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歷史薦讀 >> 葫蘆島1946·百萬日本僑俘大遣返

 
  
        

葫蘆島1946·百萬日本僑俘大遣返

 

文/徐訊 子夜星網站整理編輯 2013年09月03日
 

  【編語】移民,是日本侵華國策的重要補充。由20世紀初開始的此后40多年間,日本有組織、分批次地向中國東北地區大規模移民。通過移民大量掠奪土地礦產資源,壟斷市場,遏制中國民族工商業的發展,同時為著馴化中國人成為大日本帝國奴隸之目的。這種蓄意的移民行動成為戰后近200萬日本僑民滯留中國的肇始。日本戰敗投降后,日本政府采取了將移民丟下不管的“棄民政策”,居住在東北各地的日本移民四處潰逃,朝不保夕。是后來的中國與同盟國的遣返行動,使這些掙扎在死亡線上的日本難民得以生還故里。1946年5月7日始,此后三年,僅從當時鮮為人知的葫蘆島小港,就有超過105萬日本僑民和戰俘被遣返回國。此文概要地敘述了戰后日本難民的狀況以及遣返期間的部分情節,有望兩國人民都牢記歷史,絕不讓歷史的悲劇重演。

   
  葫蘆島,一座原本尋常的小城,卻因一段特殊的經歷而被載入史冊。發生在1946年的“葫蘆島百萬日僑俘大遣返”,充分展示了中國人民的博大胸懷,昭示了中華民族愛好和平、維護和平的良好愿望。然而,由于種種原因,這一歷史事件一直鮮為人知,那些珍貴的歷史遺跡正逐漸消逝湮沒……

  適逢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和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本報記者專程前往葫蘆島,尋訪人們記憶深處的那段歷史。

  葫蘆島,中國遼寧省西部一座美麗的海濱城市,很難想象,在這座幽雅的小城里,59年前曾上演過何等震撼人心的滄桑一幕。

  1994年,一位名叫國弘威雄的日本作家來到這里,要根據自己以及100多萬與他有著相似經歷的日本僑民的親身經歷,拍攝一部表現葫蘆島百萬日本僑俘大遣返的紀錄片。身為作家,他認為自己有責任把這段歷史告訴后人,讓人們永遠銘記歷史的教訓,遠離戰爭,珍視和平。

  國弘威雄的尋訪,重新喚起了人們對往事的回憶。

  開拓團──日本的殖民之路

  中國東北,土地肥沃,物產豐富,日本帝國主義者對這里一直懷著覬覦之心。1894年,日本悍然發動戰爭,迫使清政府簽訂了屈辱的《馬關條約》,將遼東半島割讓給日本。后來,日本與沙俄為重新分割中國東北,在中國的土地上進行了長達一年半的廝殺,史稱“日俄戰爭”。1905年9月,俄國戰敗,被迫簽訂《樸茨茅斯和約》。日本從沙俄手中攫取了中國東北旅(順)大(連)地區的租借權和從長春到旅順的鐵路及附屬地。為了加強殖民統治和進一步擴大侵略,日本統治集團提出“滿洲移民論”,并開始有計劃地向“關東州”(今旅順、大連地區)殖民地和“滿鐵(長春至旅順間的鐵路)附屬地”移民。

  1931年9月18日晚,日本關東軍命令它的“守備隊”炸毀了位于沈陽附近柳條湖的南滿鐵路的一段路軌,誣稱中國軍隊所為,并以此為借口,突然向沈陽北大營中國駐軍進攻,這就是“九一八”事變。在國民黨軍隊奉命“絕對不得抵抗”的情況下,日軍于9月19日占領沈陽,隨后分兵侵占吉林、黑龍江。1932年1月,東北三省全部淪陷。其后,為了實現其永久占領東北的野心,日本不斷擴大其在中國東北的移民規模,還成立了專門負責向中國東北移民的管理機構。這些移民,被稱為“開拓團”。

  日本帝國主義打著“開發”、“開拓”的旗號推行移民政策,強占土地,掠奪資源,給東北人民帶來深重的災難。他們所耕種的農田,都是以武力從中國農民手中強奪的。在這些日本移民村落建立的同時,是中國百姓被趕出家園,流離失所。

  然而,日本侵略者瘋狂的殖民統治,伴隨著1945年8月15日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宣告勝利而終結。日本戰敗后,在中國東北的日本移民淪落為難民,一度陷于極為艱難的境地。他們成為日后被遣返的主要對象。

  石頭村──永遠難忘的記憶

  為盡快結束世界反法西斯戰爭,1945年8月8日,根據波茨坦會議公告,蘇聯對日宣戰。8月9日,百萬蘇聯紅軍向駐守在中國東北的日本關東軍發起進攻。與此同時,中國軍隊也在其他戰場向日本侵略者發起全面反攻。

  東北抗日戰場上,在蘇軍怒濤般的進攻下,日本關東軍苦心經營十幾年的堅強工事僅僅三天便被全面摧毀。隨著日軍的潰敗,被當作侵略工具的日本僑民開始了逃亡。

  戰爭后期,為了補充兵員的不足,關東軍把長春的許多中學生送到了對蘇聯作戰的最前線。來自長春新京一中三年級的田原和夫、國弘威雄、間瀨收芳等120多名同學被送到位于東寧鎮的報國農場。在蘇聯紅軍的進攻之下,他們開始向長春逃跑。途中,在一個名叫“石頭村”的地方發生的一切,讓他們終生難忘。

  坐落在牡丹江畔的石頭村(今黑龍江省寧安市石頭村),當時是一個一百多戶人家的小村子,村里上了歲數的老人,至今還記得發生在1945年10月11日的事情。那天下午,一百多名饑渴交加的日本學生在驚恐不安中來到這里尋找食物。令他們意想不到的是,石頭村的村民給了他們熱情的幫助。

  當時15歲的田原和夫,后來成了一名作家。1995年,他根據自己在石頭村的經歷寫成了紀實文學《滿蘇邊境──15歲的夏天》,在書中,他抒發了自己對中國人民的感激之情,控訴了戰爭的罪惡。他說:“中華民族是個可愛的民族,生命力特別強,很有韌性。日本軍國主義發動侵華戰爭,使中國蒙受了巨大創傷,但是中華民族沒有屈服,堅韌不拔地向著明天。”

  現住在名古屋的退休大學教授間瀨收芳5歲時隨父母到了長春。15歲那年,他和與他一般大的一批中學生突然被日本關東軍中斷學業,統一編到開拓團,送到中蘇邊界開發稻田,實際上是將土地翻松,灌上水,用以阻擋蘇聯紅軍坦克的進攻。然而,開戰不久,蘇聯紅軍就擊潰了日軍的防線,他隨著一群日本孩子朝著長春的方向逃命,經過石頭村。“我們得到石頭村村民的無私照顧,才得以生存下來,石頭村村民的厚愛,我們永遠都不會忘記。后來聽與我同住的同學說,留我們住的老人也有小孩,看到房間住不下,就將自己的小孩送到別人家,卻收留我們日本孩子住在家里。”“當時兩位老人看到我們的樣子都很吃驚,熱心地問這問那,后來那位六七十歲的老奶奶把我抱到炕上。當時我十五歲,但身子很瘦,否則老奶奶怎能一下就把我抱起來?坐在火炕上后,老奶奶又端來一盆溫水,給我擦洗雙腿,一直到擦暖為止。老奶奶善良的心通過雙腿溫暖了我的心。”58年后,當73歲的間瀨收芳回憶起在石頭村的經歷時仍然淚流滿面,泣不成聲。后來,間瀨收芳回到長春,見到了父母,第二年10月經葫蘆島回到日本。他這一輩子有兩個地方永遠無法忘懷,一個是石頭村,一個是葫蘆島。他說,這都是他再生的地方。

  大遣返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戰敗投降,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取得最后勝利。9月2日,日本向盟國投降簽字儀式在東京灣美艦密蘇里號上舉行。9月9日,中國戰區日軍投降簽字儀式在南京舉行。中國人民的抗日戰爭取得了全面勝利。

  隨著日本侵略戰爭的失敗,大量日本僑民紛紛逃難回國。許多人是在逃亡的路上聽說天皇已經發表了投降講話。日本軍國主義發動的這場戰爭,最終讓日本僑民也成了受害者,等待他們的將會是什么樣的命運呢?

  今天的沈陽原來被稱做“奉天”。奉天火車站始建于1908年,是整個東北的交通樞紐。在1945年的那個春夏之交,奉天車站擠滿了從四處逃難來的日僑難民。他們到了奉天以后無處可住,只好涌向了鐵西區的工廠地帶,在四面透風的大工棚里住宿。角田正九,當時是滿鐵株式會社的職員,至今他還依然記得當時的情形。“來到奉天的難民是今天無法想象的。我所見到的難民,沒有一個穿著整齊的衣服,他們把裝大豆的麻袋從中間剪開當作衣服,除此之外一無所有。這樣的難民接連不斷地向奉天涌來,因為除了奉天以外,他們已經無處可去。但他們到了奉天又無處可住,只好涌到鐵西區的工棚住下。當時最令人擔心的是這些難民怎么活下去,結果還是中國人,實在不忍看他們這種悲慘境況,有的給送來糧食,大家就是這樣生活著。”半個多世紀過去了,如今,角田正九還能清晰地記得中國話“饅頭”。

  1945年8月20日,蘇聯紅軍進駐新京(今長春)。根據日本外務省的訓電,各地組成日本人居留民會,停留在現地,等待下一步的指示。日本僑民焦躁不安,憂慮重重,活著回國已經是他們最大的企盼。

  其時,被遺棄在中國東北各地的日本僑民,除少部分仍居留于東北邊遠地區外,絕大多數逃亡到哈爾濱、長春、沈陽、齊齊哈爾等十幾個大中城市,以難民收容所、閑置的學校、廢棄的軍營、荒廢的工廠作為棲身之地,承受著死亡、凍餓、疾病的煎熬。正如長春日僑會在1945年9月2日發給東京的電報中所說的:“眼看冬季將臨,約80萬難民擁擠在南滿一帶,無食物、無住處、無錢,陷入絕境。”

  時任滿洲重工業開發會社總裁的高崎達之助是日本居留民會的負責人之一,他一直保存著當時從日本秘密帶到東北的信件。在信中,日本政府對居留在中國東北的日本僑民的去向未作任何答復。日本國內大本營的作戰參謀甚至發出了讓僑民居留當地或變成當地人的指令。此時的日本國內似有“棄民”的政策。為了維持生計,許多日本人四處打短工,賣苦力。他們在各種有關遣返的謠言中時喜時憂,度日如年。

  戰后的日僑俘遣返,成為中美蘇等盟國必須解決的一個重要戰爭遺留問題。當時,滯留在海外的日本人約有660萬人,其中軍人300多萬人,非軍人330余萬人。僅中國戰區就有日僑200余萬人、日俘194萬人(包括被押往蘇聯的47萬余人)。1945年10月25日,中美雙方在上海召開會議,就遣返日僑俘問題進行磋商,原則上確定將滯留在各戰區的所有日僑俘一律有組織地遣返回日本。關于中國戰區的日僑俘遣返問題,會議規定:按照先關內后關外、分期分批、中國政府負責陸路向港口集中與輸送、美軍組織船只負責海上輸送的辦法施行。由于蘇聯拒絕利用當時由蘇軍控制的大連和營口兩港遣返日本僑民,葫蘆島港成為東北日本僑民回國的惟一希望。1946年1月7日,由中共代表周恩來、國民黨代表張群、美國特使馬歇爾組成的三人小組商定了有關遣返日僑的具體辦法。

  葫蘆島地處中國遼寧省西部的錦州灣,東西南三面臨海,北端與陸地相接,猶如葫蘆漂浮在海面上,因而得名。1908年,清政府曾想在這里建港,后因發生辛亥革命而中斷。1930年,張學良與荷蘭治港公司簽訂合同,正式開始建港工程,但第二年因“九一八”事變而中止。日本占領東北后,欲將北票、阜新的煤炭經海路運往日本,遂計劃從1936年開始,用5年時間建成葫蘆島港及其附屬設施。然而,在建完第一和第二碼頭,第三碼頭剛修建到一半時,戰爭就結束了。就是這樣一個當時尚處于草創階段的粗陋港口,卻成為戰后百萬日僑俘遣返的出發地。葫蘆島這座海濱小城,無意中承擔起一項歷史重任。

  截至1944年9月,日本在東北的僑民人數達1662234人。到大遣返前,東北全境共有日僑145萬人,分布于國民黨控制區的有84萬余人,共產黨控制區的有33萬余人,蘇軍控制的大連地區有27萬余人。故此,東北日僑之遣返,較之關內,更具有地域上的廣泛性、時間上的緊迫性、任務上的繁重性和組織上的復雜性。

  為保證日僑俘得以順利遣返,在美方觀察小組的協調下,中國方面先后成立了以李修業為處長的國民黨東北行轅日僑俘管理處,以李敏然(李立三)為處長的東北民主聯軍遣送日人管理處,三方共同商定遣僑相關問題。確定:以葫蘆島為輸送港口,自1946年5月初開始,先輸送國民黨控制區的日僑,由國民黨東北行轅負責組織實施;對于共產黨控制區的日僑,則由東北民主聯軍負責集中,從當年8月份開始,在陶賴昭、拉法兩地移交國民黨當局,再向葫蘆島港口輸送;在安東(今丹東)的日僑由民主聯軍組織,經朝鮮陸路和鴨綠江海運輸送。在大連地區的日僑由蘇軍負責經大連港輸送。

  為了向等待回國的日本僑民傳達各種關于遣返的信息,東北日僑俘管理處還在錦州出版了《東北導報》,該報為日文4版小報,于1946年3月7日開始發行,一直刊行到1947年9月5日,共出版498期。其中刊登的《遣送便覽》等內容,詳細地介紹了日僑俘遣返的相關消息和各項規定。

  許多被遣返的日本人至今還記得1946年的那個春天,因為和煦的春風帶來了有關遣返的好消息。1946年4月23日,在中國東北的日本僑民接到了向葫蘆島集中的命令。遣返開始的消息閃電般傳遍各地,這使散居在中國東北的日本僑民喜出望外,他們終于有了回國的希望。許多日僑為了解關于遣返的情況,甚至把報紙都讀爛了。

  5月的東北,田野已經完全綻放了綠色,從嚴冬熬過來的僑民終于等到了遣返的日子。從1946年的5月開始,一趟趟遣返列車把身處東北各地的日本僑民運往葫蘆島。當大海出現在他們的眼前,很多人不禁潸然淚下,他們知道,終于可以回家了。

  1946年5月7日,太陽從葫蘆島海面升起,在那些等待上船回國的日本人看來,那一天的太陽是那樣的溫暖和絢麗!那一天,2489名日本僑民作為第一批被遣返者分乘兩艘輪船從葫蘆島港離開中國返回日本。陽光照耀著他們踏上了歸國的路程,人類歷史上一次史無前例的戰后僑民大遣返開始了。

  據統計,自1946年5月7日的第一船至1948年9月20日的最后一船,不到 3年中,葫蘆島共遣返日僑俘1051047人。

  葫蘆島日僑俘大遣返,是中美、國共協調合作處理戰后問題的成果。中國政府提供了極大的人力、物力和財力支持,以進行遣僑的組織與實施,僅調用火車車皮就達13441輛;美軍葫蘆島海軍基地司令部在極短時間內,集中日本海輪、第六艦隊運輸艦,共120余艘,駛抵葫蘆島接運日僑,每船運送1000--2000人左右,共出動800余航次。

  葫蘆島──105萬日本人的再生之地
 



    葫蘆島遣返日本僑俘之地 ﹙璞如子·攝﹚


  1997年,一支名為“葫蘆島再訪之旅”的日本旅行團重新踏上了這片土地。51年前,他們正是從這里被遣返回國的。那時,他們還青春年少,如今已是花甲古稀。50多年來,那段被遣返的經歷令他們刻骨銘心;50多年來,葫蘆島讓他們魂牽夢繞。

  當年,不少日本僑民因體弱多病而在歸國的焦急等待中去世,他們的尸骨就埋葬在葫蘆島。65歲的高麗義久被遣返時只是一個14歲的少年,這次他是帶著母親的骨灰來到葫蘆島的。當年,高麗義久的父親在遣返途中得了重病,最后死在了葫蘆島。在當地百姓的幫助下,母親把他父親埋在了這里,帶著他和年幼的弟弟,一路海水一路淚地回到了日本,而母親的心卻永遠留在了葫蘆島,50年來,經常站在日本的海邊向葫蘆島遙望。不久前,母親去世,留下遺愿,要與父親合葬。這次高麗義久專程來到葫蘆島,就是為了完成母親的愿望。

  在隨“葫蘆島再訪之旅”來到中國東北的日本人中,人們再次見到了專程帶隊前來拍攝關于大遣返電影紀錄片的國弘威雄。沿著當年的鐵路線,老人又一次走進了葫蘆島港。那長長的碼頭還在,然而物是人非,只有那往事像大海的波瀾一樣涌動在心頭。

  國弘威雄在劇本中寫道:“葫蘆島就連它的名字也將消失在戰后50多年的歷史峽谷中了。不知為什么有那么多人只是模模糊糊地知道,而不是詳細知道那場戰爭是場什么樣的戰爭?現在日本有三分之二的人是戰后出生的,我覺得有必要讓這些人重新認識一下戰爭所留下的災難。”為實現這個夙愿,國弘先生變賣家產,籌資來中國東北拍攝《葫蘆島大遣返》。“制作這部影片,一方面是為了讓人們了解50年前的歷史,警示人們不要重蹈歷史覆轍,出現那樣的不幸,另一方面是為了告慰被戰爭奪去生命的亡靈。”紀錄片于1998年在日本各地放映,引起強烈反響。

  對于那些親身經歷過大遣返的日本人來說,葫蘆島是他們終生難忘的地方。更加難忘的,是50多年前那場充滿艱辛困苦、雪雨風霜,也充滿中國人溫情善良的大遣返。

  在日本九州島的宮崎市居住著200多位從葫蘆島被遣返的日本僑民,西田酒子女士就是其中一位。然而,還有一個地方在她心目中有著更重的分量,那就是葫蘆島。西田酒子女士回憶說:“當年難民排著長隊,在街上有一位老爺爺,拍著我的肩膀說,跟我到家里來吧。我得到這家熱心的中國人的幫助,住進他家。他家當時有老爺爺、老奶奶,還有一個女兒。老爺爺對我像對自己的女兒一樣疼愛。他們是非常好的人。”

  雪花飄落,寂靜無聲,北海道的雪總會讓著名的茶道博士佐佐木宗春想起中國東北,想起在葫蘆島的那段生活。1946年8月,佐佐木宗春隨遣返隊伍來到葫蘆島。她在葫蘆島得了重病,危難之時,三個葫蘆島人將她從死神的手中救護下來,給她食品,還鼓勵她克服困難,令她深受感動。1996年,她根據自己的親身經歷寫成自傳《熄不滅的火焰》,在書中,她把葫蘆島稱為自己的第二故鄉。2001年和2002年,年逾八十的佐佐木宗春先后兩次來到葫蘆島尋找恩人。然而,歲月悠悠,早已物是人非。雖然恩人沒有找到,但葫蘆島發生的巨大變化卻讓她欣喜不已。她從自己為數不多的養老金中捐出8萬日元,購買了4株成年銀杏樹,栽在葫蘆島的龍灣公園,并立了一塊感恩碑,寄托著自己對恩人、對葫蘆島的感激之情。

  穗刈甲子男先生青年時期曾經在日本關東軍當過兵,當年中國吉林省梨樹縣一個善良的農民救了他的命,1948年他從葫蘆島被遣返回國。他任松本市日中友協會長后積極投身日中友好活動,多次組織民間團體到中國各地訪問,并向梨樹縣無償投資,辦起一所全新的現代化小學。他說,歷史長河雖然不斷向前,但我們不能忘記歷史,忘記了就要犯錯誤。現在的年輕人要知道歷史,要真實準確地向年輕人介紹歷史的本來面目。他在重訪葫蘆島時向葫蘆島龍灣公園捐資栽種了象征日中友好的友誼樹,并修建了紀念碑。那樸實無華的碑石寄托著被遣返者對葫蘆島的深情,警示人們不要忘記那場給兩國人民帶來深重災難的戰爭。

  這段特殊的經歷已被載入史冊,并永存在人們的記憶里。這記憶中無論是悲憤的呼喊、不堪忍受的痛苦還是那危難中慷慨的贈予,都見證和詮釋著在那段特殊的歷史時期,中國人民的善良和友好,以及日本人民的那份感動。同時,它也再次印證和豐富著人類從痛苦的歷程中得出的共同結論,那就是:罪惡的戰爭是人類的毀滅之道,只有和平才能使人類踏上生存和發展之路。真誠地希望這歷史的記憶能夠化作警示的鐘聲,永遠鳴響在人們的耳畔。

  供稿:《人民畫報》雜志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12博手机网址 福海县| 张家口市| 嫩江县| 青州市| 保靖县| 荃湾区| 玉树县| 益阳市| 葵青区| 利川市| 涿鹿县| 通河县| 策勒县| 阿尔山市| 阿巴嘎旗| 丰县| 聊城市| 和平县| 沈丘县| 合川市| 乌兰县| 黄山市| 太康县| 襄汾县| 阳城县| 栖霞市| 鞍山市| 西青区| 河曲县| 高雄市| 文成县| 胶南市| 额尔古纳市| 五大连池市| 双峰县| 门源| 喀什市| 盐源县| 朝阳县| 六盘水市| 福建省| 丰镇市| 丹凤县| 紫金县| 莱州市| 武威市| 高密市| 肇庆市| 崇仁县| 泾阳县| 灵川县| 南开区| 玛沁县| 昆山市| 阳城县| 楚雄市| 济宁市| 嘉定区| 嵩明县| 祥云县| 开鲁县| 道真| 永胜县| 宜兴市| 法库县| 绥中县| 绥宁县| 连平县| 清流县| 图木舒克市| 神木县| 梨树县| 寿宁县| 迁安市| 河源市| 武川县| 凉山| 汾阳市| 富平县| 滦平县| 福安市| 个旧市| 霍林郭勒市| 广昌县| 龙江县| 北流市| 晋江市| 时尚| 中江县| 昂仁县| 木兰县| 德格县| 榆社县| 高唐县| 湟中县| 尚志市| 阳谷县| 洪雅县| 乌海市| 蒙阴县| 油尖旺区| 莆田市| 南开区| 汉中市| 博客| 四子王旗| 舞阳县| 禹城市| 秦皇岛市| 页游| 大新县| 鄂伦春自治旗| 海城市| 泸西县| 牟定县| 新乡县| 彰化县| 昔阳县| 成武县| 英山县| 屯留县| 乡宁县| 万载县| 集贤县| 宝山区| 延川县| 东方市| 商水县| 阿克陶县| 陈巴尔虎旗| 和龙市| 富宁县| 四平市| 定西市| 寿光市| 左云县| 阳山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