子者便是。

  何者為益友?凡事肯規我之過者是也。
  何者為小人?凡事必徇己之私者是也。

  濟世雖乏貲財,而存心方便,即稱長者。
  生資雖少智慧,而慮事精詳,即是能人。

  積善之家必有馀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馀殃,可知積善以遺子孫,其謀甚遠也。
  賢而多財則損其志,愚蠢而多財則益其過,可知積財以遺子孫,其害無窮也。

  見小利,不能立大功。
  存私心,不能謀公事。

  見人行善,多方贊成。見人過舉,多方提醒。此長者待人之道也。
  聞人譽言,加意奮勉,聞人謗語,加意警惕。此君子修己之功也。

  敬他人,即是敬自己。
  靠自己,勝于靠他人。

  家之富厚者,積田產以遺子孫,子孫未必能保。不如廣積陰功,使天眷其德,或可少延。
  家之貧窮者,謀奔走以給衣食,衣食未必能充。何若自謀本業,知民生在勤,定當有濟。

  家之長幼,皆倚賴于我,我亦嘗體其情否也。
  士之衣食,皆取資于人,人亦曾受其益否也。

  家縱貧寒,也須留讀書種子。
  人雖富貴,不可忘力穡艱辛。

  交朋友增體面,不如交朋友益身心。
  教子弟求顯榮,不如教子弟立品行。

  教弟子于幼時,便應有正大光明氣象。
  檢身心于平日,不可無憂勤惕厲工夫。

  教小兒宜嚴,嚴氣足以平躁氣。
  待小人宜敬,敬心可以化邪心。

  儉可養廉,覺茅舍竹籬,自饒清趣。
  靜能生悟,即鳥啼花落,都是化機。

  進食需箸,而箸亦只隨其操縱所使,于此可悟用人之方。
  作書需筆,而筆不能必其字畫之工,于此可悟求己之理。

  講大經綸,只是落落實實。
  有真學問,決不怪怪奇奇。

  謹守父兄教條,沉實謙恭,便是醇潛子弟。
  不改祖宗成法,忠厚勤儉,定為悠久人家。

  居易俟命,見危授命。言命者,總不外順受其正。
  木訥近仁,巧令鮮仁。求仁者,即可知從入之方。

  君子存心但憑忠信,而婦孺皆敬之如神,所以君子落得為君子。
  小人處世盡設機關,而鄉黨皆避之若鬼,所以小人枉做了小人。

  君子以名教為樂,豈如稽阮之逾閑。
  圣人以悲憫為心,不取沮溺之忘世。

  齊家先修身,言行不可不慎。
  讀書在明理,識見不可不高。

  氣性不和平,則文章事功,俱無足取。
  語言多矯飾,則人品心術,盡屬可疑。

  氣性乖張,多是夭亡之子。
  語言深刻,終為福薄之人。

  求備之心,可用之以修身,不可用之以接物。
  知足之心,可用之以處境,不可用之以讀書。

  求個良心──管我。
  留些馀地──處人。

  錢能福人,亦能禍人,有錢者不可不知。
  藥能生人,亦能殺人,用藥者不可不慎。

  權勢之徒,雖至親亦作威福,豈知煙云過眼,已立見其消亡。
  奸邪之輩,即平地亦起風波,豈知神鬼有靈,不肯聽其顛倒。

  清貧,乃讀書人順境。
  節儉,即種田人豐年。

  習讀書之業,便當知讀書之樂。
  存為善之心,不必邀為善之名。

  孝子忠臣,是天地正氣所鍾,鬼神亦為之呵護。
  圣經賢傳,乃古今命脈所系,人物悉賴以裁成。

  行善濟人,人遂得以安全,即在我亦為快意。
  逞奸謀事,事難必其穩便,可惜他徒自壞心。

  性情執拗之人,不可與謀事也。
  機趣流通之士,始可與言文也。

  小心謹慎者,必善其后,惕則無咎也。
  高自位置者,難保其終,亢則有悔也。

  心靜則明,水止乃能照物。
  品超斯遠,云飛而不礙空。

  心能辨是非,處事方能決斷。
  人不忘廉恥,立身自不卑污。

  兄弟相師友,天倫之樂莫大焉。
  閨門若朝廷,家法之嚴可知也。

  知道自家是何等身分,則不敢虛驕矣。
  想到他日是那樣下場,則可以發憤矣。

  知過能改,便是圣人之徒。
  惡惡太嚴,終為君子之病。

  能知往日所行之非,則學日進矣。
  見世人之可取者多,則德日進矣。

  志不可不高,志不高,則同流合污,無足有為矣。
  心不可太大,心太大,則舍近圖遠,難期有成矣。

  治術本乎儒術者,念念皆仁厚也。
  今人不及古人者,事事皆虛浮也。

  忠實而無才,尚可立功,心志專壹也。
  忠實而無識,必至僨事,意見多偏也。

  忠有愚忠,孝有愚孝,可知忠孝二字不是伶俐人做得來。
  仁有假仁,義有假義,可知仁義二途不無奸險人藏其內。

  種田人,改習廛市生涯,定為敗路。
  讀書人,甘與衙門詞訟,便入下流。

  正己,為率人之本。
  守成,念創業之艱。

  正而過則迂,直而過則拙,故迂拙之人,猶不失為正直。
  高或入于虛,華或入于浮,而虛浮之士,究難指為高華。

  粗糲能甘,必是有為之士。
  紛華不染,方稱杰出之人。

  處境太求好,必有不好事出來。
  學藝怕刻苦,還有受苦時在后。

  處世,以忠厚人為法。
  傳家,得勤儉意便佳。

  處事,要代人作想。
  讀書,須切己用功。

  處事要寬平,而不可有松散之弊。
  持身貴嚴厲,而不可有激切之形。

  處事有何定憑,但求此心過得去。
  立業無論大小,總要此身做得來。

  愁煩中具瀟灑襟懷,滿抱皆春風和氣。
  昧暗處見光明世界,此心即白日青天。

  川學海而至海,故謀道者,不可有止心。
  莠非苗而似苗,故窮理者,不可無真見。

  常人突遭禍患,可決其再興,心動于警惕也。
  大家漸及消亡,難期其復振,勢成于因循也。

  常存仁孝心,則天下凡不可為者,皆不忍為,所以孝居百行之先。
  一起邪淫念,則生平極不欲為者,皆不難為,所以淫是萬惡之首。

  常思某人境界不及我,某人命運不及我,則可以自足矣。
  常思某人德業勝于我,某人學問勝于我,則可以自慚矣。

  成大事功,全仗著赤心斗膽。
  有真氣節,才算得鐵面銅頭。

  成就人才,即是栽培子弟。
  暴殄天物,自應折磨兒孫。

  程子教人以靜,朱子教人以敬:
  靜者,心不妄動之謂也。
  敬者,心常惺惺之謂也。又況靜能延壽,敬則日強。

  為學之功在是,養生之道亦在是。
  靜敬之益人大矣哉,學者可不務乎?

  世風之狡詐多端,到底忠厚人顛撲不破。
  末俗以繁華相向,終覺冷淡處趣味彌長。

  世之言樂者,但曰讀書樂、田家樂?芍獎毡緲I者,其境常安。
  古之言憂者,必曰天下憂、廊廟憂?芍敶笕握,其心良苦。

  士,必以詩書為性命。
  人,須從孝悌立根基。

  士既知學,還恐學而無恒。
  人不患貪,只要貧而有志。

  事但觀其已然,便可知其未然。
  人必盡其當然,乃可聽其自然。

  事當難處之時,只讓退一步,便容易處矣。
  功到將成之候,若放松一著,便不能成矣。

  勢利人裝腔做調,都只在體面上鋪張,可知其百為皆假。
  虛浮人指東畫西,全不向身心內打算,定卜其一事無成。

  十分不耐煩,乃為人大病。
  一昧學吃虧,是處事良方。

  數雖有定,而君子但求其理,理既得,數亦難違。
  變固宜防,而君子但守其常,常無失,變亦能御。

  奢侈足以敗家,慳吝亦足以敗家。奢侈之敗家,猶出常情,而慳吝之敗家,必遭奇禍。
  庸愚足以覆事,精明亦足以覆事。庸愚之覆事,猶為小咎,而精明之覆事,必見大兇。

  舍不得錢,不能為義士。
  舍不得命,不能為忠臣。

  守分安貧,何等清閑,而好事者,偏自尋煩惱。
  持盈保泰,總須忍讓,而恃強者,乃自取滅亡。

  守身必嚴謹,凡足以戕吾身者,宜戒之。
  養心須淡泊,凡足以累吾心者,勿為也。

  守身不敢妄為,恐貽羞于父母。
  創業還須深慮,恐貽害于子孫。

  善謀生者,但令長幼內外,勤修恒業而不必富其家。
  善處事者,但就是非可否,審定章程而不必利于己。

  山水,是文章化境。
  煙云,乃富貴幻形。

  身不饑寒,天未嘗負我。
  學無長進,我何以對天?

  神傳于目,而目則有胞,閉之可以養神也。
  禍出于口,而口則有唇,闔之可以防禍也。

  生資之高在忠信,非關機巧。
  學業之美于德行,不僅文章。

  盛衰之機,雖關氣運,而有心者,必責諸人謀。
  性命之理,固極精微,而講學者,必求其實用。

  儒者多文為富,其文非時文也。
  君子疾名不稱,其名非科名也。

  人品之不高,總為一利字看不破。
  學業之不進,總為一懶字丟不開。

  人犯一茍字,便不能振。
  人犯一俗字,便不可醫。

  人得一知己,須對知己而無慚。
  士既多讀書,必求讀書而有用。

  人皆欲貴也,請問一官到手,怎樣施行?
  人皆欲富也,且問萬貫纏腰,如何布置?

  人皆欲會說話,蘇秦乃因會說話而殺身。
  人皆欲多積財,石崇乃因多積財而喪命。

  人之生也直,人茍欲生,必全其直。
  貧者士之常,士不安貧,乃反其常。

  人之足傳,在有德,不在有位。
  世所相信,在能行,不在能言。

  人知佛老為異端,不知凡背乎經常者,皆異端也。
  人知楊默為邪說,不知凡涉于虛誕者,皆邪說也。

  人生不可安閑,有恒業,才足收放心。
  日用必須簡省。杜奢端,即以昭儉德。

  人生境遇無常,須自謀一吃飯本領。
  人生光陰易逝,要早定一成器日期。

  人雖無艱難之時,要不可忘艱難之境。
  世雖有僥幸之事,斷不可存僥幸之心。

  人心統耳目官骸,而于百體為君,必隨處見神明之宰。
  人面合眉眼鼻口,以成一字曰苦,知終身無安逸之時。

  人稱我善良,則喜。稱我兇惡,則怒。此可見兇惡非美名也,即當立志為善良。
  我見人醇謹,則愛。見人浮躁,則惡。此可見浮躁非佳士也,何不反身為醇謹。

  自奉,必減幾分方好。
  處世,能退一步為高。

  自己所行之是非,尚不能知,安望知人。
  古人以往之得失,且不必論,但須論己。

  自家富貴不著意里,人家富貴不著眼里,此是何等胸襟!
  古人忠孝不離心頭,今人忠孝不離口頭,此是何等志量!

  自虞廷立五倫為教,然后天下有大經。
  自紫陽集四子成書,然后天下有正學。

  子弟天性未漓,教易入也,則體孔子之言以勞之,勿溺愛以長其自肆之心。
  子弟天性已壞,教難行也,則守孟子之言以養之,勿輕棄以絕其自新之路。

  紫陽補大學格致之章,恐人誤入虛無,而必使之即物窮理,所以維正教也。
  陽明取孟子良知之說,恐人徒事記誦,而必使之反己省心,所以救末流也。

  作善降祥,不善降殃,可見塵世之間,已分天堂地獄。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可知庸愚之輩,不隔圣域賢關。

  最不幸者,為勢家女作翁姑。
  最難處者,為富家兒作師友。

  財不患其不得,患財得而不能善用其財。
  祿不患其不來,患祿來而不能無愧其祿。

  才覺已有不是,便決意改圖,此立志為君子也。
  明知人議其非,偏肆行無忌,此甘心為小人也。

  在世無過百年,總要作好人、存好心,留個后代榜樣。
  謀生各有恒業,那得管閑事、說閑話,荒我正經工夫。

  存科名之心者,未必有琴書之樂。
  講性命之學者,不可無經濟之才。

  聰明勿使外散,古人有纊以塞耳,旒以蔽目者矣。
  耕讀何妨兼營,古人有出而負耒,入而橫經者矣。

  縱容子孫偷安,其后必至耽酒色而敗門庭。
  專教子孫謀利,其后必至爭貲財而傷骨肉。

  夙夜所為,得無抱慚于裘影。
  光陰已逝,尚期收效于桑榆。

  矮板凳,且坐著。
  好光陰,莫錯過。

  偶緣為善受累,遂無意為善,是因哽廢食也。
  明識有過當規,卻諱言有過,是護疾忌醫也。

  耳目口鼻,皆無知識之輩,全靠著心作主人。
  身體發膚,總有毀壞之時,要留個名稱后世。

  一信字是立身之本,所以人不可無也。
  一恕字是接物之要,所以終身可行也。

  一室閑居,必常懷振卓心,才有生氣。
  同人聚處,須多說切直話,方見古風。

  一生快活,皆庸福。
  萬種艱辛,出偉人。

  一言足以招大禍,故古人守口如瓶,惟恐其覆墜也。
  一行足以玷終身,故古人飭躬若璧,惟恐有瑕疵也。

  以漢高祖之英明,知呂后必殺戚姬,而不能救止,蓋其禍已成也。
  以陶朱公之智計,知長男必殺仲子,而不能保全,殆其罪難宥乎。

  以直道教人,人即不從,而自反無愧,切勿曲以求榮也。
  以誠心待人,人或不諒,而歷久自明,不必急于求白也。

  義之中有利,而尚義之君子,初非計及于利也。
  利之中有害,而趨利之小人,并不顧其為害也。

  意趣清高,利祿不能動也。
  志量遠大,富貴不能淫也。

  “憂先于事,故能無憂,事至而憂無救于事!
  此唐使李絳語也。其警人之意深矣,可書以揭諸座右。

  堯舜大圣,而生朱均。瞽鯀之愚,而生舜禹。揆以馀慶殃之理,似覺難憑。
  然堯舜之圣,初未嘗因朱均而減。瞽鯀之愚,亦不能因舜禹而掩。所以人貴自立也。

  有不可及之志,必有不可及之功。
  有不忍言之心,必有不忍言之禍。

  有真性情,須有真涵養。
  有大識見,乃有大文章。

  有守雖無所展布,而其節不撓,故與有猷有為而并重。
  立言即未經起行,而于人有益,故與立功立德而并傳。

  有生資,不加學力,氣質究難化也。
  慎大德,不矜細行,形跡終可疑也。

  有才必韜藏,如渾金璞玉,黯然而日章也。
  為學無間斷,如流水行云,日進而不已也。

  友以成德也,人而無友,則孤陋寡聞,德不能成矣。
  學以愈愚也,人而不學,則昏昧無知,愚不能愈矣。

  言不可盡信,必揆諸理。
  事未可遽行,必問諸心。

  嚴近乎矜,然嚴是正氣,矜是乖氣,故持身貴嚴而不可矜。
  謙似乎諂,然謙是虛心,諂是媚心。故處世貴謙而不可諂。

  顏子之不校,孟子之自反,是賢人處橫逆之方。
  子貢之無諂,原思之坐弦,是賢人守貧窮之法。

  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然人欲既勝,天理或亡。
  故有道之士,必使飲食有節,男女有別。

  隱微之衍,即干憲典,所以君子懷刑也。
  技藝之末,無益身心,所以君子務本也。

  無論作何等人,總不可有勢利氣。
  無論習何等業,總不可有粗浮心。

  無執滯心,才是通方士。
  有做作氣,便非本色人。

  無財非貧,無學乃為貧。無位非賤,無恥乃為賤。
  無年非夭,無述乃為夭。無子非孤,無德乃為孤。

  誤用聰明,何若一生守拙。
  濫交朋友,不如終日讀書。

  伍子胥報父兄之仇而郢都滅,申包胥救君上之難而楚國存,可知人心足恃也。
  秦始皇滅東周之歲而劉季生,梁武帝滅南齊之年而侯景降,可知天道好還也。

  為學,不外靜敬二字。
  教人,先去驕惰二字。

  為鄉鄰解紛爭,使得和好如初,即化人之事也。
  為世俗談因果,使知報應不爽,亦勸善之方也。

  為善之端無盡,只講一讓字,便人人可行。
  立身之道何窮,只得一敬字,便事事皆整。

  為人循矩度,而不見精神,則登場之傀儡也。
  作事守章程,而不知權變,則依樣之葫蘆也。

  文行忠信,孝悌恭敬,孔子立教之目也,今惟教以文而已。
  志道據德,依仁游藝,孔門為學之序也,今但學其藝而已。

  穩當話,卻是平常話,所以聽穩當話者不多。
  本分人,即是快活人,無奈做本分人者甚少。

  王者不令人放生,而無故卻不殺生,則物命可惜也。
  圣人不責人無過,惟多方誘之改過,庶人心可回也。

  與朋友交游,須將他好處留心學來,方能受益。
  對圣賢言語,必要我平時照樣行去,才算讀書。

  與其使鄉黨有譽言,不如令鄉黨無怨言。
  與其為子孫謀產業,不如教子孫習恒業。

  遇老成人,便肯殷殷求教,則向善必篤也。
  聽切實話,覺得津津有味,則進德可期也。

  余最愛草廬日錄有句云:
  “澹如秋水貧中味,和若春風靜后功!弊x之覺矜平躁釋,意味深長。

  欲利己,便是害己。
  肯下人,終能上人。

  用功于內者,必于外無所求。
  飾美于外者,必其中無所有。


【《圍爐夜話》篇終】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12博手机网址 华安县| 沐川县| 祁阳县| 玉环县| 巴东县| 桂平市| 雷山县| 安义县| 社旗县| 中牟县| 乾安县| 大庆市| 集贤县| 江都市| 河东区| 凤翔县| 夏邑县| 周口市| 武穴市| 读书| 灵武市| 肇州县| 襄垣县| 阳城县| 奇台县| 瓦房店市| 育儿| 凯里市| 合阳县| 巴南区| 新营市| 吉水县| 镇康县| 扎赉特旗| 辽源市| 韶山市| 宁乡县| 闽清县| 玉山县| 滦平县| 铜梁县| 临安市| 绵阳市| 手游| 车险| 嘉峪关市| 济南市| 海丰县| 郧西县| 建德市| 通榆县| 绥中县| 龙里县| 孝昌县| 彭山县| 新竹县| 宝丰县| 阳东县| 子长县| 洞头县| 砚山县| 汕头市| 大姚县| 阿克陶县| 五华县| 金溪县| 凤凰县| 宝应县| 昆山市| 札达县| 雷州市| 苏州市| 察隅县| 启东市| 来凤县| 大渡口区| 延长县| 南和县| 巨野县| 札达县| 株洲市| 石阡县| 金川县| 沅江市| 澄江县| 嘉峪关市| 中卫市| 江孜县| 体育| 日喀则市| 哈巴河县| 芦溪县| 永新县| 湘西| 富阳市| 河津市| 谢通门县| 鹤庆县| 安康市| 大悟县| 荆州市| 化州市| 大理市| 泾源县| 内丘县| 西乌| 施甸县| 留坝县| 嘉祥县| 城固县| 阿鲁科尔沁旗| 和田市| 五台县| 犍为县| 荃湾区| 温宿县| 肥东县| 武定县| 邓州市| 北宁市| 恩施市| 育儿| 乡宁县| 丽水市| 上饶县| 阆中市| 桦南县| 靖江市| 石林| 安阳县| 镇沅| 福鼎市| 福泉市| 汝州市| 图木舒克市| 巨鹿县| 嵩明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