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歷史薦讀 >> 日寇殘暴血洗旅順口 僅留36人埋尸
 
  

日寇殘暴血洗旅順口 僅留36人埋尸

 

原標題:日軍旅順大屠殺:全城被殺光 僅埋尸36人幸免

人民網四川頻道 來源:華聲在線·歷史頻道綜合 2014年12月15日 子夜星網站整理編輯
 

  旅順大屠殺是中日甲午戰爭期間,日軍于1894年11月21日攻陷旅順,對城內進行了4天3夜的搶劫、屠殺和強奸,估計死難者最高數字約2萬人,只有埋尸的36人幸免于難(其他估計死亡都比它低很多)。死者葬于白玉山東麓的安葬崗,今稱“萬忠墓”。



  1894年11月21日,日軍占領旅順。金州失陷,旅順后方空虛。11月18日,日軍海、陸兩路進犯旅順。北洋海軍提督丁汝昌親赴天津,而請李鴻章同意北洋艦隊赴援,未準。總兵徐邦道率所部于北面御敵,重挫敵焰。旅順各守將卻不事戰備,忙于擄掠財物,致使徐邦道后路無援,退回旅順。21日,日軍分數路發起總攻,徐率殘部再戰,終因兵少而敗。22日,日軍入據旅順,血洗全城。旅順戰役是中日甲午戰爭中的一次重要戰役,旅順是北洋海軍基地,經營多年,棄于一旦。

  日軍攻占旅順后,對城內進行了4天3夜的搶劫、屠殺和強奸,死難者約2萬人,只有埋尸的36人幸免于難,后經考察生還者大概約800余人,這就是震驚世界的旅順大屠殺。


  1894年無疑是多災多難的,慈僖為了辦她的大壽向全國人民斂錢,而且放出豪言:“誰不讓我高興,我就不讓他高興!”于是華夏大地農田荒蕪,餓殍者數不勝數。慈僖甚至為了修建頤和園動用了寶貴的海軍軍費,這直接導致了大東溝海戰的失敗。于是日軍控制了制海權,把魔掌伸向了“東亞第一要塞”的旅順。

  制度的無能自然導致軍隊的無能,稍作象征性的抵抗后,旅順落入日軍之手,日軍第一師師團長山地元治下達了“全部剪除”的命令,日軍便開始大肆屠殺解除武裝的清軍俘虜和手無寸鐵的無辜百姓。在他的指揮下,大屠殺從旅順東部開始,逐步向西推移,挨門逐戶進行搜殺,城里殺盡又殺向城郊,偌大一個旅順城,只逃出600多人,超過20000人遇害。而城內免遭殺戮的36個中國人是被日軍逼作抬尸隊清理殺人現場才得以活命的。后來死者葬于白玉山東麓的安葬崗,也就是今天的“萬忠墓”。

  讓我們看看記錄下大屠殺的外國人是怎么說的。

  英國人艾倫在他的《龍旗翻卷之下》中寫道:“日本兵追逐逃難的百姓,用槍桿和刺刀對付所有的人;對跌倒的人更是兇狠地亂刺。在街上行走,腳下到處可踩著死尸。”“天黑了,屠殺還在繼續進行著。槍聲、呼喊聲、尖叫聲和呻吟聲,到處回蕩。街道上呈現出一幅可怕的景象:地上浸透了血水,遍地躺臥著肢體殘缺的尸體;有些小胡同,簡直被死尸堵住了。死者大都是城里人。”“日軍用刺刀穿透婦女的胸膛,將不滿兩歲的幼兒串起來,故意地舉向高空,讓人觀看。”

  美國《紐約世界》記者克里曼于11月24日(日軍攻占旅順后第四天)從旅順發回國內的一篇通訊中說:“我見一人跪在兵前,叩頭求命。兵一手以槍尾刀插入其頭于地,一手以劍斬斷其身首。有一人縮身于角頭,日兵一隊放槍彈碎其身。有一老人跪于街中,日兵斬之,幾成兩段。有一難民在屋脊上,亦被彈打死。有一人由屋脊跌下街心,兵以槍尾刀刺插十余次。”“戰后第三日,天正黎明,我為槍彈之聲驚醒,日人又肆屠戮。我出外看見一武弁帶兵一隊追逐三人,有一人手抱著一無衣服的嬰孩,其人急走,將嬰孩跌落。一點鐘后,我見該孩已死,兩人被槍彈打倒。其第三人即孩子之父,失足一蹶,一兵手執槍尾刀者即刻擒住其背。我走上前,示以手臂上所纏白布紅十字,欲救之,但不能阻止。兵將刀連插伏地之人頸項三四下,然后去,任其在地延喘待死。”“次日(11月24日)我與威利阿士至一天井處,看見一具死尸。即見兩兵屈身于死尸之旁,甚為詫異。一兵手執一刀,此兩人已將尸首剖腹,刳出其心。”

  據英國法學家胡蘭德的《關于中日戰爭的國際公法》記載:“當時日本官員的行動,確已越出常軌。他們從戰后第二天起,一連四天,野蠻地屠殺非戰斗人員和婦女兒童。在這次屠殺中,能夠幸免于難的中國人,全市中只剩36人(后考察生還者約800余人)。而這36人,完全是為驅使他們掩埋其同胞的尸體而留下的。”“其中有一個叫鮑紹武的人說:‘我們來參加收集尸體時,看到有的人坐在椅子上就被捅死了。更慘的是,有一家炕上,母親身邊圍著四五個孩子,小的還在吃奶就被捅死了’”。

  日本國內

  旅順大屠殺之前,日本就為掩蓋事實真相做了周密的部署。1894年6月,日本陸軍省偕海軍省聯合頒令,嚴禁本國所有報刊登載軍事新聞,以免泄漏日軍對中國的侵略企圖。8月1日,內務省即宣布對有關甲午戰爭的報道實施“審閱”制度,各報社發稿前,均須將原稿送呈指定的警保局,加蓋了“審查批準”印戳的,方可發表。凡被認屬“有污點的事件”,則打上“禁止刊登”之印記,用墨水涂毀。9月中旬,大本營規定,改行新的《新聞材料公示程序》。全國報刊的記者們,只能到大本營設在廣島的副官部去,申請檢索當局“許可公布”的消息。而且刊登之后,皆應寄交一份報刊給副官部備案。與此同時,大本營對若干被允準隨軍采訪的日籍記者(約130名,包括11名畫家、4名攝影師,分屬66家報社),下達了極端苛峻的“隨軍紀律”,并指派軍官全程監視,一旦某人被軍方視為“有害的記者”,立馬押遣回國,給予重罰。

  由于日本政府對事件的真相的成功掩蓋,當旅順攻陷的消息傳至日本本土,全國多處游行舉宴,高呼萬歲,慶祝勝利。東京股票市場也反彈暴漲,“盛況宛如鼎沸”。大本營隨后將第二軍在旅順劫掠的大批“戰利品”運回國內,展示于東京的靖國神社,前往觀展的人流“比到淺草、上野觀光的還要多”。“戰利品”這個名稱在日本國內成為時尚,許多商家紛紛推出以“戰利品”命名的新商品,并得到暢銷。

  歪曲報道

  旅順大屠殺之后,英國的中央通訊社和路透社先后被陸奧宗光指使日本駐英臨時代理公使內田康哉收買。“每當有不利(日本)的報道刊登在當地報紙上”,這兩家新聞機構通常都立刻出馬,給予反宣傳。路透社“及時制止”了本社記者從上海發來的揭露旅順“野蠻慘害”的電稿。中央通訊社則辯稱:“除戰時正當殺傷之外,(日軍)無殺害一名中國人”。類似的還有美國的《華盛頓郵報》、日本的《日本郵報》、《日本周刊郵報》以及意大利等國的若干報刊。

  真相披露

  1894年11月26日,英國《泰晤士報》刊出電訊:據報告,在旅順發生了大屠殺。這是世界上最早披露有關“旅順大屠殺”的信息。11月29日,美國的《世界報》刊登了來自中國芝罘(今煙臺一帶)的一則報道:“日本軍(在旅順)不分老幼全都槍殺,三天期間,掠奪與屠殺達到了極點”。該報于12月12日、13日、19日、20日連續數天刊登“戰爭特派員”克里曼的長篇“紀實報告”:《日本軍大屠殺》及《旅順大屠殺》,稱:“日本為蒙文明皮膚,具野蠻筋骨之怪獸”,掀起了軒然大波。而英國的《泰晤士報》與《標準報》跟進報道,又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人們在得悉事件詳情的同時,無不對遠東的暴行感到戰栗、痛心、憤怒”。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12博手机网址 淳化县| 门源| 昆山市| 增城市| 平利县| 海阳市| 和龙市| 富裕县| 满城县| 长沙市| 昆山市| 芷江| 白朗县| 澄江县| 肥城市| 嘉黎县| 和林格尔县| 托里县| 濉溪县| 盐边县| 乐亭县| 馆陶县| 乐至县| 新民市| 泸溪县| 嘉鱼县| 东至县| 江源县| 泸西县| 蓝田县| 棋牌| 石首市| 新邵县| 平远县| 柘荣县| 伊金霍洛旗| 临江市| 邹平县| 泸溪县| 噶尔县| 三明市| 永吉县| 盐城市| 无极县| 锡林浩特市| 梁河县| 田东县| 四川省| 辰溪县| 罗源县| 嵊泗县| 易门县| 南充市| 神木县| 兴国县| 武山县| 泰来县| 藁城市| 丽江市| 留坝县| 集贤县| 上饶市| 扶余县| 积石山| 泾川县| 青岛市| 噶尔县| 安平县| 昆山市| 南昌县| 招远市| 南投市| 油尖旺区| 茌平县| 定远县| 清河县| 无锡市| 偃师市| 阳朔县| 博爱县| 揭东县| 涟源市| 海南省| 工布江达县| 贵德县| 商河县| 南宫市| 南充市| 蕉岭县| 洛川县| 来安县| 乌拉特前旗| 淳安县| 社会| 凤山县| 晴隆县| 博湖县| 茌平县| 南澳县| 伊川县| 新民市| 连云港市| 鄂伦春自治旗| 砚山县| 星子县| 阿荣旗| 即墨市| 南宁市| 隆化县| 寻甸| 通城县| 鲜城| 左云县| 济宁市| 英德市| 平武县| 西乡县| 漳平市| 股票| 建始县| 嘉义县| 杨浦区| 靖安县| 武威市| 奉节县| 阜阳市| 漳平市| 额尔古纳市| 扎鲁特旗| 微山县| 日照市| 额尔古纳市| 高阳县| 洞口县| 蒙自县| 彩票| 贵州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