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歷史薦讀 >> 徐焰:糾正軍史中的幾個傳言
 
  

徐焰:糾正軍史中的幾個傳言

 

文/徐焰 來源:鐵血社區 2018年06月27日 子夜星網站整理編輯
 

  相當一段時間以來,互聯網上流傳著一些有關我國軍事歷史方面的不實和虛假傳言。網上貼出的此類文章,有些是從那些利欲熏心者杜撰出來的所謂“紀實”、“實錄”等“地攤書”中抄來的;有些是別有用心者的胡編濫造;還有一些是講述抗日戰爭史的網貼,它們大量引用當年國民黨政權和后來臺灣當局夸大吹噓的虛假資料。這些東西流布甚廣,使得不少普通網民信以為真,產生了一些模糊的不正確的認識。對這些不實傳言和虛假信息,必須予以澄清。以下列舉一些有代表性的不實傳言,就筆者所掌握的史料加以說明,還歷史以本來面目。

  國民黨政府在西藏有過駐軍嗎?

  近些年來一些網站多次貼出題為“駐西藏的國民黨軍”的照片,有些人就此進行炒作。其實這是張冠李戴。了解西藏歷史的人都知道,1911年清王朝崩潰時,西藏分裂勢力在英印當局支持下發動暴亂,宣稱“獨立”,將清政府駐藏的5000余名川軍解除武裝并通過印度驅逐回內地。1912年成立的中華民國一直不承認其所謂“獨立”,堅持認為西藏是“五族共和”民國的一部分,體現了維護國家領土完整的立場。但是,不論是袁世凱政府、北洋軍閥政府,還是國民黨蔣介石政府,都不曾派遣過軍隊駐扎西藏。只有1940年十四世達賴在青海被選定為靈童要入藏時,國民黨政府指定青海軍閥馬步芳派出一個營護送其從西寧去拉薩,但隨即返回。網站上所發的照片是以藏區為背景、身著國民黨軍裝的部隊,是駐在四川西部(當年為西康省)的國民黨川軍第24軍劉文輝部,該部從來沒有派兵越過金沙江進入過西藏。新中國成立后,1950年人民解放軍開始向雪域高原進軍,翌年進入拉薩,這才真正使西藏重新回到祖國多民族大家庭的懷抱。

  出兵抗美援朝影響了臺灣問題的解決嗎?

  近些年來不少網上文章在談到1950年中國出兵抗美援朝的問題時,認為這“影響了臺灣問題的解決”。這一不正確的認識主要源于不了解當時的歷史情況所致,當然也不排除有個別人故意混淆視聽,以圖否定我國出兵抗美援朝的正確性。看一下歷史進程便可知道,在中國出兵抗美援朝前的四個月,1950年6月25日朝鮮內戰爆發,6月27日美國總統杜魯門便發表聲明派兵入朝參戰,并宣布派第七艦隊進駐臺灣,以“阻止對臺灣的攻擊”。當天,第七艦隊的軍艦便從日本駛入臺灣海峽,美軍第13航空隊隨即也進駐臺島基地,美遠東軍司令麥克阿瑟還于7月間訪問臺灣同蔣介石達成所謂“共同防御”協定。后來麥克阿瑟在回憶錄中稱,當時他一直在“祈禱中共軍隊能渡海攻臺”,這樣便可用美國的飛機軍艦殲滅那些木船。當時,我們的黨和國家領導人非常清楚,解放軍幾乎沒有可使用的海空作戰力量,在美國強大的海空軍攔堵下用木船渡海攻臺是根本不可能的。周恩來后來曾對此解釋說,美國在朝鮮、臺灣、越南三個戰略方向上對中國形成威脅,我們可選擇來進行較量的三個戰場中只有朝鮮最為有利,因為在此最有利于發揮中國軍隊的陸戰優勢。同年10月19日,美軍已逼近中朝邊境,新中國的軍隊以中國人民志愿軍的名義入朝參戰,10月25日正式開始了抗美援朝戰爭。因此,了解歷史進程的人都清楚地知道,不是抗美援朝戰爭“影響了臺灣問題解決”,恰恰是美國阻止我們解決臺灣問題并嚴重威脅新中國的安全,我們黨和國家領導人才決定出兵抗美援朝。1983年美國政府關于朝鮮戰爭的歷史檔案解密后,研究者們可以從中看到美國出兵臺灣的計劃從1949年起便已開始討論,美遠東軍司令部和五角大樓積極主張進行干預,而國務院認為這可能把中共推向蘇聯一邊,杜魯門在猶豫不決的情況下決定采取“待塵埃落定”的觀望態度。1950年2月毛澤東在訪蘇時簽訂了《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美國軍政首腦認為離間中蘇已不可能,4月間國務院秘密發出的第68號文件便確定要干涉臺灣問題,美遠東軍積極進行出兵準備,只等待一個借口。1950年6月25日朝鮮北方同南方爆發了內戰,美軍馬上利用這一原本與臺灣無關的事出兵臺海。有些人認為朝鮮戰爭(并不是抗美援朝戰爭)爆發使臺灣“絕處逢生”,從表面看雖是如此,但若是細讀美國解密的檔案卻能發現,中蘇結盟后不論朝鮮是否爆發內戰,美軍阻止解放軍攻臺的態度已確定下來。冷戰時代形成的戰略格局,特別是美國對新中國的敵意和干涉,才是造成臺灣與祖國大陸分離的根本原因。

  中印邊界反擊戰時中國軍隊是否進入了印度境內?

  近些年來有些談論1962年中印邊界反擊戰的網上文章,對反擊戰取得的勝利使用了不少夸張描述,甚至說當時中國軍隊已經深入對方境內縱深,逼近某主要城市等。其實,只要看一下國內出版的中印邊界反擊戰的戰史及地圖,看一下國外有關的書籍便可知道,當時中國軍隊進行的反擊戰在東西兩段進行,西段反擊只拔除了印軍跨境建立的43個據點,東段的反擊雖越過了原先的“實際控制線”前進了100公里左右,但也沒有越過中國地圖上標明的邊界線即“傳統習慣線”。中印邊界自衛反擊的規模是很有限的,中國軍隊動用的兵力只有四個師4萬多人(根據當時的后勤能力和邊境惡劣的自然條件,也不可能大量調兵),殲敵不到萬人,給了印度以教訓,使其后來不敢再進犯。這樣便達到了戰略目的。在反擊戰期間,中國軍隊根本沒有深入印境,而是反擊成功后乘勝即收,很快又撤回到1959年的實際控制線之內。至于反擊戰的主戰場東段,距離新德里有1000公里之遙,根本不在一個戰略方向。

  西沙海戰時蔣介石是否協助過大陸?

  從上個世紀90年代以后,國內一些小報和所謂“紀實文學”,在敘述1974年1月西沙反擊戰時,毫無根據地說蔣介石在得知解放軍艦只穿越臺灣海峽時曾經予以“協助”,下令“放行”。今年網上一些文章不僅繼續引用這些傳言,還為美化蔣介石越寫越玄,甚至還有“護航”、“供應”和“打開航標燈”等離奇細節。其實,“打開航標燈”根本就違反航海常識。了解臺海地理的人都知道,海峽寬度最窄處也有130多公里,并非狹窄水道,在如此寬闊的航道打開岸邊“航標燈”,船上的人誰看得見?“護航”、“供應”等說,也純屬虛構。歷史事實是,1974年解放軍海軍同南越海軍發生西沙海戰時,因南海艦隊力量不足,從東海艦隊調了幾艘艦通過臺灣海峽南下,途中未遭國民黨軍攔截。但這并非臺灣當局故意“放行”,而是1965年“八六”海戰和崇武以東海戰后,臺方海軍因遭痛擊已不再向解放軍艦艇主動攻擊,解放軍也不主動打擊對方。大陸的艦船在臺灣海峽的活動未受攔截已成多年慣例。事實是,1974年1月西沙反擊戰時,臺灣蔣介石當局仍然同侵犯中國西沙群島的南越政權站在一邊。南越當局從1956年起便開始侵占中國的西沙和南沙島嶼。而從50年代后期起,臺灣當局就同美國、韓國一起援助南越政權,60年代至70年代前期臺灣當局一直向西貢派駐龐大的軍事顧問團和參戰的空運人員,由蔣介石欣賞的將領胡璉長年以“大使”身份在那里主持,并向南越軍提供所謂“剿共”經驗。1973年春美國從南越撤軍后,臺灣軍事顧問團仍留在西貢,此后兩年間繼續向其提供軍事援助。1975年4月南越政權崩潰時,臺灣軍事顧問團才最后撤離,西貢政權末代“總統”阮文紹怨恨被美國“拋棄”,選擇了臺北作為逃亡后的棲身地。

  中國在抗美援朝和南疆反擊戰中有多少女兵被俘?

  近年來一些網站的文章中繪聲繪影地描寫抗美援朝和1979年南疆作戰中,中國有多少“被俘女兵”,并大篇幅地描述所謂“悲慘”細節。歷史的真實卻是,抗美援朝戰爭中我們的志愿軍只有一名女兵被俘,即1951年第五次戰役期間被俘的第180師護士楊玉華。美軍因單個中國女戰俘不便關押,便將其送入朝鮮人民軍女戰俘的戰俘營。1953年停戰后,楊玉華被遣返時在板門店交換場地展示了自己在戰俘營中縫制的國旗,受到志愿軍政治部主任杜平的親切慰問。在1979年南疆反擊作戰中,中國軍隊沒有任何女兵被俘,被俘的240人全系男性。在那場作戰的陣亡軍人中也只有一名女軍人,系在汽車上遭伏擊中彈犧牲。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12博手机网址 白城市| 商丘市| 抚松县| 延川县| 巴楚县| 西乡县| 蓬溪县| 军事| 西和县| 北川| 尉氏县| 丹阳市| 界首市| 改则县| 临泽县| 泌阳县| 平江县| 安达市| 巴青县| 孟州市| 平武县| 孝义市| 宁远县| 麦盖提县| 江孜县| 清新县| 苏尼特左旗| 弥勒县| 当阳市| 高州市| 广东省| 衡阳市| 景宁| 伽师县| 磐安县| 姚安县| 抚顺县| 雷州市| 雷波县| 都昌县| 丹寨县| 云霄县| 西充县| 仁怀市| 德保县| 隆昌县| 信阳市| 阳新县| 阿勒泰市| 阿拉善盟| 万源市| 汝城县| 平潭县| 阜康市| 米脂县| 团风县| 临沂市| 建平县| 清河县| 旌德县| 株洲县| 隆子县| 阿拉善右旗| 镇远县| 师宗县| 赤水市| 黄大仙区| 静乐县| 永城市| 鄯善县| 敦化市| 斗六市| 镇平县| 高雄市| 乌拉特中旗| 太原市| 弥渡县| 河东区| 广州市| 浏阳市| 葫芦岛市| 荃湾区| 五华县| 河南省| 梅河口市| 汽车| 英山县| 封开县| 枣阳市| 阳春市| 陇南市| 沙坪坝区| 泽普县| 云霄县| 津南区| 庐江县| 天气| 郯城县| 本溪| 乐安县| 柘荣县| 长顺县| 商河县| 舟曲县| 乐至县| 福安市| 滁州市| 金山区| 衢州市| 黔南| 陵川县| 罗定市| 永和县| 遵化市| 彭州市| 大同市| 同江市| 攀枝花市| 油尖旺区| 峡江县| 二连浩特市| 德昌县| 东兰县| 承德市| 鱼台县| 扎囊县| 五台县| 错那县| 永德县| 文登市| 台湾省| 桃园县| 积石山| 随州市| 揭东县| 全州县| 白朗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