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歷史薦讀 >> 印第安人直言不諱是華夏人后裔
 
  

印第安人直言不諱是華夏人后裔

 

原題:揭秘美國史上大屠殺:印第安人直言不諱是華夏人后裔

來源:環球之音 2015年12月18日 子夜星網站整理編輯
 

  

  【核心提示】在2010年太平洋上波利尼西亞群島一些自認為是中國人后裔的勇士,為了證明他們是中國人的后裔,經歷四個月,飄洋五萬公里,成功地于中國福建沿海海灘登陸,當這個叫易立亞勇士跨上中國的土地,說了一句“我回家了”的時候,我不禁淚奔!

  

 
  美國康州印第安人的酋長朱蒂·貝爾就直言不諱地告訴中國人,她是中國人的后裔,因為祖母一直就是這樣告訴她的。

  1996年《世界日報》的報道,以強有力的證據證實了殷人到達了墨西哥。

  美國之所以一定要滅絕印第安人,是否他們也曾經認為印第安人是我中華民族后裔呢?美國是否害怕印第安人也具備這種能力才必欲滅絕而后快呢?

  據每日郵報報道:美國考古學家近日在新墨西哥州、加州和亞利桑那州的多個巖壁上發現了商朝甲骨文。因為文字篆刻時間比哥倫布發現美洲早了2800多年,因此他認為有可能是商朝人最先發現了美洲大陸。


  對于美洲印第安人是華人后裔的說法在學術界早已有之,從古代的歷史文獻記載中,就能捕捉到許多的蹤跡。其中有個大家都熟知的歷史事件,“牧野反戈”就為一部分“殷人”漂洋過海到美洲埋下了一個歷史的伏筆。

  距今三千多年前的公元前1066年,周部落首領姬發聯合了800多個部落起兵伐紂,而當時紂王的精銳部隊十余萬人正在討伐東夷的途中,根本不及回撤。商紂王倉皇之中,把奴隸武裝起來,企圖用他們抵抗周的進攻。后來商紂王組織的奴隸臨陣反戈,紂王兵敗自焚而亡。這一段歷史大家都知道,但是紂王下屬在外征戰的十余萬精銳部隊后來卻去向不明,后據黑龍江出版社出版的《中華祖先拓荒美洲》一書考證,這十余萬部隊連同家眷以及奴隸共25萬余人,經歷九死一生,飄洋過海來到了美洲。據該書記載,這部分人登陸美洲后,見面互致問候就是“殷地安”,一種說法是為了祝福家鄉“殷地”安康,還有說法認為是為了紀念自己是殷部落所在地“殷地安陽”的人。這種說法當然是一種推測,但是隨著越來越多的各種證據的支持,使得印第安人是華人后裔的理念讓更多的中外學者持有,并持續地加以考證。

  早在1939年,中國學者陳志良就提出了殷人逃美的斷想。上世紀70年代,香港學者衛聚賢在《中國古代美洲交通考》中撰文說:“殷人亡國后,逃亡到了美洲。公元前656年,齊桓公曾到阿拉斯加的科達克島去尋找美洲虎皮。后來,殷人后裔曾派人回到中原,帶回六只美洲特有的蜂鳥。蜂鳥體小而美麗,是唯一在飛行中可停可退的鳥。《左傳僖公十六年》中載“六鹢退飛過宋都”。這幾只退飛的“鹢”既不是中原的特產,也不是古人的夢幻,唯一的可能就是在哥倫布發現美洲之前的2136年,殷人的后裔就帶回了足以在中原炫耀的美洲蜂鳥。”而在1993年11月28日,《新民晚報》刊登了一篇文章標題為《美洲印第安人祖籍在中國》,該篇文章中提到:“印第安人的部分DNA與亞洲人以及太平洋上的波利尼西亞群島上的土著人是相同的。”而后期出版的一些書籍,也從不同的側面證明了古印第安人源于中國人的遷徙,如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出版的《誰先到達美洲》,海洋出版社出版的美國亨利艾特·默茲著的《幾近褪色的紀錄》。尤其是依據中國成書于四千多年前的《山海經·大東荒》進行了細致的考證,他認為“東山經·大荒東經”所描述的都是北美到南美的地理山水。因為他以《山海經》按圖索驥,都能對應上,且距離也完全吻合。為此,她對于那些“四千多年前就為白雪皚皚的峻峭山峰繪制地圖的剛毅無畏的中國人,頂禮膜拜”!……

  按照現代人的思維認為,那時沒有航海技術,怎么可能漂洋過海呢?然而,中國最早的編年體史書《竹書紀年》中就記載著夏代:命九夷,狩獵于大海,獲大魚。由此可見,那時中華民族的航海技術已非我們所想象。又據《詩經·商頌》記載:“相土烈烈,海外有截”,“相土”指殷商的第十一代君主,而這“海外有截”的“截”,按照著名史學家翦伯贊的考據,是指北美大陸西部的地方。這就是說,在殷商時,中國已經涉足于美洲。這些都是相關歷史文獻的記載,但是隨著各種佐證旁證以及出土文物的出現,美洲印第安人起源于中國的說法也越來越讓人信服。

  我們先從航海技術上考證。在殷商出土的甲骨文所使用的大部分都是海龜的龜殼,另有產于馬來半島巨龜的龜殼,這說明殷商時期,中華民族就能進行遠洋航行了。另據史載,滅商之戰渡黃河,姜太公指揮的周朝將士,一夜之間建造了四十七艘渡船,載著四萬七千人渡過了黃河,從這也可以看出當時的船舶制造技術和載重能力。而在1852年,美籍華人喬治·休,就曾從廣東偕數人駕小艇八艘,沿著黑潮漂至加利福尼亞州,他同他所乘坐的小艇照片被保留在美國舊金山唐人街博物館里。如果有人認為他們借助了現代技術,那么在2010年太平洋上波利尼西亞群島一些自認為是中國人后裔的勇士,為了證明他們是中國人的后裔,不借助于任何現代技術,就用一只獨木舟,白天靠太陽、晚上看星星來辨識方向,靠著風力和洋流作為動力,靠著原始的捕撈方式作為食物供給,經歷四個月,飄洋五萬公里,成功地于中國福建沿海海灘登陸。當這個叫易立亞勇士跨上中國的土地,說了一句“我回家了”的時候,我不禁淚奔!

  以上證明了在技術上早期的中國人是足可以到達美洲的。我們繼續從文化上證明:1863年,在西班牙馬德里皇家歷史檔案館里,發現了300年前記載的瑪雅人自稱從“海上神路”而來。中美洲尤卡坦半島上居住著瑪雅人,他們自稱是“三千年前由天國乘涕竹舟經天之浮橋諸島而來。”在1922年,中華民國駐智利大使歐陽庚看到公使館房后有涕竹很奇怪,因為涕竹是產于中國福建等地的植物,傳說“截其二節剖為兩半即可成舟”。歐陽庚看見大為奇怪,便問其印第安仆人從何而來?印第安仆人回答:“涕竹是印第安人祖傳的傷藥,是三千年前hosi王帶來的,現在的hosi醫師(用它)治療外傷瘰病,更可用針灸治療內科百病”。歐陽庚大為驚奇,漢古書《神異經》就曾經記載涕竹可治療瘰病,而印第安人又是如何知道的呢?更為巧合的是,前面所說的殷商之東征將士,首領之一就叫攸候喜(后兩字發音 houxi),這么相近的發音,僅僅是巧合嗎?而漢東方朔所著《神異經》被認為記載了大量的荒外異事,恐怕亦非無根無據。而更令人驚奇的,是在墨西哥奧爾梅克發掘出的十六個玉雕和六個刻有漢字的玉圭,玉圭上的漢字現已被破譯出來。第一塊上刻有“俎娀繭翟”:繭翟是有娀氏的長女,殷商的祖先。第二塊上刻有“妣辛”:帝高辛氏是黃帝的曾孫,也是殷商的一位祖先。第三塊上刻有“亞俎司多月:蚩尤多,瞞,并”,是祭祀少昊、尤、先祖多婦、相士和王亥等人的。第四塊上刻有“十二示土”:土即社,“十二示社”是殷商祭祖的制度。而他們的陶器還有建筑風格,都有大量的與中國殷商時期類似。

  而在印第安人的傳說中,也有很多他們自認為是中國后裔的傳說,比如美國康州印第安人的酋長朱蒂。貝爾就直言不諱地告訴中國人,她是中國人的后裔,因為祖母一直就是這樣告訴她的。1983年北京大學鄒衡教授到美洲講學,在會上,一位當地的印第安人就親切地對他說:他們也是來自中國,而且是“殷人”。鄒很奇怪,問他為什么不說是漢人或者唐人?那印第安人告訴他,他們的祖上就一直這么傳下來的。大量的出土文物證明了美洲大陸曾經有過中國物品,因為這些出土物品中發現了類似甲骨文、金文的字符。而1975年從加利福利亞海底撈出一個重達152公斤的石錨,經過年代鑒定已有3000年的歷史;而經過地質學家的鑒定,該石錨的質地和中國臺灣的灰巖一樣,而在中國也曾經出土了同樣造型的石錨。另外,在印第安人的語言中,很多發音都和中國話類似,比如你、我、他的發音與中國古語“寧”內“伊”非常相近,比如管孩子也叫“娃”,比如稱呼人發音“銀”,還有把“花”稱為“發”,稱“河流”為“河”等等。看看現在印第安土著的照片,你會認為他們和中國人沒有千絲萬縷的聯系嗎?

  其實早在400多年前,西方的一些學者就注意到了美洲大陸的瑪雅文明與中國文明的相似性。但是他們普遍認為:早在兩萬年前,亞洲人通過白令海峽到達了美洲,因此發展出了瑪雅文明,也因此而和中國文明具有某些相似性。

  這些假設的提出,主要是因為美洲大陸一直沒有發現類人猿的化石,因此美洲文明必然是外部遷徙的人種所產生的。后來才出現的“殷商遷移說”:一個原因是最早認為瑪雅文明崇拜蛇形神的習俗是來自于四千年前的中國商朝,因為和商朝銅器祭皿上的浮雕紋飾十分相似;另一個原因是在前面所說的中國殷商的軍隊莫名消失以后,而同一時期,中美洲和墨西哥卻突然興起了一種有著中國特征的奧爾梅克文化。因此,很多學者從不同的方面力圖證明美洲文明起源于中國。1996年《世界日報》的報道,以強有力的證據證實了殷人到達了墨西哥。在一個墨西哥出土的玉圭中,中國北京的商代學術專家發現了有四個符號,并證實了是甲骨文,同時讀出了這四個符號的大意是“統治者和首領建立了王國的基礎”。而美國俄克拉瑪中央州立大學的華人教授許輝同時也認為:美洲文明之母“奧爾梅克文明”是源于中國的商代文明。因此,他在奧爾梅克文明的遺跡中共尋找到200多個玉圭,帶著其中的146個字模,先后兩次來中國請教中國古文字專家,得到了明確的這些文字屬于先秦古文字字體的鑒定答復。因此,很多學者都認定這種推論是成立的。

  然而詭異的是,這種學說從未在所謂主流科學界得到認同,每次有人提出這個論斷,總是遭致更多的人否定和攻擊。在八十年代初期的時候,中國的科普雜志就提出過相關的論述,一時國人大嘩,可是后期這個研究卻銷聲匿跡了。似乎誰都不愿意提起這個事情,即便是進入到網絡時代,這方面的消息一直沒有得到主流媒體的重視。聯想到英國學者加文·孟席斯(Gavin Menzies)提出鄭和發現美洲說,卻遭致了學術界瘋狂的攻擊和責難,他們甚至面對加文·孟席斯提出的幾千項的考察證據不加考證就全盤否定。我不禁疑惑起來,這里是否有來自政治方面的左右呢?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西方就自認為他們是世界文明的中心。而中國的一些學者,也不遺余力地大肆貶低中國文化,他們一切以所謂的西方主流文化界馬首是瞻,崇洋媚外之風彌漫。如果能夠證明印第安人果為殷商后裔,那么,是否有人害怕美國瘋狂屠殺印第安人的殘酷歷史,讓中華民族再起同仇敵愾之心呢?

  看著書上記載的印第安被屠殺的歷史,簡直是人類史上最野蠻的屠殺,任何屠殺他族的歷史都不能與之相提并論,因為這場屠殺持續了一個多世紀!美國組建的軍隊,征剿印第安人成為了這只軍隊的主要戰斗任務。

  我們來看看,最受美國人尊崇的華盛頓對印第安人是什么態度。1779年,喬治華盛頓指示說:“(假如)將廢物(指印第安人)放到所有定居點附近,那么整個國家將不僅僅是泛濫成災,而是被摧毀了。”在屠殺滅絕印第安人過程中,華盛頓還指示他的將軍說:“在所有印第安人居留地被有效摧毀前,不要聽取任何和平的建議。”在1783年,華盛頓在把印第安人和狼的相互比較中,他的這種反印第安人情緒暴露無疑:“兩者都是掠食的野獸,僅僅在形狀上不同。”華盛頓的滅絕政策,在他的部隊一次又一次屠殺了印第安人以后得以實施。把人類實實在在地當成野獸去捕殺圍剿,這在人類中是從未有過的行為。其他國家或者種族戰爭中的屠殺,都是出于政治目的考慮,或者為了鎮壓反抗,或者為了威懾報復,而美國屠殺印第安人的行為,就是滅絕種族,掠奪財富。

  華盛頓無疑是把印第安人當成了獵物,他有一句很多人都震驚的名言:“(把印第安人)從臀部往下剝皮,這樣可以可以制作出高的或可以并腿而長的長統靴來。”這就是美國國父對印第安人的態度!

  那么其他的美國總統又是什么態度呢?1807年,提出“人人生而平等”的美國總統杰斐遜指示他的士兵們說道:“如果印第安人反抗美國人去獲取他們的土地,那么,對印第安人的反抗就要用短柄斧頭反擊,美國人必須“追求滅絕印第安人,或者將他們驅趕到我們不去的地方”。

  1814年,美國詹姆斯·麥迪遜政府參考1703年北美各殖民地議會作出屠殺印第安人的獎勵規定,重新頒布。法令規定,每上繳一個印第安人(不論男女老少甚至嬰兒)的頭蓋皮,美國政府將會發給獎金50—100美元,(殺死12歲以下以及婦女嬰兒獎勵50美元,12歲以上獎勵100美元,為了加速滅絕印第安人,美國政府給予了很可觀的獎勵,當時美國每英畝土地僅僅一至二美元。在屠殺印第安人的過程中,許多人成為了大地主、大農場主。)這種瘋狂的鼓勵平民無差別殺人的政府,在世界歷史中是絕無僅有的。

  而到了美國總統林肯上臺后,對印第安人的屠殺更是達到了一個高潮,1862年,林肯一次下令絞死了38位印第安人的部落酋長,而這些酋長未犯有任何罪行,在林肯頒發《宅地法》后,美國平民為了侵占廉價的土地,更是對印第安人瘋狂地屠殺,許多印第安村莊一夜之間變成鬼城。直到1890年,美國軍隊在民兵的配合下,對印第安人采取了1000多次的大規模剿殺,基本上滅絕了印第安人。

  而到了美國總統林肯上臺后,對印第安人的屠殺更是達到了一個高潮。1862年,林肯一次下令絞死了38位印第安人的部落酋長,而這些酋長未犯有任何罪行。在林肯頒發《宅地法》后,美國平民為了侵占廉價的土地,更是對印第安人瘋狂地屠殺,許多印第安村莊一夜之間變成鬼城。直到1890年,美國軍隊在民兵的配合下,對印第安人采取了1000多次的大規模剿殺,基本上滅絕了印第安人。

  美國的西部開發過程,就是對印第安人的剿殺過程。今天美國人還視西部牛仔為美國英雄,其實他們只不過是屠殺印第安人的劊子手。而美國將軍威廉謝爾曼曾經對此事輕描淡寫地說到:“如果我們今年多殺一點,那么明年要殺的人就少了一點。反正他們都得殺掉,或將他們作為窮光蛋的品種保留下來。”

  今天,又有幾人對印第安人被肆無忌憚地屠殺而懷有愧疚呢?他們可曾對美洲土地的主人有一點點博愛?他們又可曾把印第安人當成過人呢?我想美國人也許對馬有愛,對狗有愛,卻從不曾對印第安人有過愛。

  回首美國人喪心病狂屠戮印第安人的歷史,我突然有了一個匪夷所思的想法:美國之所以一定要滅絕印第安人,是否他們也曾經認為印第安人是我中華民族后裔呢?中華民族是世界公認的聰明、堅韌、勤勞、勇敢的民族,總是以他強大的生存能力和杰出的文明所賦予的強大同化能力來化解一切的外敵入侵,至始至終,中華文明的主體地位都沒有動搖過。那么美國是否害怕印第安人也具備這種能力才必欲滅絕而后快呢?這也許是我一個瘋狂不切實際的想法,但是在我已視印第安人為我族同胞的心理之下,對這一只中華民族后裔所遭受的滅頂之災更是感同身受,不由得一次次地在心底詛咒著那些嘴上信仰上帝卻行撒旦之實的美國人!

  今日之中國,遭受到了美國以攻心為上的侵略,把他們的糟粕文化和思想,以各種方式來灌輸給中國人,尤其以各個崇美媚美的公知作為媒介,輔以強大的輿論攻勢,使得一些中國人對中華民族的民族認同感越來越低。其實,美國本土是不斷地強化愛國教育的。最近,美國一個教師因為故意踐踏美國國旗而遭致全票通過被開除。從這件事情看出,美國對于沒有國家認同感的人是嚴厲打壓的。而對于其他民族,就不斷地采用輿論攻勢,弱化這種國家認同感和民族認同感,目的就是讓其他民族都是一盤散沙,這樣自然就沒有團結的力量來跟美國抗衡了。

  今天,從我殷商后裔印第安人的悲痛歷史,聯想到現在中華民族所面臨的嚴酷現實,希望我同胞們能夠警醒。美國的“十條誡令”正在加緊實施中,美國的掠奪本性從未改變,信奉弱肉強食的美國正如惡狼一樣覬覦著中國,他們會在中國疲憊的時候給予中國致命一擊。國人當悟當醒啊!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12博手机网址 琼中| 电白县| 郎溪县| 高要市| 娱乐| 丰顺县| 东至县| 濮阳市| 奇台县| 鄂尔多斯市| 西华县| 北川| 仪征市| 香格里拉县| 岱山县| 磴口县| 新田县| 额尔古纳市| 义马市| 遂溪县| 扶绥县| 保亭| 蓝山县| 丽水市| 乌海市| 涟源市| 大方县| 松滋市| 五莲县| 旬阳县| 民丰县| 永川市| 三原县| 石门县| 巴里| 涞水县| 黑水县| 福清市| 汾阳市| 新源县| 射阳县| 景泰县| 维西| 栾城县| 太湖县| 丹东市| 随州市| 武城县| 齐河县| 天镇县| 兴文县| 类乌齐县| 象山县| 湖北省| 利津县| 玉环县| 新疆| 涞水县| 乌鲁木齐市| 连云港市| 梨树县| 新化县| 株洲市| 喀喇沁旗| 克拉玛依市| 垦利县| 浦东新区| 双城市| 金沙县| 武清区| 陵水| 濉溪县| 习水县| 鹤壁市| 高平市| 元阳县| 武平县| 延寿县| 抚宁县| 建平县| 临泽县| 鹰潭市| 祁连县| 类乌齐县| 澳门| 阳信县| 通道| 安西县| 铁力市| 建阳市| 武胜县| 兴国县| 南投市| 肃宁县| 个旧市| 宜阳县| 汝阳县| 唐海县| 和田市| 巫溪县| 济宁市| 阳朔县| 临洮县| 额敏县| 合肥市| 潞城市| 马龙县| 定陶县| 锡林郭勒盟| 梁山县| 湛江市| 昌黎县| 桃源县| 安溪县| 太仓市| 乐清市| 葵青区| 巫山县| 鹰潭市| 澎湖县| 武清区| 汾西县| 察哈| 金昌市| 河曲县| 元江| 桂平市| 栾城县| 福州市| 阳信县| 邳州市| 如东县| 镇沅| 富裕县| 双鸭山市| 邻水| 丰顺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