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歷史薦讀 >> “飛奪瀘定橋”又成了虛構的?
 
  

“飛奪瀘定橋”又成了虛構的?

 

文/梓斌 來源:人民日報客戶端 2016年10月21日 子夜星網站整理編輯
 

  “大渡橋橫鐵索寒”,毛澤東在《七律·長征》中的這句描寫,讓紅軍飛奪瀘定橋的壯舉變得家喻戶曉。

  1935年5月29日, 紅2師4團趕到瀘定橋。此刻,橋上只剩下13根鐵索。16時整,由連長廖大珠等22人組成的突擊隊,踩著搖晃的索鏈向對岸沖去,一個隊員倒下了,后面的仍奮勇向前……至19時,紅4團擊潰川軍,一舉占領瀘定城。

  這一仗,也成為中央紅軍長征路上最為精彩的經典之戰。

  然而,一些人卻打著“還原真相”的旗號,對“飛奪瀘定橋”的真實性提出了質疑。

  質疑一:為何要留13根鐵索?紅軍能奪橋靠的是與川軍的“默契”?



大渡河上的瀘定橋(資料照片)新華社發

  有人認為,紅軍戰士之所以能夠飛奪瀘定橋,是因為與川軍達成了某種“默契”,守橋的劉文輝部隊才沒有炸掉鐵索。事實是這樣的嗎?

  中央紅軍行至四川后,與其作戰的四川軍閥部隊主要是劉湘和劉文輝部。

  據《中國軍事科學》編輯于興衛考證,紅軍搶占安順場后,劉文輝命令袁國瑞率第4旅火速增援瀘定橋。蔣介石曾令劉文輝炸橋。劉文輝之所以未炸,是因為瀘定橋是連接川藏的唯一通道,把橋炸了會激起民憤,而且自己的部隊也沒有了退路,何況炸橋之后重修代價太大。為應付蔣介石,他提出了另一替代辦法:如守不住就用煤油燒橋,事實上其部隊在瀘定橋也是這么做的。

  參加過飛奪瀘定橋作戰的楊成武將軍在回憶錄《憶長征》中曾寫下這樣的畫面:戰士魏小三最早犧牲,從橋上脫手落入河中。接著,中了彈的劉大貴也趴在鐵索不動了。緊跟著,劉大貴落入水中。不料對岸燃起火來,鐵索燒得發燙,沖在前面的劉金山始終抓著鐵鏈,手臂下的疤痕,正是匍匐在鐵索上燙下的傷痕。

  如果紅軍真與敵人有了某種“默契”,戰斗恐怕不會如此慘烈。

  質疑二:從戰術上講,“飛奪瀘定橋”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那么我們就從戰術角度分析一下:

  先說紅軍的行軍速度。紅4團從28日清晨到29日清晨奔襲120公里,“晝夜兼程二百四”是很可能的。紅軍官兵常年在山野地區穿插作戰,特別是紅1軍團素有急行軍傳統,所轄5團曾在長征中創造過奔襲160里(80公里)奪取鴨溪的戰例。后來的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時期,我軍同樣創造過晝夜行軍240里(1947年秋清風店戰役)、14小時疾進145里(1950年冬從山區穿插三所里)的戰場奇跡。

  至于紅軍22勇士攀爬鐵索橋“能否打槍”,這個問題在現代人看來可能比較麻煩,但對于當年長期翻山越野、經驗豐富的紅軍官兵來說,在鐵索橋上用駁殼槍射擊、投擲手榴彈都不算難事。而且,奪取瀘定橋戰斗并非只靠橋上的22個人,岸邊,紅4團集中了所有輕重機槍、迫擊炮用于壓制敵方火力,掩護陣地長達百米。這一戰法在突破烏江、金沙江、安順場時都用過,實戰效果很好。

  今年10月16日逝世的飛奪瀘定橋“英雄排長”、106歲將軍王茂全曾回憶,他當時作為機槍手用兇猛的火力掩護著戰友們飛速爬過13根碗口粗細的鐵索,最終他和戰友冒著熊熊燃燒的大火,占領了橋的對岸。

  更重要的是,西岸紅軍在瀘定橋激戰時,紅軍右路軍已經奪取了大渡河東岸下游的據點。紅軍的兩路突進,很快給布防瀘定的敵軍造成了巨大戰場壓力,促使其戰意衰退,抵抗很快瓦解。可以說,紅軍圍繞奪取瀘定橋實施的一系列軍事行動,堪稱根據嚴峻形勢實事求是、隨機應變打出的一套“組合拳”。無論搶奪安順場還是飛奪瀘定橋,紅軍都將機動作戰靈活、迅速的特點發揮得淋漓盡致,其強攻掩護渡河的打法更是深諳“以局部優勢火力猛攻敵薄弱一點”之戰術精髓。

  可惜的是,22名勇士的姓名大部分已無從查考,在《中國工農紅軍第一方面軍戰史》中留有姓名的僅5人。

  質疑三:在瀘定橋根本沒有戰斗,當時國民黨無數通訊沒有一份講瀘定橋打了仗?

  這一說法顯然缺少充分的史料調研。

  在臺灣“國史館”有一份西康軍閥劉文輝發給蔣介石的電報,稱:“瀘定橋李團與沿河之匪奮戰。”時間是1935年5月29日,恰是紅軍“飛奪瀘定橋”之日。此處“奮戰”一詞,無疑說明那些否定瀘定橋發生過戰斗的說法是錯誤的。

  還原歷史,那一戰到底發生什么?

  據于興衛考證,蔣介石對大渡河圍堵紅軍的作用十分看重,并決計在此消滅紅軍。中央紅軍渡過金沙江后,經會理、德昌、瀘沽向大渡河挺進。這條路線與72年前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渡過金沙江后走的路線非常相似。因為此處只有這一條道可走,左為天險雅礱江和大雪山山脈,右為地勢更為復雜、無法補充給養的彝區大涼山。蔣介石認為此時全殲中央紅軍時機已到,遂調動近20萬軍隊,企圖將中央紅軍圍殲于金沙江以北、大渡河以南、雅礱江以東地區。

  紅軍開始選擇的渡河地點在安順場。紅軍到達大渡河南岸安順場雖然占領了渡口,但危機并沒有因此解除。由于安順場水深流急,無法架設浮橋,而紅軍僅找到4只小船,大部隊難以迅速過河。5月26日,毛澤東同周恩來、朱德到達安順場,聽取劉伯承、聶榮臻的匯報后,決定中央紅軍主力火速搶占距離安順場320里的瀘定橋。由林彪率紅一軍團第二師和紅五軍團為左縱隊,沿大渡河右岸前進;由劉伯承、聶榮臻率紅一軍團第一師為右縱隊,沿大渡河左岸前進,互相策應,限期奪取瀘定橋。在后有追兵的危急情勢下,能否奪取大渡河唯一的這座橋梁──瀘定橋,就成為紅軍是否能夠勝利渡河、脫離險境的關鍵。

  瀘定橋距安順場320里,全是山路,一面是懸崖陡壁,一面是奔騰咆哮的大渡河,河邊是坎坷不平的羊腸小道。從安順場到瀘定橋,作為左縱隊前鋒的紅二師四團27日早上從安順場出發,一面行軍,一面打仗,頭一天行程僅80余里。次日凌晨,朱德命令左、右兩縱隊之先頭部隊,要他們29日趕到瀘定橋。這樣余下的240里要在一天時間走完,何況當時還下著大雨,其困難可想有多大。在紅四團向瀘定橋急行軍的時候,對岸川軍劉文輝的部隊向瀘定橋增援。后來對岸敵人累得不行宿營了,紅四團戰士還在拼命往前趕,最后硬是創造了一天一夜急行軍240里的奇跡,于29日清晨搶占了瀘定橋的西橋頭。

  紅軍趕到時,橋上只剩下光溜溜的幾根鐵索,上面的木板被拆得七零八落。面對困難,紅軍戰士勇往直前,義無反顧,22位勇士組織成突擊梯隊,攀著橋欄踏著鐵索向對岸沖;其他部隊跟在后面,邊沖鋒邊鋪木板。突擊隊員剛沖到東橋頭,敵人就放起火來,東橋頭頓時被熊熊大火包圍。紅軍勇士奮不顧身沖進大火,穿過滾滾濃煙,展開生死搏斗,敵人最終丟橋潰逃。

  (資料來源:人民日報、解放軍報、中新社、參考消息、河北新聞網)


  ·延伸閱讀·


飛奪瀘定橋是假的?委座說了算!

  作者:雙石 來源:察網


  “飛奪瀘定橋是假的”,這個話題已經被人炒作了數十年了。

  重復論證一個論題,重復討論一個話題,是很累人的,是很考驗人的忍耐力的。因為要對這事兒發難的人,是根本沒有興趣沒有耐煩看你的論據和論證的!左研究,右討論,橫豎是擋不住人家一句“不信”──你那是土鱉自己的宣傳,自說自話,關起門來唱凱歌,沒有公信公證力的!至于留在天朝大陸的前果將的回憶文字,那是土鱉拿左輪兒頂著人腦門子逼著人家的寫的,不作數滴!

  這個理由很V5很強大哈?很能為難人哈?

  既然土鱉說了不算,那么各位看看這么著成不成:咱請土鱉當年的對手出來說道說道咋樣?比如常公凱申?也就是蔣中正,蔣介石,蔣委員長,當年國民黨軍最高統帥,后來被人譽為凱申物流總裁的常凱申!他說的話,他寫的手令,嘿嘿嘿嘿,應該是作數,還是不作數耶?

  要不,咱就從紅四團晝夜兼程疾行200余里趕到瀘定橋頭那天說起?

  那天中午11時(1935年5月29日),常公給尾追土鱉的果中央軍部隊總指揮薛公伯陵發出一份手令──

  ●薛總指揮:

  匪一部雖于宥日(26日)在安慶壩偷渡,然其數只二三百人,故其主力今在何處尚未發覺。當匪偷渡時,我劉部守冕寧鄧旅(即劉文輝部之鄧秀廷旅──編者)之營其夷兵叛變以為響導也,幸今已擊滅。我追擊部隊應先集中于瀘沽與松林一帶,然后派一縱隊先進取冕寧,構筑工事,但對于瀘沽東側之昭覺方面亦應切實警戒,然后主力向登相營、越西前進。惟對登相營前進時應特別注意匪部之設伏,故嚴令各部廣正面之搜索警戒與前后各部隊切實聯系也。切令各部對夷番應特別注意撫慰宣傳。

  中正○○[1]


  看見沒有?土鱉先頭部隊紅四團已經趕到瀘定橋西橋頭了,已經準備要奪橋了,果軍最高統帥蔣介石卻連四天前安順場強渡的事兒還沒整清爽,而且還不知道土鱉主力究竟在何處,正往哪兒前進!還跟薛長官伯陵叨叨著“小心走,慢慢走”!請問,紅四團乃至整個土鱉的機動速度,用“飛”字兒來形容一哈,有沒得啥子問題?

  當天下午4時,紅四團22勇士在強大火力掩護下,攀鐵索向瀘定橋東橋頭發起攻擊。與此同時,東岸紅一軍團一師部隊節節推進,也向距瀘定城50里開外的龍八埠敵旅部發起攻擊,這大大震撼和動搖了瀘定守軍的守橋信心,迫使其作出無可奈何的選擇──逃跑!

  土鱉“飛”到了瀘定橋,奪下了瀘定橋,用“飛奪”二字來形容一哈,有問題么?

  怎么,有人認為有問題?那俺怯怯地問一句:你請示過常公──也就是蔣委員長沒得?

  委座他老人家,認為這個這個……這個是沒得啥子了問題的哈!

  要不各位瞅瞅,瀘定橋換了主人的的第二天──1935年5月30日,常公給薛長官的手令是咋說道的──

  ●薛總指揮:

  據駐守富林之王旅長(王澤浚──編者)報稱該部南岸大樹堡附近據土民稱,匪已向安慶(順)場方面竄去。綜合各方報告,殘匪主力沿大渡河右岸(注:即西岸)向瀘定、康定進竄乃可證實。望照昨電以一縱隊進駐冕寧,其余主力從速急進,待到達越西后再定第二期進展部署,并望于魚日(6月6日──編者)前集中越西為要。

  中正○○另以此意電告龍總司令[2]


  瞅見沒?瀘定橋日前已換了主人,委座他才知道“殘匪主力沿大渡河右岸向瀘定、康定進竄乃可證實”,那么中央紅軍“飛奪瀘定橋”這“飛奪”二字,還有什么問題么?──這可是委座他老人家,親筆手令批示了的哈!

  當天晚上,委座終于得悉:“昨日朱匪已到瀘定攻城”[3]

  這個時候,他老人家才開始著急忙慌地要薛岳等各路追剿軍長官趕緊著,發力加速。

  次日──瀘定橋換了主人的兩日后(1935年5月31日),委座分別向薛岳、李韞珩、龍云發出手令──

  ●薛總指揮:

  一、殘匪艷午已到瀘定與我守城劉部激戰中。

  二、大樹堡之匪全向瀘定退竄。

  三、楊森部正向安順場上游推進中。

  四、匪蹤既明,我軍前進不須如前日各電之持重,應令李抱冰縱隊除酌留防守冕寧守城部隊之外,其余直向康定急進。兄率其余各部經越嶲至大樹堡候令。對于德昌、西昌不必留隊防守,惟在越巂須酌留一二團兵力候令再撤。切盼灰日以前能到達大樹堡集中,如何!

  中正,世巳手令。[4]


  ●李軍長抱冰兄:

  殘匪艷午已到瀘定附近,與我劉部激戰中。現在匪蹤既明,我軍前進不必持重。兄部到達冕寧時可酌留一團,選其能嚴守紀律撫慰夷番之團營留守。其余應兼程向康定馳進,并望于魚日前到達康定,本日已到何地,途中困難情況如何,盼復。

  中正○○[5]


  ●龍總司令勛鑒:

  殘匪主力艷午已到瀘定附近,與我守城部隊對戰中。應令我追剿部隊以李抱冰與劉[元璋]部并為一縱隊,由冕寧向康定馳進,其余主力出越嶲出大樹堡候令為要。匪既入康,我滇北無大顧慮,可酌調—部回滇中,并請調一、二團兵力到盤江八屬接猶部(黔軍猶國材部──編者)之防,俾該部可以集中安仁整編,究派何隊何時接防,請兄與墨三(顧祝同字──編者)兄直接電商,速派為盼。

  貴恙如何甚念。中正手啟[6]


  直到晚上,委座他老人家才得悉“殘匪艷午已到瀘定與我守城劉部激戰中”的最后結果:瀘定城,換了主人!然而他人家在當日“反省錄”中的叨叨,給人的感覺卻是怪怪的──

  朱毛殘匪竄陷瀘定,我薛路能遵令追剿,實足令寒匪膽而張軍威也。[7]

  好了,筆者把常公手令這個大殺器送給各位了──以后各位要再遇到了問“瀘定橋打沒打過仗”、“飛奪瀘定橋是真的還是假的”這類問題的朋友,甭再費口舌花功夫講道理,直接就奉上委座手令請他念,大聲念!要還不服,讓他們跟先總統蔣公──凱申物流大總裁,PK去!

  注釋

  [1]《蔣介石關于中央紅軍在安慶壩偷渡大渡河給薛岳電(1935年5月29日11時)》,賀國光編撰《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行營參謀團大事記》第167頁(手令影印件),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軍事圖書館1986年9月翻印。(5月29日11時發出)
  [2]《蔣介石關于速向越巂急進給龍云、薛岳電(1935年5月30日)》,賀國光編撰《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行營參謀團大事記》第166頁(手令影印件),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軍事圖書館1986年9月翻印。(5月30日手書)
  [3]《蔣介石1935年5月反省錄(1935年5月30日)》。《蔣中正總統檔案·事略稿本(民國二十四年五至七月(上)》([臺灣]高素蘭編著)第170──第171頁,國史館2008年11月初版。
  [4]《蔣介石關于向康定急進給薛岳的手令(1935年5月31日)》,賀國光編撰《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行營參謀團大事記》第168──第169頁(手令影印件),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軍事圖書館1986年9月翻印。(5月31日手書)
  [5]《蔣介石關于向康定急進給李韞珩的手令(1935年5月31日)》,賀國光編撰《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行營參謀團大事記》第175頁(手令影印件),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軍事圖書館1986年9月翻印。(5月31日手書)
  [6]《蔣介石關于滇軍可酌調一部回滇中給龍云的手令(1935年5月31日)》,賀國光編撰《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行營參謀團大事記》第175頁(手令影印件),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軍事圖書館1986年9月翻印。(5月31日手書)
  [7]《蔣介石1935年5月反省錄(1935年5月31日)》,《蔣中正總統檔案·事略稿本(民國二十四年五至七月(上)》([臺灣]高素蘭編著)第182頁,國史館2008年11月初版。











蔣介石電令手稿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12博手机网址 大新县| 连州市| 天全县| 虎林市| 黑河市| 东城区| 金溪县| 丽江市| 阜康市| 钦州市| 象山县| 封开县| 松滋市| 临猗县| 繁昌县| 洪江市| 思南县| 府谷县| 罗平县| 苍溪县| 重庆市| 邢台县| 阳江市| 敦化市| 灵寿县| 遂溪县| 巫山县| 繁峙县| 合作市| 宜君县| 木兰县| 西安市| 安徽省| 彰化县| 定日县| 闽侯县| 克什克腾旗| 修文县| 柳河县| 彝良县| 左贡县| 石楼县| 当阳市| 恩平市| 漳平市| 会宁县| 大足县| 邵阳县| 长兴县| 乌鲁木齐县| 武定县| 自治县| 宁夏| 永宁县| 芷江| 台安县| 玉环县| 常熟市| 平罗县| 五指山市| 屯昌县| 仁化县| 印江| 高雄市| 阜平县| 浙江省| 石棉县| 泸州市| 保山市| 都匀市| 南宁市| 枞阳县| 渑池县| 休宁县| 长泰县| 图片| 鲁山县| 元氏县| 南昌市| 凤山市| 宝清县| 罗田县| 资中县| 拉萨市| 丹棱县| 文成县| 新绛县| 普陀区| 吴川市| 赣州市| 名山县| 菏泽市| 红安县| 新乡县| 长沙县| 冷水江市| 大洼县| 务川| 墨脱县| 皮山县| 阳曲县| 宁蒗| 荥经县| 会昌县| 大名县| 东兴市| 赣州市| 白山市| 铜陵市| 安图县| 黄山市| 平武县| 呼玛县| 黄平县| 凌云县| 舞阳县| 宿迁市| 菏泽市| 静宁县| 江城| 育儿| 临朐县| 姚安县| 康乐县| 抚远县| 商河县| 鲁山县| 桐庐县| 西昌市| 台东市| 缙云县| 朔州市| 茂名市| 象州县| 新郑市| 平谷区| 始兴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