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頁 >> 魯迅文集 >> 散文集·野草·淡淡的血痕中
  
 
 
   

 
 

魯迅文集·散文集·野草

 
 
 
淡淡的血痕中


──紀念幾個死者和生者和未生者
 

 
  目前的造物主,還是一個怯弱者。

  他暗暗地使天地變異,卻不敢毀滅一個這地球;暗暗地使生物衰亡,卻不敢長存一切尸體;暗暗地使人類流血,卻不敢使血色永遠鮮濃;暗暗地使人類受苦,卻不敢使人類永遠記得。

  他專為他的同類──人類中的怯弱者──設想,用廢墟荒墳來襯托華屋,用時光來沖淡苦痛和血痕;日日斟出一杯微甘的苦酒,不太少,不太多,以能微醉為度,遞給人間,使飲者可以哭,可以歌,也如醒,也如醉,若有知,若無知,也欲死,也欲生。他必須使一切也欲生,他還沒有滅盡人類的勇氣。

  幾片廢墟和幾個荒墳散在地上,映以淡淡的血痕,人們都在其間咀嚼著人我的渺茫的悲苦。但是不肯吐棄,以為究竟勝于空虛,各各自稱為“天之僇民”②,以作咀嚼著人我的渺茫的悲苦的辯解,而且悚息著靜待新的悲苦的到來。新的,這就使他們恐懼,而又渴欲相遇。

  這都是造物主的良民。他就需要這樣。

  叛逆的猛士出于人間。他屹立著,洞見一切已改和現有的廢墟和荒墳,記得一切深廣和久遠的苦痛,正視一切重疊淤積的凝血,深知一切已死,方生,將生和未生。他看透了造化的把戲。他將要起來使人類蘇生,或者使人類滅盡,這些造物主的良民們。

  造物主,怯弱者,羞慚了,于是伏藏。天地在猛士的眼中于是變色。

  一九二六年四月八日


  【注釋】

  ①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二六年四月十九日《語絲》周刊第七十五期。
 
  作者在《〈野草〉英文譯本序》中說:“段祺瑞政府槍擊徒手民眾后,作《淡淡的血痕中》”。
 
  ②“天之僇民”:語出《莊子·大宗師》。僇,原作戮,僇風,受刑戮的人、罪人。原語是孔子的自稱,意為受人間世俗束縛的人。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新疆时时彩计划数据 曲靖市| 灵山县| 合山市| 多伦县| 万源市| 克拉玛依市| 罗平县| 临沭县| 公主岭市| 灵宝市| 高州市| 江都市| 台前县| 眉山市| 泊头市| 文安县| 宜章县| 庆云县| 铜陵市| 扎兰屯市| 淮滨县| 若尔盖县| 轮台县| 嫩江县| 台湾省| 苍溪县| 渝中区| 溧阳市| 和龙市| 米脂县| 钦州市| 山阳县| 甘泉县| 乌鲁木齐市| 青岛市| 诸暨市| 金湖县| 宜州市| 临汾市| 麻江县| 沅江市| 资阳市| 合川市| 海盐县| 乌兰察布市| 武夷山市| 若尔盖县| 江源县| 中方县| 宜黄县| 彭阳县| 潮州市| 佛冈县| 镇巴县| 韶山市| 察雅县| 鸡西市| 英超| 苗栗市| 宁波市| 凤庆县| 成都市| 宁陕县| 宁城县| 泌阳县| 临桂县| 红桥区| 阳西县| 开阳县| 南溪县| 阜南县| 沙洋县| 兴山县| 潜山县| 綦江县| 金塔县| 安阳县| 会同县| 白朗县| 休宁县| 奇台县| 民县| 南通市| 文登市| 盐城市| 精河县| 平罗县| 肃宁县| 天水市| 阜阳市| 伊川县| 固镇县| 石首市| 襄城县| 湘乡市| 盐山县| 张掖市| 新蔡县| 博湖县| 平武县| 肥乡县| 西青区| 柘荣县| 临邑县| 通海县| 盐津县| 稻城县| 长沙市| 丰都县| 肥城市| 贡山| 巴林右旗| 岢岚县| 仙游县| 丰城市| 赤水市| 卢湾区| 连城县| 电白县| 桑日县| 仪陇县| 蒙阴县| 茶陵县| 苏尼特左旗| 女性| 辽阳市| 翁源县| 从江县| 新晃| 石河子市| 思南县| 石阡县| 康保县| 扎囊县| 手机| 眉山市| 民县|