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魯迅文集 >> 魯迅之死


  



魯迅之死
 
文/林語堂 摘自《林語堂文選》 子夜星網站整理編輯
 

  

  【按語】 林語堂之于魯迅,雖非同路,且生相攻訐,畢竟有過一段交往在。聞魯迅死,總要寫他點什么,況且是篇難得的大題目。但其不知魯迅,如其不知魯迅之“黨見”究為何物,于是有了此篇不言“悼”之悼文,漫畫了一幅仿若鐘馗又似莽僧魯智深般的魯迅“活形”。
  在林語堂筆下,魯迅不過是位可敬的、不斗而不快的戰士,且勇于為“黨見”而戰,一切似乎天性使然:“不交鋒則不樂,不披甲則不樂,即使無鋒可交,無矛可持,拾一石子投狗,偶中,亦快然于胸中……。”甚至整個世間乃至陰陽兩界,一切賢愚鬼魅,無不在其兼嘆兼怒之下,于是“腸傷、胃傷、肝傷、肺傷、血管傷……”,以致不養天年。如此“儒家之明性達理”之見地,就難怪與魯迅間“刺刺不相入也”。然而此文可讀性亦在于此,讓我們閱知一位持不同世界觀者,如何戲說異己之生死。
  一為自己而奮斗者,崇尚“原儒”,倡導“幽默”,陶然于“悠閑”,于是樂享天倫而終。一為民族而奮斗者,為揭穿這個人吃人的社會,為燒掉這個人間地獄,于是吶喊,于是戰斗,于是倒下……。也許各有偉大之處,自是不同人眼中的不同的偉大。
  (璞如子)

  

 
  民廿五年十月十九日魯迅死于上海。時我在紐約,第二天見 Herald-Tribune 電信,驚愕之下,相與告友,友亦驚愕。若說悲悼,恐又不必,蓋非所以悼魯迅也。魯迅不怕死,何為以死悼之?夫人生在世,所為何事?碌碌終日,而一旦暝目,所可傳者極渺。若投石擊水,皺起一池春水,及其波靜浪過,復平如鏡,了無痕跡。唯圣賢傳言,豪杰傳事,然究其可傳之事之言,亦不過圣賢豪杰所言所為之萬一。孔子喋喋千萬言,所傳亦不過《論語》二三萬言而已。始皇并六國,統天下,焚書坑儒,筑長城,造阿房,登泰山,游會稽,問仙求神,立碑刻石,固亦欲創萬世之業,流傳千古。然帝王之業中墮,長生之樂不到,阿房焚于楚漢,金人毀于董卓,碑石亦已一字不存,所存一長城舊規而已。魯迅投鞭擊長流,而長流之波復興,其影響所及,翕然有當于人心,魯迅見而喜,斯亦足矣。宇宙之大,滄海之寬,起伏之機甚微,影響所及,何可較量,復何必較量?魯迅來,忽然而言,既畢其所言而去,斯亦足矣。魯迅常謂文人寫作,固不在藏諸名山,此語甚當。處今日之世,說今日之言,目所見,耳所聞,心所思,情所動,縱筆書之而罄其胸中,是以使魯迅復生于后世,目所見后世之人,耳所聞后世之事,亦必不為今日之言。魯迅既生于今世,既說今世之言,所言有為而發,斯足矣。后世之人好其言,聽之;不好其言,亦聽之。或今人所好之言在此,后人所好在彼,魯迅不能知,吾亦不能知。后世或好其言而實厚誣魯迅,或不好其言而實深為所動,繼魯迅而來,激成大波,是文海之波濤起伏,其機甚微,非魯迅所能知,亦非吾所能知。但波使濤之前仆后起,循環起伏,不歸沉寂,便是生命,便是長生,復奚較此波長波短耶?

  魯迅與我相得者二次,疏離者二次,其即其離,皆出自然,非吾與魯迅有輊軒于其間也。吾始終敬魯迅;魯迅顧我,我喜其相知,魯迅棄我,我亦無悔。大凡以所見相左相同,而為離合之跡,絕無私人意氣存焉。我請魯迅至廈門大學,遭同事擺布追逐,至三易其廚,吾嘗見魯迅開罐頭在火酒爐上以火腿煮水度日,是吾失地主之誼,而魯迅對我絕無怨言是魯迅之知我。《人世間》出,左派不諒吾之文學見解,吾亦不愿犧牲吾之見解以阿附初聞鴉叫自為得道之左派,魯迅不樂,我亦無可如何。魯迅誠老而愈辣,而吾則向慕儒家之明性達理,魯迅黨見愈深,我愈不知黨見為何物,宜其刺刺不相入也。然吾私心終以長輩事之,至于小人之捕風捉影挑撥離間,早已置之度外矣。

  魯迅與其稱為文人,不如號為戰士。戰士者何?頂盔披甲,持矛把盾交鋒以為樂。不交鋒則不樂,不披甲則不樂,即使無鋒可交,無矛可持,拾一石子投狗,偶中,亦快然于胸中,此魯迅之一副活形也。德國詩人海涅語人曰,我死時,棺中放一劍,勿放筆。是足以語魯迅。

  魯迅所持非丈二長矛,亦非青龍大刀,乃煉鋼寶劍,名宇宙鋒。是劍也,斬石如棉,其鋒不挫,刺人殺狗,骨骼盡解。于是魯迅把玩不釋,以為嬉樂,東砍西刨,情不自已,與紹興學童得一把洋刀戲刻書案情形,正復相同,故魯迅有時或類魯智深。故魯迅所殺,猛士勁敵有之,僧丐無賴,雞狗牛蛇亦有之。魯迅終不以天下英雄死盡,寶劍無用武之地而悲。路見瘋犬、癩犬、及守家犬,揮劍一砍,提狗頭歸,而飲紹興,名為下酒。此又魯迅之一副活形也。

  然魯迅亦有一副大心腸。狗頭煮熟,飲酒爛醉,魯迅乃獨坐燈下而興嘆。此一嘆也,無以名之。無名火發,無名嘆興,乃嘆天地,嘆圣賢,嘆豪杰,嘆司閽,嘆傭婦,嘆書賈,嘆果商,嘆黠者、狡者、愚者、拙者、直諒者、鄉愚者;嘆生人、熟人、雅人、俗人、尷尬人、盤纏人、累贅人、無生趣人、死不開交人,嘆窮鬼、餓鬼、色鬼、讒鬼、牽鉆鬼、串熟鬼、邋遢鬼、白蒙鬼、摸索鬼、豆腐羹飯鬼、青胖大頭鬼。于是魯迅復飲,俄而額筋浮脹,睚眥欲裂,須發盡豎;靈感至,筋更浮,眥更裂,須更豎,乃磨硯濡毫,呵的一聲狂笑,復持寶劍,以刺世人。火發不已,嘆興不已,于是魯迅腸傷,胃傷,肝傷,肺傷,血管傷,而魯迅不起,嗚呼,魯迅以是不起。

                廿六年十一月廿二于紐約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12博手机网址 乌兰浩特市| 虞城县| 乌什县| 体育| 台江县| 宜昌市| 白山市| 淳安县| 土默特左旗| 桓台县| 偏关县| 灵川县| 无为县| 广汉市| 贡嘎县| 筠连县| 桑植县| 叶城县| 织金县| 清苑县| 剑河县| 天等县| 岫岩| 新平| 德清县| 错那县| 闵行区| 义乌市| 嵊州市| 静海县| 灵山县| 漳州市| 荆州市| 资中县| 名山县| 贵溪市| 河源市| 泸州市| 余江县| 和田县| 博湖县| 衡南县| 大丰市| 慈溪市| 白水县| 扶沟县| 高清| 桐柏县| 中西区| 友谊县| 延吉市| 古蔺县| 湖北省| 樟树市| 周口市| 临安市| 邓州市| 无棣县| 嘉禾县| 凤冈县| 自治县| 武宁县| 莎车县| 黎平县| 汽车| 永德县| 武隆县| 宜宾县| 阿合奇县| 德兴市| 浮山县| 万安县| 文成县| 威信县| 大同市| 水富县| 南京市| 五常市| 抚顺县| 兴安盟| 麟游县| 海安县| 延寿县| 清丰县| 枣强县| 宁津县| 德庆县| 蕲春县| 赣州市| 镇远县| 青岛市| 娱乐| 榆中县| 南投县| 大石桥市| 遂溪县| 鄂尔多斯市| 图木舒克市| 邻水| 武定县| 德格县| 隆子县| 郓城县| 邯郸市| 永仁县| 开平市| 镇坪县| 本溪市| 堆龙德庆县| 札达县| 青海省| 稷山县| 石柱| 昌平区| 博爱县| 陵水| 循化| 上饶市| 抚远县| 开阳县| 波密县| 阿拉尔市| 望奎县| 沂水县| 嘉鱼县| 抚顺市| 林口县| 宜州市| 乌兰察布市| 杭锦后旗| 通州区| 屏东市| 定陶县| 博湖县| 河池市| 兖州市| 莱芜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