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歷史薦讀 >> 左宗棠與李鴻章,晚清外交史上的忠奸兩極
 
  

左宗棠與李鴻章,晚清外交史上的忠奸兩極

 

文/王小石 來源:新浪網 2016年06月30日 子夜星網站整理編輯
 

  

  【按】丁汝昌遺書滿紙血淚:“主力尚存,仍可與倭寇一決雌雄。統帥李鴻章大人不知何意,令我等全數撤入威海衛港并不許出戰。偏居一隅坐等倭寇形成海陸夾攻之勢,實乃兵家之大忌也!吾數次進京請求出戰皆不允,并嚴令:如違令出戰,雖勝亦罪。”丁自盡殉節,李茍活簽約!

  

 
  清末海防塞防之爭中,李鴻章說,“新疆乃化外之地,茫茫沙漠赤地千里……新疆不復,于肢體之元氣無傷”,而且英國、俄國虎視眈眈,主張放棄塞防,專注于海防。左宗棠極力反駁:“天山南北兩路糧產豐富,煤鐵金銀玉石藏量極豐……實為聚寶之盆”,主張塞防、海防并重。這是“資源政治”戰略眼光。現代社會的發展完全基于資源之上。在那個時代,左宗棠即有此認知,實為大才。在地緣戰略思維背后,是左公的錚錚鐵骨民族氣節。在左宗棠看來,“若此時即擬停兵節餉,自撤藩籬,則我退寸,而寇進尺”,收復新疆,勢在必行。勝固當戰,敗亦當戰。當前很多精英不缺地緣戰略知識,獨獨缺乏民族氣節!

  1876年,左宗棠以65歲高齡出征,攜林則徐親手繪制新疆地圖,定下“先北后南、緩進急戰”策略。初戰告捷,將浩罕侵略者阿古柏趕出北疆。而英國基于其殖民地印度地緣安全考慮,要清政府劃出北疆一部給阿古柏建國。左公出語鏗鏘有力,“英國可劃出本國國土,或印度國土,大清寸土不讓!”

  1877年二月,大軍整裝待發收復南疆,左宗棠通令前敵各部,反復交代政策:回民備受白彥虎叛軍的欺詐驅迫,給他們造成了很大不幸。官兵要心懷寬大,所到之處,要讓回民如同脫離虎口。惟如此,勝利之日才會提早到來,以后的駐防也有依靠。各部必須遵守紀律,嚴禁濫殺無辜搶掠民財。左宗棠剿滅投靠外族阿古柏殺戮同胞的白彥虎是民族大義,又治軍嚴謹寬大被迫降敵的百姓,獲得廣大新疆民眾的擁護。

  收復新疆的戰爭沒有退路。征戰的將士情緒高昂,這是為祖國的統一和民族的團結而戰,于是冷血變得沸騰,怯懦者變成了勇敢的雄獅。左宗棠率領湘軍在血雨腥風中沖鋒陷陣,在追求和捍衛領土完整,實際上也是在重塑自己的民族精神。一年后,新疆全境收復。這是晚清外交史上最揚眉吐氣的一件大事,左宗棠借此進入了中國歷史上偉大民族英雄的序列。

  左宗棠在李鴻章等朝廷重臣質疑旁觀下,幾乎靠一己之力收復新疆, 實屬 ”天下只此一人” (曾國藩語),無左宗棠,新疆一定無法收復。與臺灣孤懸海外不同,失去新疆我們的西北邊陲就真是無險可守、任人宰割。歷史界和外交界對左宗棠的評價并不匹配他對中華民族的重大貢獻,或許與當前學界風氣失于軟弱媚外有關。

  1883年12月中法戰爭爆發,左宗棠再次主戰,李鴻章再度主和。中法戰爭期間,參與投資法國洛希爾銀行的李鴻章為一己私利派盛宣懷整跨了替左宗棠籌集軍費的胡雪巖銀號。胡雪巖曾在14年中融資軍費1600萬兩白銀,為左宗棠收復新疆的歷史殊勛立下汗馬功勞。打仗打的是錢糧,李鴻章廢掉錢袋子胡雪巖,就在事實上鎖住了清軍抗擊法軍的命脈。 左宗棠仰天悲嘆:“對中國而言,十個法國將軍,也比不上一個李鴻章壞事”,“李鴻章誤盡蒼生,將落個千古罵名”。

  即便如此,屬于左宗棠湘軍系統的黑旗和恪靖定邊軍仍然在“鎮南關之戰”中取得了陸地戰場上的決定性勝利,而李鴻章卻秉持親善友邦息事寧人原則與法國簽訂《越南條款》,中國雖取得軍事勝利卻要向戰敗的法國賠款,而且出讓了對越南的宗主權,千古罕見!左宗棠臨終遺疏:“此次越南和戰,實中國強弱一大關鍵…遺恨平生,不能瞑目。”愛國忠貞之心可鑒,讀之泣下。

  李鴻章主張放棄塞防同時力主強化海防。北洋水師自1875年籌畫,1888年正式成軍,由李鴻章籌款一手建成。然而,北洋水師在中日甲午戰爭中僅一戰就為日本海軍完全摧毀。北洋水師之敗,除了訓練無素,還歸咎于李鴻章的“棄戰保船”戰術,而這一戰術的本質是李將艦隊視為自己的私人武裝,愚蠢自私的“棄戰保船”非但未能保住船,反而使艦隊在威海港內束手待斃,被日軍全殲。如不是李鴻章的愚蠢和自私,甲午之敗絕不至于如此悲慘、家底敗光。清臣文廷式氣憤地慨嘆:北洋水師“糜費千萬卻不能一戰。” 北洋海軍的失敗,導致中國徹底喪失了制海權。

  日本在甲午戰后與中方談判賠款條約時,點名要和李鴻章父子談,而拒絕清廷派遣的其他人選。李鴻章遂作為議和全權大臣,前往日本議和賠款,日本實際從談判中得到的賠款數目如下:(1)軍費兩億兩;(2)贖遼費用3000萬兩;(3)威海衛駐軍費150萬兩;(4)以“庫平實足”為名勒索的1325萬兩;(5)從“鎊虧”一項多得的約1500萬兩。共計約2.597億兩,折合日元為3.895億元,是日本實際軍費支出的2.6倍,日本年度財政收入的4.87倍。有些人拿日本指名李鴻章談判賠款當成他的外交業績,智商何其低下?日本為確保賠款最大化才會要求與李鴻章談。

  1895年翰林院張謇等揭露:“倭諜被獲,非明縱則私放…(李鴻章)有銀數百萬,寄存日本茶山煤礦公司”。這正解釋了為何日本偏要點名李鴻章和談。《沙俄財政部檔案匯編》也記載,李鴻章一共接受了俄國170.25萬盧布賄賂,出賣東北采礦權駐軍權。洋務要員容閎則估計李鴻章所發洋務財有4千萬兩白銀,“絕命時有私產四千萬兩以遺子孫”。北洋海軍的軍備包括艦船武器彈藥都是李鴻章安排家人采購,他把家人和錢一起送到國外去定居。甲午海戰有的炮打不響,有的炮彈里裝沙子,李鴻章難脫關系。李鴻章去世后嫡系子孫多數定居海外,出生起就有一大筆錢可供揮霍,張愛玲之父作為李鴻章外孫也享有此待遇。花費至今李鴻章后代仍有三個億萬富翁,足見李鴻章在國內外留下多少財富。

  李鴻章臨終寫詩:“勞勞車馬未離鞍,臨事方知一死難。三百年來傷國亂,八千里外吊民殘。秋風寶劍孤臣淚,落日旌旗大將壇。海外塵氛猶未息,諸君莫作等閑看。”若不深究李鴻章的賣國求財事實,光讀這詩,憂國憂民忍辱負重的外交忠臣形象呼之欲出,這才是影帝級別的演技!

  左宗棠在晚清風雨飄搖之際傾盡心力捍衛國土與百姓,用戰果逼迫列強坐回談判桌上議和。李鴻章卻費盡心機地懼戰求和“量中華物力結友邦歡心”,從而為家族子孫在海內外留下巨額財富,但仍未能逃避日本野心膨脹發動的甲午戰爭。左宗棠與李鴻章是晚清外交史上的忠奸兩極。正是有左宗棠鐵骨錚錚收復新疆、對法作戰功績的彪炳千古,才對照出李鴻章的軟骨媚外禍國殃民的歷史真相。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12博手机网址 太白县| 镇原县| 文成县| 新营市| 博白县| 宣城市| 英德市| 平潭县| 乌苏市| 海盐县| 安新县| 昌图县| 襄垣县| 富裕县| 灵台县| 枣庄市| 呈贡县| 海晏县| 无锡市| 揭阳市| 永登县| 寿阳县| 长宁县| 富宁县| 长葛市| 张家界市| 岗巴县| 长沙县| 密云县| 广宁县| 定州市| 宣城市| 葵青区| 崇明县| 海淀区| 杨浦区| 阳原县| 琼结县| 云南省| 河北省| 上高县| 得荣县| 秦安县| 运城市| 安溪县| 星座| 仪陇县| 长岛县| 峨眉山市| 昌图县| 临猗县| 仙居县| 武乡县| 京山县| 南阳市| 海盐县| 乐安县| 通州区| 石狮市| 陆川县| 若尔盖县| 延长县| 安多县| 招远市| 望都县| 竹溪县| 布拖县| 邓州市| 鄂托克前旗| 东阿县| 洛隆县| 余庆县| 左云县| 云梦县| 洪洞县| 嵊泗县| 宜兴市| 南阳市| 商水县| 鄂州市| 兰坪| 黎城县| 永福县| 天等县| 通河县| 乌鲁木齐县| 梁平县| 乐安县| 南通市| 得荣县| 班戈县| 共和县| 淄博市| 陈巴尔虎旗| 延安市| 贵阳市| 宁乡县| 新和县| 鱼台县| 辽宁省| 陆川县| 庆阳市| 大埔区| 文安县| 象州县| 武乡县| 盐山县| 昭觉县| 湖口县| 福贡县| 岚皋县| 绍兴市| 贵港市| 彩票| 宝鸡市| 习水县| 楚雄市| 木兰县| 金湖县| 曲松县| 乌恰县| 临潭县| 泰安市| 闵行区| 万年县| 兰溪市| 佳木斯市| 奉节县| 南川市| 龙南县| 永清县| 清水县| 大连市| 盐边县| 沽源县| 桦甸市| 舟曲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