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大千世界 >> 畫家摔傷昏迷4天 10只黑天鵝輪番守護
  

  

畫家摔傷昏迷4天 10只黑天鵝輪番守護

 

原載:新華網 2014.12.24 子夜星網站整理編輯
  

  

  最近兩年,老王遇到了一個讓他頭疼的問題,并且一直無法解決。昨日,老王撥打重慶晚報24小時新聞熱線966988:“這兩年里,黑天鵝的孵化率越來越低,希望有專家為我支招。”。

  

 
  4萬元 救下11只黑天鵝

  北碚區施家梁獅子村一處院壩,是王國華一家人和10只黑天鵝的家。昨日,重慶晚報記者抵達老王住處時,首先迎接記者的,是老王家的兩只土狗和一對黑天鵝。

  見到有生人進門,黑天鵝伸長脖子,張開雙翅對記者撲打。“來者是客,要懂禮貌!”王國華一邊用手撫摸黑天鵝,一邊把記者讓進門。此時,這對黑天鵝低下頭,不再對記者不友好,而是跟在老王的身后小聲“咕咕”了幾聲。

  “它們就像小孩,但是絕對是一根筋。”王國華愛撫地摸著他身后的黑天鵝說:“對生人,或者它們不喜歡的人,無論你對它們有多好,它們都不會對你有絲毫好感。”

  在王國華家院壩,有10只黑天鵝。記者看到,無論王國華走到哪里,這些黑天鵝看到他靠近,都會一搖一擺湊上前,伸長脖子對他“咕咕”地叫。這樣的親密感和信任感,王國華說,不僅是有20年的時間因素,也許還因為他是黑天鵝的救命恩人。

  王國華說,20年前,他到緬甸旅游,在中緬交界的一個村子里休息吃飯時,看到有人要宰殺黑天鵝。

  “當時它們很小,全身的毛是麻灰色,長得有些像老鷹。我一直都喜歡鳥類,就上前阻止那個攤販。”王國華說,詢問中他得知這些鳥是野生黑天鵝,即使是雛鳥,售價也在4000元一只。

  “4000元不是小數目,但是我不救它們,它們就是死路一條。”王國華為重慶晚報記者拿出自己制作的幾塊銹跡斑斑的鐵牌子,上面寫著保護鳥類的字跡。“以前我就在嘉陵江附近保護鳥,還坐船去喂鳥。鳥象征著自由和自然,我們保護它們,也是在保護我們的子孫。”

  王國華說,當時那個攤販已經殺了1只。“看到這些小家伙驚恐的眼神,我很難過。雖然我只是個教人畫畫的老師,錢也不多,但是當時一股熱血,花了4萬元救下11只。”

  昏迷4天 黑天鵝輪流守候

  11只黑天鵝,其中1只在運輸過程中死去,剩下的10只成為了老王的心頭肉。為了合法養殖它們,老王辦理了《重慶市陸生野生動物馴養繁殖許可證》和相關的經營許可證,“我就想給它們一個安全的家,不讓它們再次成為人們的盤中餐。”老王說。

  老王說,現在的10只黑天鵝中,有7只是他20年前救下的,其余3只是他為了避免近親配種,在2004年和其他養殖廠換的。“養了20年,它們早就把我當成親人啦。”老王摸了摸跟在他身后的黑天鵝說:“天鵝長大后,領地意識很強,為了合理管理,我把家里的池塘劃分區域。”

  每天天不亮,黑天鵝就會跟老王問早。“它們用嘴敲門,‘咕咕’地大聲叫喊,如果我一直不回答,它們就會跳起來啄窗子。”老王笑著說,無論他走到哪里,他的身后總會跟著天鵝。

  這些黑天鵝不但每天給老王一家人提供叫早服務,老王說,它們在自己生病時還能做到不離不棄。

  老王退休前是沙坪壩區楊公橋無線電廠子弟校繪畫老師,如今是重慶老年美術協會會員。他把住家的地方命名為油畫村,有些學生會到老王家學畫畫。“有天我爬上木梯,修畫室上方的一處漏雨點,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摔下來,腦后門著地,當場昏迷了。”老王說,當時畫室只有他一個人,他醒來后躺在床上,第一眼見到的不是家人,是守在他身邊的黑天鵝。

  “后來我才知道,我摔倒后,我教的學生看到了,學生去喊我老婆。”老王嘆口氣:“我昏迷了4天才醒來,老婆告訴我,4天里,這幾只鵝不分晝夜輪流來守候我,趕都趕不走。直到我痊愈后,下了床,它們才沒有每天守著我睡覺。”

  天鵝當子 成為他作畫靈感

  每只黑天鵝雖然外形相似,但是老王卻能準確地區分它們。

  “這是乖乖,又叫萬人迷,這只母鵝無論走到哪里,其他鵝都不會和它發生矛盾。這叫白忙,它產下的蛋沒有一只孵化成功。還有這只笨笨,走稍微有點不平的路,它都會摔倒……”老王就像細說自己的兒女一樣,親昵地叫著這些鵝的名字。

  老王說,最初把天鵝運回家時,他沒有一點養鵝的常識。這些年里,老王買了10多本養鵝的書籍。2005年左右,他還到江蘇省一家大型養殖基地學習。老王還買下了兩個專業孵化箱給天鵝孵蛋。

  “這些年前后花了10多萬元,每個月的開銷是1500元左右,家里人有時候把它們叫賠錢貨,但是我把它們當自己的孩子。”在老王的臥室里,還有幾枚用電熱毯包裹的天鵝蛋,老王每隔3小時就給這些蛋翻身。新孵化出來的天鵝,長到3個月大以前,為了不讓它們凍死,每晚老王都陪著它們睡覺。他說,孵出來的小天鵝要么送人要么賣掉了,但這10只天鵝一直養著。

  在老王的畫室里,記者看到他為天鵝作的畫。“我本來想把這里建成油畫村,成為一個大家能學習交流的地方,現在卻成了10只黑天鵝的天下。”老王說,對天鵝日積月累的觀察,讓他畫出來的鵝有了神。“一些朋友看了我畫的天鵝,都把畫拿走了。我作畫的時候,這些天鵝一動不動幾個小時陪著我,它們陪在我身邊,也能讓我的畫有生機。”

  與妻爭執 黑天鵝為他幫腔

  老王的妻子戚蘭英今年59歲,她告訴記者,20年前,老王從刀下救了這些黑天鵝后,直接往家里運,“4萬元,不是小數目,而且養天鵝非常耗費精力。我們365天,不能出去干一點自己的事,離開1天,這些天鵝就會沒吃的。我勸過他放棄養天鵝,但是他無論如何都不肯。”戚蘭英說:“20年了,這些天鵝把他看做是父親,你說他哪里舍得?”

  戚蘭英說,如果她和丈夫發生爭執,這些天鵝絕對是幫丈夫。“它們會輕輕啄我,有的還會沖我叫。天鵝就是這樣死腦筋,我即使天天喂它們,它們也不一定領情,還是跟我丈夫最親熱。”

  戚蘭英說:“不過,養這些天鵝,確實給我和我的家人帶來了快樂,如果我超過兩天沒回家,再看見我的時候,這些鵝也會跟著我到處走。我們的孩子常年不在家,這些天鵝也算是我們的伴了。”

  王國華說,這兩年,黑天鵝的孵化率越來越低,他卻找不到原因。“天鵝每年產兩次蛋,一次7只左右,以前存活率是80%,現在不到20%,希望有專家為我支招。”

  天鵝護主是天性

  重慶動物園鳥類專家匡高翔表示,黑天鵝看家護院,攻擊陌生人,對家人盡職看守,看到主人發生危險后的表現,例如日夜守候在主人床邊,是它們的天性。“鵝一旦與人建立了良好的關系,并充分信任人,看家護院的本領、忠心護主的表現一點也不比狗差。”匡高翔表示,天鵝的智商僅低于鸚鵡,是鳥類中高智商種類。

  “很多人不理解,一些動物沒有經過馴化,為什么還能有護主的表現。”匡高翔說,與人相處時間久了,很多動物都會不同程度地表現出與人的互動。

  老王飼養的天鵝,孵化率越來越低,匡高翔認為問題很可能出在公鵝上。“鵝的壽命一般在20年到25年左右,也有例外,例如前段時間報道一只天鵝活到了40歲。” 匡高翔說,20歲的天鵝,母鵝還有繁殖能力,但是公鵝的精子活力已經衰竭。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12博手机网址 监利县| 浠水县| 和平县| 读书| 延吉市| 湘潭县| 林周县| 合山市| 黄大仙区| 正蓝旗| 鹰潭市| 常熟市| 扶绥县| 武清区| 佛学| 蒙自县| 西和县| 鄂托克前旗| 科尔| 泸水县| 新乐市| 稷山县| 连南| 阿城市| 大荔县| 盐山县| 利川市| 北京市| 陈巴尔虎旗| 慈溪市| 上杭县| 错那县| 手游| 新巴尔虎左旗| 台江县| 婺源县| 葫芦岛市| 汉沽区| 定边县| 醴陵市| 上犹县| 犍为县| 墨竹工卡县| 扶余县| 将乐县| 双辽市| 华坪县| 惠州市| 攀枝花市| 张家界市| 重庆市| 凯里市| 盐池县| 台前县| 甘泉县| 文山县| 巴林右旗| 务川| 和田市| 团风县| 佛山市| 潍坊市| 满洲里市| 拉孜县| 隆林| 张北县| 开封县| 西乌珠穆沁旗| 南丰县| 台山市| 棋牌| 同仁县| 汉沽区| 青神县| 浮山县| 越西县| 屏东市| 建德市| 游戏| 剑河县| 崇仁县| 绥滨县| 玉田县| 福鼎市| 台北市| 二连浩特市| 郁南县| 三亚市| 清苑县| 苍山县| 肇东市| 奈曼旗| 肇州县| 来凤县| 陆良县| 沾化县| 鲁山县| 雷山县| 满洲里市| 永丰县| 衡阳县| 淮滨县| 塔城市| 吉木萨尔县| 桂平市| 玉屏| 西昌市| 罗江县| 峨眉山市| 仙桃市| 阜新市| 永胜县| 白银市| 开鲁县| 万安县| 灵武市| 陆川县| 基隆市| 右玉县| 长顺县| 交口县| 寿光市| 区。| 赤峰市| 阿城市| 西乌珠穆沁旗| 江安县| 应用必备| 天镇县| 黄浦区| 海口市| 大同市| 三穗县| 厦门市| 西宁市| 桑日县| 枞阳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